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四章 令寿脱发

第二百三十四章 令寿脱发

        洪荒人生中,李长寿第一件后天灵宝级的宝物,是云中子前辈看在大法师的面子上,赠送的一只无名小塔,李长寿用作了本体防身之用。

        但自己人生第一件后天功德灵宝级的宝物,竟是……

        天庭姻缘殿中挪出来的相思宝树!

        刚想退出红爹界,就被玉帝的赏赐打了脸,这能找谁说理?

        此处海神庙地下,某个被阵法包裹的小型密室中,李长寿的纸道人捧着那只盆栽,坐在那一阵哭笑不得……

        真别说,上辈子大学没毕业的时候,有位一看就是江湖骗子的算命先生,拿着手机算卦软件,逮住他就卜了一卦,说他总有穿上大红喜袍的那天。

        为了破除迷信思想,李长寿上辈子准备,结婚时定制纯黑燕尾服!

        虽然最后也没能用上。

        没想到,这一天似乎真的会到来,但他不是什么新郎,而是……

        候补小月老?

        啧,倒也是颇为有趣。

        李长寿看着这只相思树,略微有些犹豫。

        这东西也不能直接拿给本体用,拿来也没有大用;

        难不成,御敌时,祭起相思宝树、催发一根根树枝,对着对方一阵猛扎,让对方怦然心动,化干戈为玉塌?

        呃,这法子本身倒是不错。

        斟酌一二,李长寿决定将此物放在安水城中,用来镇压自己海神教的气运!

        虽然只是后天功德灵宝,但蚊子腿再细那也是……

        咳,这不重要!

        聊胜于无,大小且不论,有总好过没有。

        李长寿控制着这只纸道人,施展土遁朝安水城地下而去。

        钻至安水城海神主庙方圆十里之地,纸道人突然开始不断绕路,遁过一条堪称十八弯的隐藏路径。

        不多时,纸道人抵达地下石层的某处,熟练地开启了一连串禁制,纸道人又从老神仙的外皮,恢复成了厚厚纸人的模样,斜挎着布包,跳入了一处石缝。

        石缝之内,别有洞天。

        里面有一处三丈见方的【院落】,就像是一座有着严密程序的纸工厂,被一层层精致地阵法包裹着。

        这,就是李长寿在外所设,目前为止规模最大的纸道人库!

        两排小屋子中,叠放着一只只厚纸人,总体数目无法详细统计,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被注满仙力的纸道人送到此地……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被赋予了简单命令的原版神通纸人,在此处扫地、巡逻,防火、防盗。

        原版纸人只是装饰品,在这里做做样子,让这里看起来多一点生气。

        在院落的角落中还有两只小屋,里面堆满了仙豆,都是精挑细选的上等货色,比他此前给天庭的那一批豆子,品质还要高了许多。

        ——为了不伤及凡人,李长寿并未在此地安放毒仙豆。

        这就是海神教主神庙,最后一层防御力量。

        如果有人攻打海神教,这里的纸道人和仙豆能在短时间内,爆发出堪比数万精锐天兵天将的战力,护卫安水城与此地海神庙。

        若这些纸道人和仙豆都拼光了,那李长寿……

        也就只有跑了。

        此刻,带着布包的纸道人,迈着六亲不认王八步,走到了这庭院正中,将那‘盆栽’葱布包中拿了出来,放在了院落正中。

        这相思宝树散发着莹莹光亮,将整个小院都照耀的熠熠生辉,一只只纸人、纸道人顿时多了几分功德加持。

        说到功德……

        李长寿心底,又打开了一点点【小】思路。

        东木公刚才所说,这柱小相思树,是在原本相思树的基础上培育出来的;

        那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用功德,培养这只小相思树,扩散相思树的灵根?

        自己此前瞎想的斗法妙招,其实完全可行,相思宝树跟自己的仙识毒丹心火烧配合使用,关键时刻扰乱对方心境……

        双重功效,加倍给力!

