书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弃女初修仙在线阅读 - 第406章杀神降世

第406章杀神降世

        黑袍男子看她这么紧张寻宝鼠,马上松开了手,冰冷的眼底闪现出一抹受伤和委屈。

        “它想占你便宜!”磁性的声音带着小心翼翼。

        塔纱,重来一世,吾终究放不下你,舍不得你。

        黑袍男子的脸慢慢又变得复杂,普通他纠结的内心。

        既恨塔纱的无情无义,冷血无爱,又恨自己割不断,舍不掉,放不下的那颗心。

        他从来都是杀伐果断的神,但塔纱,是他永远唯一的软肋。

        他从来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比起曾经的无尽恨意,他更怕失去塔纱的痛不欲生。

        塔纱,这一生,就算拉着你一块下地狱,我也不会放开你。

        黑袍男子身上突然涌动起危险的气息,让旁边对寻宝鼠正要施救的夏初雪打了个冷颤。

        “小宝?小宝你没事吧?”

        他是窒息的,所以这个时候得先渡气,为了救这个小家伙,她刚把嘴伸过去就被一个大手给挡住,嘴巴直接亲到了大手的手背。

        顺着大手的手臂转头看去,之间黑袍男子黑着一张脸看着自己。

        然后眼睁睁望着那只大手把寻宝鼠从自己手中抢走,手指轻轻在寻宝鼠身上一点,小家伙竟重新有了呼吸。

        缓缓醒过来的寻宝鼠刚好和黑袍男人对视,竟然又华丽丽昏死过去,这次是被吓得。

        夏初雪哭笑不得,平时见它忽悠欺负地狱吞天猊的时候很厉害,没想到竟然这么怂。

        把寻宝鼠接过来直接放到百草园里面,它平时没有固定的居所,都是直接睡在灵药上的,说什么只有抱着宝贝觉才睡的香。

        闭上眼睛,意念深入空间,发现红莲业火并没有带着玫瑰和蓝凤凰进来,心中不由有些担忧。

        不知道她们看见自己掉进冰下无尽深渊会不会急死?

        现在更不知道她们如何了,有没有受伤。

        契约虽然能让她们之间感应到对方的生死,可并不能感受到受伤与否,距离越远,所感应到位置也就约淡。

        外面的冰窟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居然能够让契约之间的感应联系打断。

        夏初雪一路走到自己的炼丹室,用一些灵药在里面炼制出冻伤药剂,涂抹在受伤立竿见影立刻见效,原本红肿痛痒的手面不痒了,红色慢慢退尽,还有些肿胀,不久也会慢慢消散。

        她把刚刚炼制好的冻伤药放进储物袋,又在旁边架子上拿了一瓶生命之水,转身正欲离开,一下子撞进一个冰冷的怀抱。

        这才想起来空间里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抬头想要说什么,不期然地撞进一片深不见底的寒潭中。

        良久反过神来,通红的脸干咳了两声。

        “咳咳,那啥,你别跟着我,空间里这么大,要不你去休息休息?”

        声音很轻,小心翼翼地问道

        男人没有说话,仍然用别人看不懂的眼神看着她,就在夏初雪感觉要崩溃的时候,对方终于有蹦出几个字

        “你亲了我,我就是你的王夫了!”

        夏初雪“……”

        啥时候亲你了?什么王夫?还亡夫呢。

        “刚才那是个意…唔唔…”

        嘴巴被一个强势的吻给堵住,很轻,很柔,带着不能反抗的霸气。

        这个吻浓烈而绵长,他们距离的那样近,夏初雪睁这美丽的大眼睛定定望着眼前神抵一般的男人,长长的睫毛阴影下半眯着眼睛,似乎在陶醉,在享受,在回忆着什么。

        真好看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夏初雪的心小鹿乱撞一样扑通扑通乱跳,只一瞬间,突然脑袋一疼,梦中的景象模模糊糊出现在脑海,深深刺痛着她的心!

        不知怎的,从来不记得梦中男人的名字,竟然脱口而出

        “无殇?”

        声音很轻很淡,还是让眼前的黑袍男子听到了,他的身体猛然一僵,原本深情的眸子变得嗜血,残忍,虐杀

        一个前一秒还是情种的黑袍男人瞬间变成了犹如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地狱杀人魔。

        三丈之内生人勿近,冷气森森。

        夏初雪感觉都要被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给压得喘不过气来,憋的难受。

        “喘气”

        磁性的声音带着命令的口吻,不能反驳的霸道。

        夏初雪一脸茫然

        “吾让你喘气!”黑袍男子仍旧愣着一张脸。

        夏初雪这才反应过来,刚刚被他突然的气息给吓得居然忘记呼吸,脸已经憋得通红。

        这才想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气。

        还没缓过气来,手就被一只硕大的粗糙的手给紧紧抓住,抬头,发现黑袍男子还在定定望着她,似乎在隐忍,在克制什么

        然后终于听到他从嘴中挤出来的几个字

        “你见过…他了?”

        夏初雪几乎能从对方的声音中听到颤抖,听到克制不住的怨毒,还有一丝害怕?

        害怕什么?

        不曾经历情爱的她,一时间还分辨不出这样的眼神代表着怎样的心理活动。

        “谁?”她又茫然了

        “殇”

        殇是谁?自己根本不认识好吗?哦对了,刚刚好像她说了一个梦中的名字,难道就是他?

        “你是说我梦里的那个无殇真实存在过?”

        “梦里?”

        黑袍男子带着血丝的眼睛几乎爆出来,情绪眼看着就要失控,后又被他生生忍住,收敛一身的煞气,重新变得温文尔雅,哪里还有刚才地狱修罗的影子?

        夏初雪点点头没有说话,黑袍男子却破天荒的没有继续追问,要休息。

        本来她是打算把之前给蜂后小蜜住过的房间让黑袍男子住,然而他死活不肯,非要住她的房间,还说如果不给,就直接抱着她睡来威胁。

        夏初雪只好妥协。

        然后,她在炼丹房里面开始全神贯注地炼药。

        之前的三品丹药已经用的差不多了,自从晋升到四品炼丹师之后都挺忙的,没来得及大量炼制,以至现在没有四品丹药可用。

        灵液可以直接提升人的修为,还能一定程度上修复身上的损伤,到到底没有丹药有着直接治疗的疗效大。

        这次不仅要炼制解毒丹药,修复丹药,更重要的是还要炼制一些毒药。

        毒药在修仙界是被修仙者不耻的东西,但不得不说它是用起来最得心应手,最立竿见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