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章 三教齐聚,玉符摇人

第一百六十章 三教齐聚,玉符摇人

        【最近,有哪里得罪长寿师侄了吗?】

        听李长寿如此一问,酒乌就是心肝乱颤,皱眉沉思。

        很快,酒乌就斟酌了一番言辞,传声回道:

        “这个,本师伯一直为门内奔波,自身修行都被影响到了,也不宜收徒,还望长寿你多多理解。”

        言说中,酒乌又忍不住,抬头瞧了瞧眼前的这座‘小山’……

        “长寿啊,你当真想把你表妹接回门内啊?”

        “只有让表妹跟在我身边,才能稍微安心一些,”李长寿如此回应了声。

        这般隐患,若是不能下狠心扬了,当然是要带在身边。

        他的惯用手段——大道誓言,并不适用于熊伶俐。

        哪怕让熊伶俐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再让她立下最狠的大道誓言,说不定她睡着说几句梦话,就能稀里糊涂被天道神雷劈成残渣……

        所以李长寿动了心思,将很明显已经被逍遥仙宗嫌弃的熊伶俐,找办法带回度仙门。

        小琼峰还有足够宽敞的地界,李长寿自身也有九成八的把握,能镇得住这个熊妹子……

        另外零点二成,给大道遁走的‘一’,以及天道老爷的不确定性。

        巫有移山填海之能;

        若将熊伶俐带回门内,悉心培养,说不定关键时刻,熊伶俐就能扛着小琼峰,撒丫子跑人。

        从这个角度来看,此事,已经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而且,熊伶俐是海神教神使家族出身,跟自己渊源太深;她的跟脚,李长寿也完全知晓,不会为自己增加新的因果。

        此外,李长寿还有一个小小的、不重要的私心……

        小琼峰如今,也缺一个可靠且听话的保安队长,熊伶俐自身资质也不错,堪称护山人形小凶兽。

        当然,此事并非百利而无一害;

        李长寿对酒乌这一问,也是深思熟虑过的。

        其一,熊伶俐明显是气运不足,只有破天峰一脉才镇的住,让她做普通弟子,只会霉运连连。

        其二,李长寿一直避免沾染太大的因果,绝不想平白无故多一个三师妹。

        既然酒乌不敢收,李长寿沉吟几声,开始思索下一家……

        只要肯用心,办法总归是有的。

        哪怕李长寿上辈子经常听人提起的那句——【世上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其实也有解决之道。

        跳出既定框架,想办法逼‘如来’改教义教规就是了。

        玩笑玩笑,且说正事。

        要把熊伶俐带回度仙门,除却给熊伶俐找个师父,还要去说服逍遥仙宗,看逍遥仙宗放不放人……

        很快,李长寿又对酒乌传声言说几句。

        酒乌先是皱眉犹豫了一阵,随后便答应了下来。

        但看酒乌面色,答应的似乎有些勉强。

        李长寿早有准备,又传声道:

        “师伯,弟子有最新炼制的两枚灵丹奉上,一枚名为爆胎易筋丸,一枚名为龙虎增高丹。”

        酒乌面露不解,看向李长寿。

        李长寿保持着真诚的微笑,在熊伶俐背后,将两只瓷瓶用模拟出的法力包裹,推给了酒乌。

        随之,李长寿又传声道:

        “弟子并非用人情胁迫师伯,这都是前几年炼制出的丹药,想着找机会孝敬给师伯。”

        酒乌接过瓷瓶,小心翼翼地摆开一只瓷瓶的木塞,轻轻闻了闻,心底分析了下药性,顿时精神一震。

        “这爆胎易筋丸!”

        李长寿道:“身高最少可增半寸,但只能服用一颗。”

        “放心,你表妹这事,包在本师伯身上!”

        酒乌神情激动地将玉瓶塞好,小心翼翼地放到自己的主储物法宝中,心底顿时五味陈杂。

        洪荒有真情,洪荒有大爱!

        当真!

        这么多年了,懂他酒乌的,除了施施便是长寿师侄!

        虽然明知道是被长寿师侄利用,但就算被利用,那也是……挺幸福的!