        虽然这个斗法套路确实有点黑心,但都已经生死搏杀了,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不仅如此,这只小相思树的叶子、树枝,应该可以用来炼丹……

        再搞点嫁接手段,弄一些其他灵根、灵枝搞到这上面,催生点‘相思果’?

        人参果是婴孩模样,相思果也可分为一男一女嘛……

        将来如果有机会去五庄观中,他这个长庚道人拿着相思果,向前拜会那位地仙之祖,也可说一句:

        ‘前辈,咱们的果果有缘,不如互换他几百对!’

        咳,这个纯粹是想桃子吃。

        “该怎么才能发挥这玩意的最大作用?”

        东西都拿到手了,虽然不是自己想要的塑形灵药,但总不能浪费了这般后天灵根、功德灵宝。

        也不知,这相思树培育长大之后,搞出来的树汁,弄成纸道人又会有什么效果……

        呃,【情】字纸道人项目正式上马?

        讲道理,还是要稳一手。

        还是先将此物寄在此地,借一部分香火功德慢慢培育,后面再说这些。

        ……

        安置好刚得的相思树,李长寿心神回归本体,继续开炉炼丹。

        此前若知道玉帝会赐下这种‘重宝’,那他就可以省心许多,直接扎王富贵几……百下,不就完事了?

        仔细想想,李长寿觉得自己这个度仙门小弟子,确实是有些名不副实了。

        当同期弟子们在想着峰与峰之间的那点事,他却在大教旋涡中浮浮沉沉。

        当同期弟子们,大多为成仙劫而发愁,他已经不得不担心金仙劫,如何稳中取长生……

        世间之事,当真如此奇妙。

        一次北洲之行,让自己的修道生活不再平静;

        一个起于‘敛财团伙’的南海神教,后面竟牵扯出了如此多的因果……

        洪荒的凶险数之不清,而洪荒之波澜壮阔、精彩纷呈,也让寿颇感欣慰。

        真不枉他走这一遭。

        当然,豪情冲天是不可能冲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冲的,朗声大笑几句、表现点英雄气概,根本就没什么实际意义。

        安稳修行才是正途。

        距离金仙境,只差几哆嗦了……

        越是到关键时刻,越是不能动摇自己的原则,绝不能自乱跟脚。

        必须深刻贯彻‘低调’、‘闷声发财’的基本策略,坚持‘稳字经’的思想指导!

        ‘要不要想办法,跟忘情上人分享一些感悟心得?’

        李长寿沉思少许,也没有太稳妥的办法。

        门内现如今知道他真实修为的,只有两人;

        一位是自家空虚掌门季无忧,但掌门自【那一夜】之后,就像是故意躲着自己,也没什么其他训示,宛若无事发生;

        连李长寿的后续忽悠、巩固疗程都免了!

        一位,就是关系暂时理清楚了,似乎、大概、可能,对自己有一点点好感的破天峰掌门一脉新晋真仙、同期首席大弟子……

        有琴玄雅。

        她也已经立下了周全的大道誓言,一般情况下,不会将自己的真实修为泄露出去。

        且因门内、门外情报的不统一性,掌门季无忧,与‘这个冰山不太冷’的有琴玄雅,并不知道他在外面搞的那些大事……

        有一说一,有毒师妹美是真的美,就是有时候太耿直了些,不善变通之道,不通人情世故。

        在其他弟子眼中,她就是那种标准的出尘仙子,不染世间污垢吧。

        李长寿念及于此,也只是微微一笑,并未多想其他事……

        修道日子,在一番又一番波折后,总算迎来了一段稍微平静的时期。

        可惜,这份平静并未持续太久,敖乙大婚、南海东海大战之后的第十二个年头,海族再次爆发大规模叛乱。

        这次海族叛军对北海龙宫发动猛攻,最后虽被击退,但北海龙宫损失相当惨重,大门都被拆了。

        北俱芦洲苦寒,北海也跟着受牵连,海中生灵都没多少,还有大片大片经年不化的玄冰漂浮在海面上,北海龙宫也因此实力最弱……

        龙族这算是初尝败果,整个族内的氛围,顿时变得十分微妙。

        主战、主变、主和,三派都有大批龙在。

        这还只是明面上的麻烦,真正的麻烦,还藏在坚冰之下。

        根据文净道人又一次传信的内容,西方教这次真正的目标是西海龙宫,西海龙宫已被渗透小半、仙蛟兵半数已暗中反叛。

        一场风暴,悄然酝酿在了西海,而此时大部分龙族都已被转移了视线……

        李长寿连续思考了半个月,最终定下了三字策略。

        【稳】;

