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槐夏记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章:这个缺点

第一百七十章:这个缺点

        陈妈这会儿眼神一厉,直直盯着陈爸,手指却小心的捂住话筒,小声盯着陈爸:“你接啊!”

        陈爸支支吾吾:“就一个客户,不重要,回头再打吧……”

        陈妈冷笑一声:“你看我脸上写着相信吗?”

        众目睽睽之下,她把手机递过去,免提打开的手机里还传来疑惑的声音:“咦,陈哥,你怎么不说话啊?”

        说话声音婉转又妩媚,就是……嗓门有点大。

        陈妈心道:就这分贝,不开免提应该也能听清楚。

        陈爸小声道:“那个……刚才有事。”

        妻子还盯地死死的,他还真没有那个魄力干脆把电话挂了——再说了,本来是下定决心算了的,可是一听这声音,他又忍不住想起对方的一颦一笑,这会儿再看看老婆,刚才的决定立刻就动摇了。

        他自己都没注意道,这会儿说话时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柔和许多,周围刚才劝和的人看看他,再看看陈妈,脸色也都有点不一样了。

        ——这么明显的痕迹,就说怎么弟妹/嫂子这次闹腾这么大呢,他们还说不应该当众给男人没脸,原来是碰到这事儿了!

        还有这个陈哥,老婆刚软和下来,他就是再缠绵再恩爱,也不能这么没点遮掩啊!

        这不是打脸么!

        果然,随着电话里的话语传来,陈爸脸上的表情也越发柔和。

        “陈哥,我心里难受,你今天有时间吗?咱们出去吃日料好不好?”

        陈爸在一旁柔声道:“好啊,不过中午有点事,晚上好吗?”

        两人用黏答答的语气约定了今天,然而电话挂断,陈爸却发现在场所有人看着自己的眼神都不对劲。

        再看看刚才才软化的妻子,只见对方如今怒火熊熊,怨气和怒气快要具现出来,这会儿崩溃大喊——

        “尼玛老娘忍不了了!”

        伴随着一连串的厮打,家里又一次热闹起来。

        陈越:……

        陈旭:……

        ……

        何含赢够五万豆顺利升级中级场然后一把输光的时候,陈越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何含,我妈妈把爸爸的脸挠出血来了,她还把爸爸的手机拿走了,还把爸爸反锁在卧室里——今晚,她要去吃日料了!”

        何含皱了皱眉头:“吃日料?”

        陈越于是把这件事又给她叙述一遍。这会儿已经没有豆了,她又坚决不肯氪金,于是听着八卦,好像也挺有意思。

        尤其是,还有两个兄弟仔捧她这个狗头军师的臭脚。

        “你们妈妈去吃日料,肯定是收拾完男的准备再去收拾你的……哎呀,成年人的世界,真是太复杂啦!”

        陈旭听着他们的对话,这会儿赞同的点头:“确实是。”

        陈越也琢磨道:“所以今晚,我们也要去,我要看看妈妈会不会被欺负。”

        何章打游戏打的飞起,这会儿头也不抬的插话说:“你妈妈那个打架骂人的劲头,虽然词汇量不丰富手段也不够狠,但是……我觉得不会输。”

        陈越却摇摇头:“妈妈在家都没什么力气呢,要不然昨天也不会一下子就被爸爸推倒了——何含何章你们别担心,我到时候视频给你们看。”

        何含:???

        何章:“……谢谢,我们没担心。”

        ……

        陈越说到做到,当天晚上,大家刚回酒店,他的视频电话就发过来了。

        何含这边一接通,就看到陈妈指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在骂:

        “不要脸的,多少男人找不到,非要跟结了婚的男人勾勾搭搭……”

        那头的年轻女人也用手捂着脸:“你胡说,我才没有!”

        她抽噎两声:“我就是心里闷,偶尔跟他聊聊天罢了……”

        “聊天?哦哟,还挺纯洁哦,是不是还得看星星看雪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

        陈妈才不听这种屁话,她当初谈恋爱,不也是聊聊天?

        女人还是用手捂着脸,语气很委屈,声音却挺洪亮:“我没有!我不是那种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我就是太难受了,想找人安慰一下——”

        她猛的放下捂着脸颊的手掌。

        “你鬼扯——”陈妈还准备说什么,此刻看到女人的脸,突然卡了一下。

        她的反应女人也看到了,这会儿也跺了跺脚,羞恼地大喊:

        “你看,我都这个样子了,我就想跟人说说话,找点安慰……我真的没想破坏人家的家庭!”

        此时此刻,她的脸暴露在镜头里,只见皮肤倒是白净,可是脸上好多个大疙瘩,看着就吓人,更别提别的什么想法了。

        只这一个缺点,就把她的颜值从85打到55,实在是惨。

        都是女人,脸成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就连陈妈哪怕是一肚子怨气,这会儿也终于相信对方没那个意思了——设身处地想一想,她要是这个样子,肯定每天琢磨的都是怎么祛痘,压根不会再去操心什么男女关系。

        女人也大嗓门哭哭啼啼:“我祛痘又失败了,花了好多钱,心里好难过……这才打算找个人说说话的,我真不想破坏人家家庭呜呜呜……”

        她这么惨,陈妈骂人的话都说不出口,干脆也偃旗息鼓了,临走时还不忘给对方提个建议:

        “妹子啊,你瞧你,五官底子还是很不错的,我听说现在有个什么皮秒啊还是什么激动的医美项目,专门祛痘,要不你试试吧!”

        说完叹了口气:“造孽哦,好好的姑娘,脸成这个样子了……”

        由此可见,对方脸上的疙瘩确实是吓人又一点都不好看的。

        女人一听,又凄凄惨惨嚎啕了起来。

        ……

        陈越看了看那个阿姨,也叹了口气:“真的不好看啊……”

        而何含盯着视频里那个女人,突然推了推何章:“阿章,你看她,是不是……”

        她话音未落,恰好那女人正在大声的哭,何章一下子就确定了:

        “没错,不是人。”

        何含想了想:“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这种雇佣起来工资会比较低吧!”

        何章想了想:“肯定没有鬼低,我觉得性价比不高,不划算。”

        妈妈肯定不会要的。

        何含却道:“都是一种员工,多枯燥多单调啊!”

        她拿起手机来:“妈妈,我看到一个妖精,你收不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