        当下,酒乌站起身来,看了眼熊伶俐那颗可爱的脑袋,自信的一笑,迈步寻他师父忘情上人去了。

        “表兄……”

        熊伶俐睁开眼,小声道:“我默念完三百遍了。”

        李长寿含笑点头,拿了一颗丹药给熊伶俐,道:

        “这是安神凝心类的丹药,对你魂魄有裨益,服用之后先打坐一阵吧。”

        “谢谢表兄赏赐。”

        “莫说赏赐二字,注意一下遣词用句,”李长寿又传声问她,“伶俐,你想不想换家仙门修行?”

        熊伶俐捏着那颗,在她手中就如米粒一般的丹药,禁不住歪了下头。

        “大家对我都挺好的呀。”

        于是,李长寿换了个说法,继续传声:

        “伶俐,你是熊寨难得一见的修仙奇才;

        我这具化身有一项艰难的任务,需要你全力协助,但十分危险,甚至有可能还要你献上自身性命。

        你,愿意为了熊寨,为了神教,奉献自身、挥洒汗水吗?”

        熊伶俐那双大眼一瞪,将丹药塞嘴里直接吞下去,脸蛋上满是正色,对李长寿抱拳,小声道:

        “表兄!伶俐义不容辞!”

        这三百遍默念,果然让她喊表兄喊的顺口了许多。

        李长寿笑着点点头,言道:“莫喊,莫喊,先休息吧。”

        “哦,”熊伶俐答应了一声,吃了那丹药之后,也略微感觉自己有些困倦……

        迷迷糊糊,她坐在那睡了过去,鼻子前冒出了一个小小的鼻涕泡,不断变大、缩小,重复不停。

        与此同时,李长寿身旁开始出现一声声,富有节奏感的炸雷声响,惹来周遭一道道目光的注视。

        有不少人皱眉注视着那只生命力顽强的‘泡泡’,想看它……到底何时会炸破……

        李长寿心底轻轻一叹,要解决的问题,看来还有不少。

        然而,让李长寿有些出乎意料的是,熊伶俐过户度仙门之事,解决地异常顺利。

        李长寿本是想,拜托酒乌请动了忘情上人出面,让忘情上人去找逍遥仙宗言说此事。

        拜谁为师,都是后话。

        而忘情上人并未犹豫,听酒乌言说‘表兄表妹’之事,忘情上人便点头答应了下来,带着酒乌……

        径直去找了掌门季无忧。

        今天的忘情上人,高冷之余,多了一丢丢本不该有的热情。

        李长寿此前已经计算了‘穷凶极恶小师祖’与‘面瘫高冷不笑男’的感情线,才会选择走忘情上人的这条路。

        但李长寿明显错估了,这位忘情上人对小琼峰之事的上心程度!

        听闻是李长寿有所请,忘情上人带着酒乌找到了空虚掌门季无忧。

        季无忧没怎么犹豫,便点头答应了下来,转身就去找那两位逍遥仙宗金仙……

        大家都是人教仙宗,修行之法十分相近,此前也有交换弟子之事,这事几乎不费扬灰之力,就已经搞定。

        且,看在忘情上人的面子上,季无忧大手一挥……

        片刻后,熊伶俐从逍遥仙宗普通小弟子,变成了度仙门掌门无忧道人的记名弟子。

        待两家长老,对各自门人弟子传声宣布此事,度仙门门人弟子尽皆看向熊伶俐;

        女弟子们带着几分好奇,有男弟子面露担忧,也有长老禁不住提心吊胆……

        刚才熊伶俐的讲述,他们可都听见了!

        逍遥仙宗一方,众门人弟子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有几个女弟子面露不舍,但那些前来此地的天仙境长老们,露出了安心且庆幸的微笑。

        还好,他们都不是下一个受害者……

        ‘所以说……’

        李长寿看着身旁的铁塔少女,‘我这是稀里糊涂,给自己请了一位师叔回山供着?’

