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筑梦维艰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都来家乡捐款了?

第九十八章 都来家乡捐款了?

        张光明和老婆来轧花,秦大雨不受他的加工费用。

        他说:我可不能搞特殊呀!你快收下吧!

        老秦无奈就收了钱。

        他很了解村支书是一辈子大公无私,绝不搞自私自利的人呐。

        他就收了钱。

        张光明夫妇立即把一大粗布单子纸,展开来平铺在地上,然后把百十来斤重的一包棉花,倒在单子上。

        老秦就打开开关,棉花车子的电机发出嗡嗡的声响,轮子开始发出叽哽哽聒噪耳膜的响声。

        张光明拿个大杈,一杈一杈把棉花撩到进口处,老秦把带籽的棉花,用双手拨拉均匀咯。

        随着机器轮子不停的转动,棉花包裹在里面的棉籽,就像是从白云中落下的冰雹。

        出口处就出现了如同天上簇簇白云似的,正源源不断地飘落下来。

        而另一出口处就不断地露出了棉籽。

        无论是油菜、棉花、花生、芝麻这些个新品种样样还抗倒伏、抗虫、抗病等诸多优点,而且出油率高,可以称得上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好品种。

        有张光明这样知名的农技师亲自给两位徒弟授课,并且亲自现场指导两位徒弟,强将手下无弱兵嘛。

        所以现在他的徒弟们,个个也是培育优质高产良种的能手了。

        八六年的一天,张文君收到了梦寐以求的北京广播学院的大学通知书。

        全家人都为她感到高兴。

        张文杰也考上了区里的重点高中。

        饭前张光明教育两个女儿不要骄傲,要再接再厉,争取更上一层楼。

        春风习习惠风和畅。

        失踪多年的秦学起回来啦!

        村民们奔走相告,这让全村人都万分震惊。

        秦学起跟随父母来到了张光明的家里,说是要给家乡人民捐资哩。

        张光明对他多年没和家里联系很是纳闷,就问他:“这些年你一直都去了哪里了?

        你几十年来都杳无音讯?”

        秦学起滔滔不绝地讲起了自己的经历:“那年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出了国。

        我以为这里处处可以挣到黄金,谁知道并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

        我在那里替人家拉人力车,勉强维持生活,挣的钱却是寥寥无几。

        可我要节省出给三个儿子买奶粉的钱呀,我每天睡在桥洞里,每天只吃一顿饭。

        我省吃俭用正想把挣的钱寄回家时,我听说山东郯城的那个家发生了8.5极大地震。

        我听车主的收音机,才知道了这个不幸的消息。

        收音机里说我的家,还有爸妈的工厂,都成了一片废墟了。

        当时我一听这坏消息,就哭晕过去了。

        我一苏醒过来,就赶紧给家里写信,可是过了一个月,也没有人给我回信。

        我以为是家人遭遇地震,而不幸身亡了呢。

        可祸不单行,我又出车祸了,把我的两个胳膊摔折了。

        司机开着车,也不知去向了。

        幸好遇上一位老乡,他之前在贵州住,后来他逃荒要饭,也是轻信别人的话说,到国外就能挣到很多的钱……

        老乡他就掏出拉人力车挣到的钱,把我拉到了医院,给我治疗腿伤。

        他的妹妹每天无微不至地照顾我。

        我的病好了以后,老乡他还借给我钱,让我买了一辆人力三轮车。

        我每天只有努力拉车,才能忘掉心中的痛苦。

        后来通过我的努力一辆一辆的增加车辆,再后来,我又买了一辆汽车开出租,到现在我拥有了汽车出租公司。

        可是值得庆幸的是,我们一家人回到老家逃过了那场劫难呀!”

        张光明好奇地问:“那你在那里,就没成个家吗?”

        “哦,那几个月,我写了很多封信,都没有音讯,我的那个老乡的妹妹不但漂亮,又很善良。

        她含羞默默地说,‘你成了孤身一人了,我就斗胆向你求婚,你乐意接受我吗?’

        她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到的好姑娘啊……

        我们就结婚了。”

        秦学起说到这儿时,就失声痛哭起来。

        “可是她不到一年,又因难产,娘俩都……双双而死了。

        我又一下子陷入了痛苦的泥潭不能自拔。

        老乡他说,自己就这么一个好妹妹。

        我哪里知道,他说的妹妹是他的情妹妹,可是他没有对她表白……

        哎,想想我真是对不起他呀。

        我无意之中夺走了他的爱情。

        我的爱人去世后,老乡他很伤心。

        我更是整日以泪洗面。

        我的第二位妻子,临终时拉着我的手,拜托我,以后就请我照顾她的父母,她还用微弱的声音对我说,她是独生女,自己离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爹娘了……

        我的岳父和岳母痛不欲生地边大哭边说,我们老两口以后可该怎么活呀?

        我们老了依靠谁呢?这后半生可怎么办呢?

        老两口哭得死去活来的。

        我就对二老承诺说:以后你们就是我的父母,我为二老养老送终!”

        张光明又问:“那后来你就没有再娶吗?”

        秦学起回答说:“没有,因为我受到的打击太大了。

        我要专心做生意,就这样和二老相依为命生活着。

        就在那时,赵亚兰领着三个儿子也来到了国外到处寻找我,我是开着车来到车队视察工作时,正好看到她想乘坐我公司的计程车。

        才知道母子四人是来这里找我的。

        当时我们一家人团圆,真是让我喜出望外啊!

