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烂柯棋缘在线阅读 - 第359章 觉明不明

第359章 觉明不明

        这一式禅杖飞掷,让陆山君心中对寺院禁制多了一分了解,果然沾染佛法的东西可以穿过那层禁制。

        实际上这寺院的禁制并不一般,之前第一次,他确实是想进去喝茶等候的,但却在猝不及防之间被弹飞。

        而之后那些大和尚见势不妙,纷纷回到禁制中念经,也是相信寺院禁制的力量。

        即便是陆山君之前象征性的想冲入寺庙中,也知晓应该不可能轻易成功,当然了,当时也没想现出原形来着。

        结果陆山君低估了这些老和尚对降妖佛魔的执念,他试探不等于对方也会如此,直接并肩子所有手段都上来了,一通佛法将他给黏住了,更是压制住了妖气和法力,对妖物针对性极强。

        如此果断出手,除了可能对妖类没好感,也同样也让陆山君看出,这些和尚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见到赵龙的。

        既然如此,所幸就现了原形将那一圈佛光撑爆,还简单利索一些。

        此刻陆山君利用禅杖一窥寺院禁制的漏洞,知晓这禁制确实刚强,但变化也同样比较单一,重力轻技,刚而不柔,绝非仙府等处那种,系山势、水势、天势、地势的神妙禁法。

        陆山君看看寺门前吐血的老僧,又看看另外两个刚才被炸得更远的和尚。

        三人虽然都受了伤,看着严重,但因为有明王之法护体,所以其实并无大碍。

        当然了,三个老和尚的抵抗力也下降了不少,如果陆山君要乘胜追击,也无法再对抗,等于是少了三个麻烦。

        陆山君心中冷笑,并未下杀手,御风托起巨大的妖躯,升至大明寺上空,俯瞰整个寺院。

        天空的妖气成焰,同席卷的妖风一起弥漫了半边天,带给寺院众僧巨大的压迫感。

        “赵龙~~~~你还不出来?大明寺的和尚这么保你,看来你也是有些不凡之处的,难道想看着他们因你而死?”

        陆山君的声音传遍整个大明寺,轰隆隆的余音仿若雷鸣,巨大的妖躯也缓缓落到大明寺之上。

        一层明黄色的光轮出现在寺院之上,好似一层流动的光罩,之前正是因为这一层禁制才将陆山君弹飞。

        但是现在,陆山君的妖躯缓缓落下,其中一只巨掌带着尖锐的爪子落在禁制之上,虽然令禁制大亮,却并不能对妖躯产生什么影响。

        尖锐的利爪上有一层特殊的光线,本该滑不留手的禁制,居然被利爪如同划开奶油一般一点点的嵌入进去,随后又从利爪处透出妖气。

        “咯啦啦……咯啦啦啦啦啦……”

        随着陆山君掌爪收拢,一点点摩擦出一种瓷器碎裂的声响,从禁制内部开始出现阵势的不稳。

        整个寺院的和尚都紧张的望着寺院上空的禁制,看着这从未听过更未见过妖物的一双黑金如珀的双目,好似那一双眼睛有着诡异的力量,能摄人心魄,使人陷入恐惧而失去其他能力。

        “砰……”

        声音响起,所有僧人一抖,寺院的禁制脆弱的好似薄薄的琉璃盏,直接碎裂开来。

        很多僧人面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不敢相信寺院的禁制居然如此脆弱,照理说即便是这妖怪确实很厉害,也不该这么轻易就破除禁制的。

        但不管怎么说,事实就是这禁制在陆山君的爪下坚持了不到十个呼吸,此时妖风带着浓烈的妖气席卷入寺院,一只巨大的妖爪踏入寺院地面,随后是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

        “妖,妖孽……你竟敢闯入,我佛明王禅静之地……大明寺僧众,一起降妖——!”

        寺院门口的老僧怒不可遏,只觉修行大半辈子的神圣净土被妖物所污染了,擦去嘴角的鲜血,高声怒喝。

        只是老僧的怒喝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所有僧人着了魔一样盯着陆山君的眼睛,口不能言身不敢动,那些本身只是普通僧人或者佛法极其浅薄的,甚至身体还在不断抖动,昏迷过去的也有不少。

        陆山君看看寺院外的老僧。

        “你个老和尚,自己要打也便罢了,何必让这些小和尚螳臂当车。”

        说话间,陆山君扫视整个寺院,即便禁制已除也依然看不通透。

        “赵龙~~~~别躲了,你我迟早要见,早见好过晚见,今日见好过日后见,我既然是孽障和妖邪,一会是否会吞了这群和尚还是毁掉周遭一切可都不好说,你还不出来?”

