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行尸腐肉在线阅读 - 第183章:摊上事了!

第183章:摊上事了!

        第183章:摊上事了!

        周蕊来到隔壁门前,先是用手敲了敲门。见对方没有理会,她只好将双臂环抱,退后了几步,一个冲刺撞上大门。

        这里的门锁并不结实,荷叶也都有些老旧,第一次撞击门并没有打开,但是门锁上的荷叶松动了。

        周蕊又一个冲刺撞上去,这次门砰的一声被撞开,屋里的男人吓了一跳,回头望了一眼这边,见冲进来的是一个女人。

        他没好气的骂道,“你他吗谁呀,坏老子好事!知道我谁罩的吗?”

        周蕊并不是认识他,更不知道他是谁罩的,也不想去管那些事。她对直走过来,拉起那个女人的手,就要往门外走。

        女人的脸蛋哭花了,衣服被撕扯破,粉色的胸.带滑掉在胳膊上。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捂住胸口。

        那个男人有四十来岁,头发脱的差不多了,就剩一小片还在坚持着。他上半身没穿衣服,露出一身的肥肉,和他的啤酒肚。

        周蕊刚拉住女人的手,那个男人立马拽住她另一只,阻止周蕊带走她。顿时脸红脖子粗,瞪大了眼睛盯着周蕊。

        “我的女人你也敢抢?不去打听一下三哥是谁!识相的,快点给老子滚,我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恐吓一句,自称三哥的男人,以为会吓唬住眼前的女人。可谁知周蕊反手就是一拳,直接打在他脸上。

        三哥鼻子被打出血,抬起手擦了一把。气的了举起他的拳头,对着周蕊的脑袋就砸过来,那个女人吓的捂住眼睛。

        以为周蕊会被打很惨,她已经想象到进下来的画面,可指头露出缝隙一看,发现周蕊弯腰躲过了,并且一脚踢上他裤.裆。

        男人疼的脸紫了,一只手捂住下体,一只手在空中挥舞着,不知道了说了些什么,支支吾吾的笔画。

        女人看的很解气,冲他吐了下舌头,举起身上的小包,朝着他身上砸了几下,周蕊拉着她跑出门。

        “哎呦!别……别走!哎呦,吗的,臭娘们下手真重啊,啊……”

        男人疼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双腿弯曲的半蹲着。他隐隐约约的,仿佛是听到了蛋壳破碎,和小鸟飞走的声音。

        “你快点离开这,是我连累了你,对不起!总之你快点走,别再回来了,不然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拉着女人跑出门,在过道里她突然停下来,握住周蕊的手说道。她自然知道三哥是谁,这里没人敢招惹他,周蕊摊上事了!

        就在今天,这个三哥才打死一个人。周蕊刚进宿舍楼的那会,看到担架抬出去的那个人,就是被三哥给活活打死的。

        那个人,只是在水房刷牙的时候,漱口水不小心溅了他一滴,就被拖到房间打死,没有人敢去拉他。

        很快的,刚才的撞门声,把旁边的人都给吵醒了。很多人打开门走出来,一看是三哥的门被撞开,都连忙退回屋子。

        都害怕惹到事,他们只敢把门半开着,偷偷观望着。有的人更是指指点点,说这个女人完了,已经惋惜的开始摇头。

        虽然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周蕊明显感觉到,自己一定是惹到麻烦了。但她有理在先,而且是出于救人才伤的他。

        楼管知道出事了,但是三哥事他不敢管,也管不了。此时在楼管的床上,正躺着一个美人,沉醉在她的温柔乡里。

        美人也听到了动静,问他要不要出去看看?此话刚一说出,女人脸上便挨了一巴掌,楼管生气的说道,“我不要命了!”

        女人一脸委屈,知道是自己说错话了,但没想到会挨打。男人之后抱紧她,赔礼的说,“宝贝,对不起,是我不好。”

        楼管在这里,还有那么一点权利的,不但可以管理这里的人员,还可以替他们领取补给,在那补给里也有烟和酒!

        在每次上报物资的时候,他手指头动一动,就可以多写几包烟,多加上几瓶酒,从中拿了不少好处。

        这个美人之所以跟他,哪怕被打也甘愿赖着他,还不是因为他的权利。跟着他,就可以吃好喝好。

        之后,楼管在她脸上亲了亲,替她揉了揉刚才打过的地方,问她还疼吗?女人压在他身上,说有点痒。

        楼管一坏笑,反过来把她压在下面,问她到底是哪里痒?不正经的伸出手,在她光滑的腿上游走。

        三哥出事了,消息很快传就出去。一楼冲上来了几个大汉,把周蕊和那个女人拦下来,堵在楼道里。

        其中一个人,吃的膘肥体胖的,穿着一个大背心,和一条宽松的大短裤,脚上踩着一双拖鞋,脚趾头不停的在动。

        他痞里痞气的说,“小娘们,挺野的呀!直接把三哥就干趴下了。”

