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佳废婿在线阅读 - 第20章 隐藏的保险柜被人动过了

第20章 隐藏的保险柜被人动过了

        “说实话,确实有点想...”柳浪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道。

        “你...想你个头,不准想。”张芷馨抬起一只大长腿,对着柳浪身子比划着说道,“以后你再对我有非分之想,当心我废了你,听到了吗?”

        “是...是....老婆,我以后不敢了。”柳浪用手护住了下盘,作势欲躲。

        张芷馨觉得柳浪最近总是对自己嬉皮笑脸,十分有损自己的威严,打算找个时间好好管教一下柳浪,好让他明白严守夫道的必要性。

        但眼下,张芷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确定,因此,暂时顾不上修理柳浪。

        于是,张芷馨强忍着想打柳浪的冲动,扭动门把手下面的保险,开了门,走了出去。

        柳浪跟在张芷馨身后,紧随张芷馨穿过走廊,一起来到她父亲张国强生前使用的书房门口。

        张国强的书房平时是上锁的,钥匙由林萱收着,但此刻,房门显然被人打开过了,眼下正虚掩着,并未关上。

        张芷馨推开父亲书房的门,并不急着进去,而是停下来转身对着如同跟屁虫一般赖在自己身后的柳浪说道:“你在外面等着。”,随后张芷馨独自走进了书房。

        既然张芷馨都已经这么说了,柳浪也不好再违抗她的命令,只得站在书房门口,探着脑袋好奇地往里面偷瞧。

        这是柳浪住进张家三年以来,第一次亲见张国强书房的内部环境布局。

        只见张国强的书房装修得古朴典雅,在清一色的红色实木家具布置下显得低调而又奢华。

        整个房间,除了靠南是一整面墙的落地窗户之外,其他三面,全是由地面延伸到房顶的书架组成,书架和墙面浑然天成,严丝合缝,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线装书和精装书。

        “张芷馨怎么一点不像她父亲,不管老张的藏书是拿来阅读的还是拿来装饰的,好歹看上去有那么一点文化气息,可这个张芷馨呢,唉....”柳浪在心里感叹,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柳浪瞧着张芷馨,只见她进了书房后,直奔书桌后面那面书墙,然后蹲下身,打开了位于书架下半部的一扇柜门。

        “糟了...”张芷馨打开柜门的一瞬间,大声惊呼道。

        “咋啦。”柳浪见张芷馨突然反应这么大,顾不得妻子的警告,径直走了过去,想瞧个究竟。

        “保险柜被人动过了。”张芷馨喃喃地说道。

        “哪有保险柜啊?”柳浪看着张芷馨打开的柜门,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的全是杂志,一脸疑惑地问道。

        “你知道什么?”张芷馨回头瞪了一眼柳浪,“谁让你进来了?”

        柳浪刚刚因为好奇心切,一时竟忘了张芷馨的警告,双腿身不由己地被张芷馨的那声惊叫给吸引了进来。

        柳浪眼见张芷馨不想让自己看见柜子里的东西,只得转身,打算退回到书房门口去。

        “等等,你回来。”柳浪刚转身准备离开,却又被张芷馨喊住了。

        柳浪听到妻子叫自己,听话地又回到了张芷馨身边。

        “你过来把这里面杂志都搬出来。”张芷馨命令道。

        “好嘞。”

        柳浪满心欢喜地接受了张芷馨的调配,走到柜子边蹲下来,将柜子里的杂志一点点取出来码在书房的地毯上。

        张芷馨则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站在柳浪身后指挥着他干活。

        柳浪刚把最上面一层杂志取出来一小部分,就看见,空出来的原本放杂志那部分空间的后面,居然露出了一个不锈钢保险柜的一角。

        “我去,里面还真藏着一个大保险柜啊,这也太隐秘了吧?”柳浪惊叹道。

        “你赶紧的,磨磨蹭蹭的,又想找打了不是?”张芷馨在柳浪身后催促道。

        “老婆,你刚刚都没打开过保险柜,怎么就知道有人来动过?”柳浪不解地问道。

        “你看不见么,每本杂志的书脊上面,都是有发行月份和期数的,爸爸以前做事最看重严谨,所以这个书房里面,所有的物品的摆放都是有规律的,之前这个柜子里的杂志,全部是按照年月期数由远及近码放的,可是我刚刚看见,里面杂志顺序有些被打乱了。”

        张芷馨这么一说,柳浪才发现,确实大部分的杂志都是相邻日期的放在一起,只不过来人并不知道这一点,在整摞整摞的取出杂志后,然后又整摞整摞地码回去,所以才导致杂志顺序在一些地方出现了混乱。

        “你之前说看见小娟从这里走出去,是吗?”张芷馨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对着柳浪问道。

        “对啊,她刚退出书房,我就看见并认出她了,还喊了她一声,她的身材背影,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柳浪一脸得意地说道。

        “你对她的身材挺了解的嘛!”张芷馨冷哼了一声说道。

        见张芷馨这么问,柳浪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他原本的意思,是在强调自己不会认错人。女人的脑回路和关注点,果然不太一样。

        “这样看来,袭击你的人也一定就是小娟了。”柳浪有意避开张芷馨对他的讥讽,想把问题的重点重新引回到事件本身上去。

        “你是不是对所有女人的身材都特别上心?”张芷馨依旧不依不饶地问道,“吴娇娇的身材是不是就特别棒?很让你着迷吧?”

        “首先,我记住一个人的身形特点和这个人的性别并无关系,其次,我和吴娇娇之间,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这件事情我已经发信息向你解释过了,信不信由你。”柳浪义正言辞一脸严肃地说道。

        张芷馨见柳浪对自己的质问回答地不卑不亢,完全不似平时那个毫无主见,遇事只知道随声附和的窝囊老公,一时竟被他的这番说辞弄得有些语塞。

        柳浪见张芷馨在听到自己被激之下一时情急说出的这番话后,表情明显流露出惊异和不适应的样子,忙怂拉了脑袋说道:“我哪敢关注其他女人啊,我自己的老婆生得这么漂亮,难道还不知道满足吗?再说了,我也不敢啊。”

        “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柳浪对于张芷馨一棍子把自己打死的话不置可否,继续双手不停地将书柜里的杂志往外挪,直到整个保险柜完全呈现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