        陆山君又吼了一声,声音中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真找不到的话,只能将这大明寺拆了,掘地三尺总能找到赵龙。

        云层之上,计缘站在云雾缭绕之处,眯眼看着下方一片狼藉的大明寺和妖躯巨大的陆山君,思索着要不要出手阻拦。

        计缘知道陆山君确实已经十分克制了,可不论人还是妖,忍耐总是有限度的,吞了和尚自然是不可能的,但要不了多久,或许陆山君就会忍不住直接将整个大明寺毁去。

        这大明寺虽然远不及各处修行圣地仙府山门,但终究不是普通的世俗寺庙,是有一尊明王塑身在的,明王化身虽然不显却也不代表不会显。

        佛门一众明王到底还是有底蕴的,大贞佛法不显不代表佛门无力,大明寺真的生死攸关,明王化身极可能出现。

        届时就不是陆山君能点到即止的了。

        不论寺庙毁灭还是真正大打出手,都不是计缘想看到的,相信也不是一众和尚想看到的,甚至不是陆山君想看到的。

        而能阻止这一切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云端的计缘,另一个就是赵龙,不过看如今这情况,不管是否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这赵龙怕是不会出来了。

        陆山君的吼声又没有得到回应,妖躯的面孔上也流露出一丝冷笑,扫视周遭所有被震慑的僧众,以及已经重新汇聚到庙前并跨入寺院的三个伤势不一的老僧。

        “觉明大师,你这法号,甚是可笑啊!”

        陆山君这句话虽然依旧传遍寺院,但声音很低很低,透露着一种危险的感觉。

        计缘双目一睁,知道不能等了,自己这便宜徒弟直到此刻,是真正生气了,甚至妖气都产生微不可查的变化,还有杀意流出。

        只是在他正准备传音陆山君的时候,寺院主殿方向,传来一声不算多嘹亮的佛号。

        “善哉大明王佛,陆施主,赵龙在此!”

        寺院主殿的大门被从内打开,露出了那一尊一丈高的坐地明王像,也露出了门前光头肃立的一个中年和尚,正是曾经的赵龙,如今的觉明。

        此刻的觉明双手合十双目微闭,抖动的眼皮说明了其实内心也并不平静,深呼吸一口气,才睁开眼,望向了寺院广场处的巨大妖躯。

        脚下腾空跃起,运起轻功的觉明几个纵跃间就到了广场上,距离陆山君最近的爪子不过二十丈的距离,这距离对于陆山君来说足够近,近到可以一掌拍死觉明和尚的地步。

        “觉明,你为什么出来?你何必出来,难道你不相信慧同大师?”

        那个领头的老僧显得激动非常,与另外两个老僧一道,飞奔冲到觉明和尚身边,挡在了他身前,极其紧张的看着几乎是近在咫尺的巨大妖物。

        反倒是陆山君妖躯的人面上表情微妙,定睛看着觉明和尚,以他此刻照观,这大和尚身人火气旺盛,心跳和身气变化都显出他很紧张,佛法之气微弱,但乍看似乎是无戾气也无怨气。

        只不过,这是在大明寺,实在佛门实修之所,而佛法最擅削去怨气戾气,不能就说赵龙真的无暇。

        但陆山君同样不担心这一点,只要抓了赵龙,带着他去他家去各方走一遭,总是能查出来的。

        也是这时候,觉明和尚再次开口了。

        “慧同大师确实说,若遭逢劫数,不论发生何事,绝不可现身,能忍耐一时,便可化去此劫,呵呵呵……”

        觉明勉强笑了笑,看向身边的老僧。

        “可是方丈,我终究不是如你这般的高僧,看不透也想不透,我想不出此局何解,纵然我躲在明王像下无事,谁又来救你们?我犹豫过也挣扎过,最终还是出来了。”

        计缘听着这话,颇有些奇异的感觉,思索着琢磨,难不成是他计某人?那慧同大师是否是他认识的那个?

        下方的觉明抬头看向陆山君,本以为是虎妖前来,没想到是这般想都想不出来的模样,却远比记忆中的猛虎更加威严可怖。

        “陆山君,赵龙在此,我确实犯下了不可饶恕之罪,当初我被奸人利用,错杀一队义士……在知道真相之后悔恨交加买酒浇愁,却不想醉话又被他人听去,我当时心中混乱,做了更混账的事情,害怕东窗事发身败名裂,找到那几人之后,一番逼问之下,亦将他们悉数除去……”

        陆山君听着,眼睛已经眯了起来,眼皮细缝内的目光显露丝丝杀机。

        “此后我时时在噩梦中惊醒,白天浑浑噩噩晚上无法入眠,只有去佛寺明王像下诵经方能入睡!”

        计缘在云端瞧着赵龙,怕是那会已经怨气缠身,所以才只能在明王像下安睡了,至于鬼神庙宇,鬼神才懒得管当时的赵龙。

        “当初的一个夜晚,我在明王像宿醉,自言,若有无量寿,愿还无量果,本打算了结此生,却被一位大师所救……”

        觉明一口气将这些痛苦的往事都说完,似乎心里也好受了一些,随后看向似虎非虎的巨妖,突然忍不住问了一句。

        “陆山君,你当初吃人,是如何甩脱这种负罪感的?”

        陆山君看着赵龙这样子,倒也并非是挑衅的语气,像是真的在求解,压下怒意和杀机,认真思索过后方才回答。

        “初开灵智时,人猎我毛皮,我亦可取人皮肉;后食人得伥鬼,有伥鬼谓我曰,愿带活人献于吾口,食五人十人皆可,只愿换取解脱,我亦应允;后见先生,方知‘有情众生’之意,豁然开悟,时至今日,陆某已能分对错是非,但负罪感若是像你言得那般痛苦,陆某确实没感受过。”

        陆山君这说得是大实话,但显然不是赵龙想要的回答,他叹了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汗,心跳倒也平稳下来。

        “这些年,除了练武念经之时,纠缠心间恶感从未散去,那汪汪苦水汇聚成海,无边无际不着陆地,此刻反倒是解脱了,要杀要剐,任凭山君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