        ——掌门收做记名弟子,辈分相当于有琴玄雅的师父姜京珊。

        但李长寿很快就发现一个好处。

        有熊伶俐在自己身侧,侧旁来的大半视线,都被她铁塔般的身躯挡住,自带阴凉角落……

        熊伶俐沉沉睡着,元魂之力有些微地增长。

        李长寿静心思索,今后该如何安置、培养熊伶俐,以及这件事会引发的各种后续情形……

        毫无预兆的,有琴玄雅和酒玖几乎同时站了起来;

        而后两人又隔空对视了一眼,眼神交流些许,便要一同来李长寿身侧。

        别人不清楚,但有琴玄雅是知道的,李长寿家里并无表妹。

        而酒玖只是单纯觉得,这个大块头妹子颇为有趣,想过来戳一戳她那一身罕见的腱子肉。

        但,一缕传声飘来,同时钻入两位‘小琼峰吃客团资深会员’耳中。

        “回去之后我再详细解释,此时先不要过来,免得……你们二人被她误伤。”

        有琴玄雅立刻顿住脚步,对李长寿点点头,转身坐回了自己的蒲团。

        酒玖则是揪了揪自己的耳垂,漫不经心地走了过来,近距离观察了几眼熊伶俐。

        这位小师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那双眼睛分外明亮。

        随后,酒玖在酒乌身旁随口说了句:

        “五师兄你又英俊了。”

        “哦?”正把玩那两瓶丹药的酒乌顿时一笑,“是吗?我倒是没发现。”

        “没发现就对了,”酒玖翻了个白眼,背着小手,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值得一提的是,酒玖起身的瞬间,周遭汇聚来的目光,并不低于有琴玄雅……

        人,洪荒大教矣。

        ……

        度仙门一行人抵达此地时,大会还有半年才正式开始。

        而各家仙宗的门人弟子,为了表明自家仙宗是正经门户,一个个都老老实实打坐修行,努力去感悟大道,并未随意走动。

        还真有不少弟子,在这半年内境界有所突破。

        渐渐的,这片盆地,这处小湖,汇聚的三教炼气士越来越多,但一直都未有多少噪杂之声。

        时常可见几位长生仙人在云上相谈,随处可见仙风道骨、童颜鹤发的高人身影,在会场边缘漫步闲聊。

        正如酒玖此前所说的那般,这般盛会,许多年轻弟子若是错过了,这辈子都等不来第二次。

        除却熊伶俐之事,李长寿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内,并没有遭遇其他意外。

        熊伶俐一直安安静静地坐在李长寿身旁,守护着世界上最棒的海神大人。

        李长寿修行之余,也开始了‘培训’课程。

        调教是不可能调教的,这般不稳妥的词汇,已被李长寿在心底摘除。

        首先,是让熊伶俐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道。

        李长寿给了她几只瓷瓶,让她慢慢扣下瓷瓶上的花纹,而不能伤到瓷瓶本身。

        若是她能做到,就奖励她一封表扬信,让她今后拿回熊寨,当着全寨人的面,朗诵海神对她的夸赞。

        其次,便是给了熊伶俐一堆非修行用的典籍,让她多读读书,增加点……嗯,秀雅的气质。

        日升月落,星沉云起。

        此地景致虽好,连续看半年,也总会有人有些不耐。

        忽有一日,天地间出现了几股玄妙晦涩的道韵,四面八方传来奇珍异兽嘶吼之声,盆地边缘飞起了数以万计的彩羽灵鸟,仙光如彩霞铺满了整个天空。

        三道风姿不凡的身影,踩着祥云,自昆仑山方向而来;

        居中一老道目光神采奕奕,却是玉虚宫元始天尊座下第三位弟子,赤精子。

        在赤精子左右两侧,也都是大名鼎鼎的阐教十二金仙。

        但,三人刚靠近大会会场,在东南方向万里之外,出现了一片黑压压的灰云。

        ——之所以是灰云,实在是白云太多,堆在一起,导致云不透光。

        这大片灰云上,一道道身影前后站立,一时竟数不清到底有多少身影……

        赤精子等三位阐教大佬一见,顿时变了面色,立刻拿出了传信玉符。

        摇人,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