        说完,那个男人一只手扶着墙,伸出手抓起周蕊的红发,用鼻子嗅了嗅,说了句真香。另外几个人一同大笑了起来。

        周蕊黑着脸,一直低着头,看不到她的表情。在他们嘲笑的时候,周蕊一脸踩在他脚趾上,对着他裤.裆也来了一脚。

        几个男人立刻收住笑,脸上都阴沉了不少,并吞了吞口水。他们能体会到那种滋味,替那哥们心疼。

        “肥龙,你行不行啊!你别让人给整的下半生完蛋了啊。哈哈……”

        另一个留着飞机头,头上有刀疤的男人,拿肥龙开了句玩笑。肥龙一把推开他,冲上去一脚将周蕊踢倒,朝一边吐了口口水。

        “吗的,幸好老子练过童.子.功,不然还真让你给整报废了!艹。”

        肥龙把气势打回来,随后环顾四周。那些躲着偷看的人,把门又给关了关,只留出一道缝来偷看。

        不知是谁按了警报,肥龙本来还想在出出气,气的扭了扭脖子,站在原地不在移动了,保持住现场。

        紧接着,几个戴着作战头盔,穿着防弹衣的士兵抱着枪。跟一个头戴无框眼镜,双手插在裤兜的男人走上楼,来到这里。

        那个男人,看着像是一个管事的,有几分领导的气势,给人一种正气凛然的架势,而且外表也很和善。

        “肥龙,你不在你的楼层待着,跑这里闹什么事?吃的太好了吗!”

        男人走到肥龙身边,严厉的质问着他。肥龙似乎不敢得罪此人,赔上一个微笑,说睡不着,起来运动运动,没啥大事。

        “呵,你上个星期,才把一个人给打伤了!刚关了你一星期的禁闭,是不是还没关够,还想回去了?”

        男人没给他好脸,一点也没有给他面子。肥龙赶快又赔了个不是,继续说,“王局,咋借一步说话?”

        王局看围观的人太多,咳嗽了几下,显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但处于地位的形象,直接就回绝了。

        此时,周蕊已经被女人扶起来,捂住腰站在旁边,王局看了一眼,问这个女人怎么面生,好想没见过。

        楼管此时也穿好衣服,屁颠屁颠的挤进人群,解释说她是新来的,今天刚被张宏飞领过来,才住下。

        王局哦了一声,对身边的士兵说道,“带她去医务室看看,检查一下有没有事。”

        士兵回了句是,随即准备带周蕊走。这时候,三哥也从房间走了出来,他直接当着王局的面,大声喊了句等一下!

        搀扶着周蕊的士兵,闻声停下来,王局也回头看向身后,见三哥叉着腿,非常滑稽的从那头走过来。

        肥龙现在跟他是同病相怜,深有体会,同情的望着三哥。虽然练过功,但毕竟那都是肉长的,说不疼那是假的。

        “王局,你可要替我做主啊!我跟我哥们都被这疯娘们打了,你就这么把人带走了,真的不太好吧?”

        三哥话刚说完,王局表情紧张了一下,他知道三哥是在为难他,想让他给一个说法,不然不让他走。

        三哥的父亲,和自己是有交情的,当然不能不给他面子,否则自己在他老爹那里,之后也没法交代。

        “咳咳。肥龙,你先跟着去医务室看看。所有其他楼层的人,也都先回自己房间去,大家都散了吧!”

        王局先支开围观的人,把肥龙那波人也支走,随后只剩下几个士兵,和周蕊于那个女人,还有三哥。

        那个女人是当事人,她也是受害者,本来按理说,是要三哥给她赔礼,并且弥补对方的损失的,毕竟是他做了不干净的事。

        在所有人退回房间,把门都锁上以后,王局从兜里掏出一合特供烟,递了一根给三哥,并为他点燃。

        三哥抽了一口,搂着王局的脖子,说本来只是屁大点事,都是这个女人给搅和的,弄的他现在很烦。

        王局笑着拍了拍他肩膀,小声在他耳边说,“你想玩了,我那里妞多的是!今天就算了,回头我来补偿你,包你满意。”

        三哥也不想撕破脸皮,准备得过且过。毕竟,太为难他也没啥好处,他也知道是因为自己老爹,王局才会给他面子。

        两人又小声交流了一会,王局似乎是谈妥了,走过来对周蕊说,“今天事到此为止,虽然你本意是好的,但伤人是不对的。”

        “三儿他喝了点酒,可能也的确是做的不对,但他现在,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就到此为止吧。”

        王局化解的说道,周蕊看出其中的关系,也不好在去说什么。明眼人一看就懂,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周蕊只能吃个哑巴亏,点头答应,随即跟随士兵离开,去往医务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