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第6章 此子绝非池中物

第6章 此子绝非池中物

        气度不凡的老者名叫李牧臣,曾是华夏叱诧风云的将军,如今离休后过着田园般隐居生活。

        李牧臣客气的引领叶天走进庄园,令人泡上最顶级的武夷山大红袍。

        “请问小友尊姓大名?”

        “不敢当,叶天。”

        “好名字,果然英雄少年。”

        李牧臣识人无数,眼光极毒,他看品茶的少年,一副风轻云淡飘然世外的淡定自若,暗叹此子绝非池中之物,他日必定搅动天下风云。

        当他从孙女口中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时,心中更加震动,他的孙女内劲小成,勉强算得上武道天才,而眼前少年,动动指头就将孙女手中剑弹飞,简直骇人听闻。

        “老夫眼拙,没想到叶小友如此年轻,竟然已是武道宗师。”

        李牧臣如此有城府之人,也给震动的身体微微颤抖。

        李婉儿和两个虎卫,听到宗师二字,也同时神色一振。

        在他们眼里,宗师就如天上的龙,已经脱离了人的范畴。

        “武道宗师?”

        叶天对地球上的修炼体系一无所知,觉得这个称呼挺新鲜的。

        “宗师如龙,一入宗师,天地任我行,没想到,老夫有生之年,还有幸见到如此年轻的宗师!”

        李牧臣满脸动容。

        一入宗师天地任我行?

        叶天不置可否的一笑,他自重生才修炼一天,刚刚踏入修炼者的大门,在老头的眼里,似乎已经天下无敌了,看来地球武道界真够菜的。

        他打探到,李牧臣体内的气要远比李婉儿的浑厚,但,和他体内的真元相比,就象豆腐和钢铁,完全没有可比性。

        “李老,实不相瞒,我是被这座园子里的修炼环境所吸引,因此和婉儿姑娘闹了一些误会。”

        叶天直接点名来意。

        李牧臣一愣,爽朗大笑道:“原来如此,正所谓不打不相识,既然叶小友看中老夫的破园子,你就把这里当自已的家,随时来都可以。”

        叶天没有矫情,道谢过后,直言道:“李老,你平时修炼,当内劲运转到阳维脉之时,是否有阻滞之感,并象针扎一般?”

        “啊!”

        正笑容满面的李牧臣,听到叶天的话,顿时象是被雷劈到,足足过了三秒钟,他才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语气难掩震动道:“正如叶小友所言!”

        这可是他最大的隐疾,连老伴都不知道,眼前少年一眼就能看出,若不是亲耳听到,打死他也不信。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你修炼的功法有问题,该功法走的是勇猛刚烈的路子,长时间修炼下来,必然过刚易折,会出大问题。”

        叶天实言相告,让他颇为佩服的是,老头修炼到这个程度,按说早已走火入魔挂掉了,能坚持到现在还能硬撑,心性之坚实属罕见。

        “这……叶小友慧眼如炬,不知叶小友可有解决之道?”

        李牧臣肃然起身,内心之震动无以复加。

        听到这里,李婉儿和两个虎卫也给震得瞠目结舌,直把叶天看作了怪物。

        “你把修炼的功法演示一遍,我帮你完善一下。”

        叶天平静道。

        “好!”

        李牧臣当即大步走到庭园,深呼一口气,将李家祖传武技《裂碑手》演示了一遍。

        果然,正如叶天所说,该功法大开大合、刚烈威猛。

        “好!”

        整套功法一气呵成,声势惊人,李婉儿和两个虎卫情不自禁的叫好出声。

        叶天却是看得直摇头,他大脑里的功法随便抛出一部最低级别的,也甩《裂碑手》十八条大街。

        他现在看李牧臣演示裂碑手,就象是一个数学家看小学生做十以内的加减法,一眼就能看得明明白白。

        李牧臣演示完毕,叶天已找出二十八处错漏和需要改进的地方。

        “拿纸笔来。”

        叶天也不多言,取来纸笔,刷刷刷写满一张纸,递给李牧臣。

        李特臣接在手里,双手颤抖个不停。

        李婉儿震撼过后,有些狐疑地问叶天:“喂,我爷爷演示的裂碑手是我们李家祖传功法,少说也有数百年的历史,中间那么多人修炼都没有发现问题,你看一眼就能挑出这么多毛病?”

        她虽然已经承认叶天够妖孽,可是,她还是本能不信,李家当传家宝一样传下来的绝学,能有这么不堪?如果真有这么多错漏不足,那岂不是说李家这么多代人,都白练了?

        叶天懒得解释。

        “小婉,不得对叶大师无礼!”

        李牧臣却是挥手制止了孙女,连大师都喊出来了,他盯着手中的纸张,越看越是震撼,面色越发凝重,虽然有些地方他一时看不明白,但他直觉,叶天改的对!

        渐渐的,他对照着叶天所写演练起来,时而皱眉,时而豁然开朗,时而击掌赞叹。

        “李老,你慢慢看,我还有事先走了。”

        叶天看时间不早,告辞离去。

        “好的叶大师,矫情的话老夫不多说了。”李牧臣停下修炼,他很清楚,少年帮忙完善李家祖传绝学裂碑手,恩重如山,说谢字实在是太浅薄了。他先是对一旁虎卫道:“小虎,你去送叶大师。”

        然后又转向叶天道:“叶大师,后院幽静,无人打扰,欢迎你随时过来。”

        叶天笑了笑,道:“李老,大师听着别扭,您还是换个称呼比较好。”

        李牧臣哈哈笑道:“好,那老夫卖个老,还喊你叶小友。”

        ……

        半个小时后,叶天乘李虎的军用吉普回到家,一路上,李虎都在滔滔不绝的表达着对叶天的景仰之情,就象一个小粉丝面对超级偶像。

        “叶大师,在江州这块地儿,我李虎还是有些人脉的,您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尽管吩咐。”

        李虎拍着心口豪气道,然后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嘿嘿,叶大师这样的世外高人,我也只能帮您处理一些小麻烦。”

        “好。”

        叶天笑着点了下头。

        走进别墅,林雪欣喜地迎上来,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姐夫,你回来了,你弄的化妆品太厉害了,姐姐用了,效果好的不得了,更夸张的是,姐姐说连疲劳都一扫而空,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

        “是吗。”

        叶天淡淡的应了声,化妆品的效果当然好了,那是他特意为林霜炼制的,不但有美颜功效,还有祛除疲劳养气安神的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