        她喜极而泣地对老婆说,“咱带着三个儿子回家,去看望父母吧!

        我也很想念很想念我的父母和家乡父老呀!

        我也特想特想回家乡看看呀!可是不行啊。

        我不能回去呀,我的照顾两位病体缠身的老人呢。我就把自己的坎坷经历跟她说了说。”

        有着宽大心胸,又很善良的赵亚兰,她哭泣着说:‘我们都留下来,和你一起照顾两位老人吧!’

        就这样……”

        张支书推迟不要他的捐款。

        秦学起真诚地说:“您一定得收下,我听父母说,这些年来你带领着穷苦的村民们坚持拼搏,奋斗到现在,已经脱贫致富了。

        真是让我感佩不已呀!”

        这是我对家乡人民的一点心意啊!”

        张光明态度坚决地说:“你如果同意拿着钱来家乡投资,而不是捐资,我就收下。

        否则我绝对不收下这笔巨款。

        秦学起不得不同意,拿着这笔巨款来家乡投资。

        秦学起无奈,只好以入股的方式加入到家乡大发展的洪流中。

        这天,五保户李鸿运夫妇,老两口来到秦学起家,问他知不知道我儿子李夏果在哪儿?

        秦学起问了问李老汉儿子的情况后,他笑哈哈地说,“您老真是问对人啦!

        我还真知道诶!

        而且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他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李鸿运夫妇高兴地赶紧问,你快说说我儿子在哪儿呀?

        秦学起说:“他现在在国外是个大老板呀!”

        李鸿运他听了一点也没高兴,反而气愤地骂道:这个不孝子,生活富裕却忘本了呀!

        他忘了生他养的父母了呀?

        秦学起马上说:“不不不,他一点也没忘生育养育他的父母呀!

        前些年他一次又一次男扮女装的回国,到处打听父母的去向,可谁也不知你们的音信。

        我这次回国,他又恳请我打听你们在哪儿呀!

        我和他合作生意多年了。

        我很了解他,他是个非常厚道实在的好人呐!

        他十分伤感地跟我说,他让我回到国内到他的家乡贵州老家去,仔细地打听打听他父母的下落。

        我为实现大哥的心愿,就到贵州到处去打听,可就是没有一丁点儿消息呀!

        没想到啊?

        没想到您二老竟然会在我的老家呀!

        真是巧极了啊!

        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呀!

        哈……诶?”

        他忽然笑声戛然而止,满脸疑惑地又问:“诶不对不对,会不会是重名重姓啊?”

        他这么一说,大伙开始紧张起来。

        “你们怎么会在我的老家呢?

        他说他的父母很可能会在贵州啊!”

        李鸿运夫妇异口同声地说:“我们老两口在逃荒要饭的途中,儿子走丢了。

        为了找儿子……在半道上生病了……是张光明救了俺呀……哦,我儿子的脸右侧耳朵根这儿有个大瘊子。”李鸿运指着右耳说。

        秦学起兴奋地站了起来一拍手说,“噢噢噢,这就对上号了!

        李夏果老板的右边脸上的那个部位,确实有个大瘊子呀!”

        大家这才高兴又激动。

        李鸿运和老婆喜极而泣地问:“秦学起你有我儿子的电话号码吗?”

        “有有有,我这就给恁二老拨通啊!”

        秦学起兴奋地手都有些颤抖,他边拨号码边说:“李老板要是知道了他的父母,就在我村,他不知该有多高兴啊!”

        电话那头急切地问:“兄弟你回到故乡了?

        你看家乡的变化大不大呀?

        你打听到我爸妈的消息了没有呀?”

        秦学起他先哈哈大笑几声说:我的家乡变化可以说让我都不认识了,村里的人,都在大搞农村建设呀!”

        李鸿运老两口迫不及待地指着电话,又指指自己,这意思是赶紧让他们接电话。

        秦学起会意地点头,对着电话连连说:“大哥我告诉你一件喜事,大喜事儿。

        你先坐到沙发上,听我跟你说件你盼望已久的大好事啊!”

        电话那头激动地声音问:“老弟你快说是不是我二老有消息了?”

        秦学起就把电话,递给了正兴奋地流出眼泪和鼻涕的李鸿运。

        老汉和老婆一起对着电话说:“儿啊,我是你爹呀儿子!”

        “我是你妈呀夏果!呜呜……”

        电话那头听见扑通一声跪地的声音,又一声撕心裂肺地高喊:

        “爹!娘!你二老让我好找啊!

        你们现在哪儿呀?

        我好想好想你们呀!呜呜……”

        几天后,李夏果带着老婆孩子,坐飞机辗转来到了牧野花村,他和父母终于团聚了。

        当李夏果得知多年来,张光明夫妇对待自己的父母,如亲生父母一样的孝敬和爱护时,他带着对张光明夫妇怀着无比感激的神情,给张支书夫妇深深地鞠了一躬。

        他当场拿出一个银行卡,硬是给张广明手里塞。

        他说这里面,有十万美金,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您收下吧!

        张光明说什么也不肯收。

        李洪运他建议说:不如你给捐给村里吧,这里的村民们朴实厚道待我和你妈妈如亲人般呀!”

        儿子就欣然答应了。

        可是张光明仍然是拒绝接受捐款。

        李鸿运他们夫妇看起来有点不悦地说:是不是嫌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