        【稳】;

        【稳】。

        这次不稳绝对不行。

        得到文净道人的传信,李长寿就将此事,及时上奏玉帝陛下知晓。

        玉帝对此无比重视,也有了上次显威风的经验,这次【大胆】了些,在各处调拨、汇聚了天庭精锐的十万天兵,秘密操练,随时准备从天而降,正义执行!

        对于此时的天庭而言,这已是一股珍贵的战力,若有大量折损,玉帝陛下肯定万分心疼。

        同时,为了减少自己的工作量,李长寿将上个版本、即龙宫用过一次的寒冰射手、大盾仙兵的培育方法献给了天庭。

        据说,天庭为此搞了个……种豆元帅!

        因‘豌豆射手’的威力太强,李长寿并未将培育之法献给天庭,还是在小琼峰上亲自栽种。

        后续新开发的豌豆射手品种中,他又搞出了威力升级版、五行火烈版。

        这十万天兵,各自配备了十颗弓手类仙豆、十颗防护类仙豆、五颗威力升级般的豌豆射手。

        届时,必是不动则已,一动天惊!

        俗话说,事不过三。

        西方教如果第二次大举搞事还被挫败,估计就会重新评定龙族之事。

        到那时,西方大概率会知难而退,小概率会对天庭直接施压。

        所以李长寿格外看重这次的‘机会’,必须要让龙族对天庭产生向往之感,甚至,还要等龙族对天庭主动求援……

        这,就是收服龙族上天的最关键一步。

        可说实话,在西方已知天庭与人教干预龙族之事的前提下,还要再次算计成功西方教,第二次拆他们的台……

        是真的难。

        而让李长寿感觉有些意外的是……

        西方教这次,竟然也变得稳健了许多。

        他们在暗中取得了如此大的优势情况下,并没有着急对西海龙宫动手,而是借海族叛军、与后续调拨来的妖族,不断消耗龙族的精力和耐心。

        李长寿现在只能粗略预计,对方发难的时机,短则三年、长则百年,必然有一锤定音的手段。

        ‘这手段,又会是哪般?

        仔细想想,他们也无外乎就是从天庭、从龙族、从南海神教等几个有限的方面入手。’

        李长寿最近感觉,自己的心神又有些不太够用,甚至……

        还掉了两三根头发!

        说到底,这是南海海神扬名洪荒的一战,跟他度仙门弟子李长寿有啥关系?

        “这操心的命啊。”

        他刚想继续埋头分析西方教的后手,就发现灵娥行色匆匆,从破天峰方向飞来,赶到了丹房大阵之外。

        他开启了师妹专用通道,让灵娥安全抵达丹房,李长寿的本体也从地下密室中钻了出来。

        “这么着急,怎么了?”

        灵娥忙道:“师兄,师祖找你,很着急的样子!”

        “有说具体是什么事吗?”

        “好像是……咱们师伯皖江雨投胎转世之事,地府那边似乎出了些问题。

        掌门都惊动了,此刻就在忘情居中呢!”

        掌门都被惊动了?

        那,倒是不便用化身前去,免得让掌门不喜。

        李长寿让灵娥稍候,真正的本体从一侧书架角落的盒子中飞了出来;之前的这具【本体】系列纸道人,化作一缕青烟回了地下。

        “这、这个……”

        灵娥看了看蒲团下的小孔,又看了看面前的师兄,委屈巴巴地问了句:

        “师兄你上次手在我脸边摁过去的时候,难道也是……”

        李长寿淡然道:“那自然不是化身。”

        “哦,”灵娥俏脸一红,现在倒是比之前有进步,稍微适应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