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第8章 啪啪打脸

第8章 啪啪打脸

        “谁再敢说一个废物,我打烂谁的嘴!”

        叶天冰冷出声,整个现场死一般沉寂。

        黄秋英一愣之后,象是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她对叶天从来都是呼来喝去,而叶天这个废物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而今,居然敢哪此放肆,让她如何能忍。

        然而,还没等她发飙,林雪连忙伸手捂了她的嘴,并急声道:“妈,姐夫会真把你嘴打烂的!”想想江州第一公子哥宋西辰的下场,她可不觉得叶天只是口头威胁,

        黄秋英虽然尖酸刻薄,但并不傻,看小女儿对叶天的态度大变,她觉得其中必有缘由,于是恨恨的住了口。

        不过,林霜的堂哥林震,每次见面,总要嘲讽叶天几句,这次叶天当众发威,更是让他心里不爽。

        “叶天,你手里拿着的,不会是给爷爷寿礼吧?”

        林震满脸戏谑而又不屑地盯向叶天,对方就拿两根墨锭做寿礼,简直是穷疯了。

        “我们送爷爷什么寿礼,关你什么事?”

        林雪抢过话,怼了回去。

        “是不关我的事,不过,爷爷六十六大寿,你们一大家子就送两块小墨锭,是来混饭吃的吧。”

        林震满是嘲讽的话,使得本能就憋了一口气的众人哄堂大笑。

        林老爷子是一个书画大家,退休之后,唯一的爱好就是写写画画,所以,林霜精心准备了两块价值格高达十万的珍藏版徽墨,没想到还是被嘲讽。

        “哼,送礼要有价值,我们送的墨,爷爷一定会喜欢。”

        林雪反驳道。

        “呵,爷爷每年收到的文房四宝,一百年都写不完,你们再送又有什么意义?看你哥我的礼物,实不实用?”

        林震扬了扬手中的精美的礼盒,朗声道:“正宗百年野三参,是我花了六百六十万,特意买给爷爷补身子的。”

        “啊,价值六百六十万的野山参!小震可真是用恥,真孝顺的孩子。”

        人群响起一阵惊呼和赞美之声。

        林震正洋洋自得,突然响起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

        “呵,年份不足三年价值不超过三一的人工种植的家参,冒充百年老参,这就是你的孝心?你当别人都是瞎子?”

        冷冷出声的正是叶天,他昨天刚去过药材批发市场转了一圈,对各种药材都有个大概的了解,一眼就能看出这株参的年份和大概价值。

        “哼,你胡说八道,血口喷人!”

        林震内心一颤,厉声吼道。这株参还真如叶天所说,根本不是什么价值几百万的百年老参,他只是觉得,即便当众说出口,也没有人会分辨真假并当众说出来。

        “有理不在声高,你叫这么大声干什么?心虚了?”

        叶天冷声说话间,伸手将山参抓在手里,淡淡地讲解道:“真正野山参看它的五形六体,芦碗紧密相互生,圆腹圆芦枣核艼,紧皮细纹疙瘩体,须似皮条长又清,珍珠点点缀须下。再看这株做过假的,虽然它的外形和野山参颇为相似,足以蒙蔽不懂参的傻逼,但真正懂参的,一眼就能看出,这株参的五形六体一项也不符合。”

        卧槽,真的假的?

        众人听叶参侃侃而谈,说的头头是道,本能的就信了。

        其实,现场中人也有了解人参的,仔细分辨一下,也看出这株参是假的。

        “哇塞,姐夫知识好丰富,好威风啊。”

        林雪美眸散发小星星看着叶天。

        林霜也给惊讶的不轻,看着那淡然自若飘逸出尘的身影,她越发觉得这家伙象是变了一个人。

        “你,你血口喷人!”

        林震面红耳赤的嚷道,却是越发的心虚。

        “血口喷人?你把买这株参的发票拿来,哦,象你这样爱出疯头的傻逼,如果有发票的话,你早拿出来了,现在你一定会找理由说发票弄丢了,要不要找一个懂参的鉴定一下?”

        叶天淡淡地问道。

        “你……”

        林震快要吐血了,他哪有什么购参的发票,又怎敢让人鉴定,脸色一阵青红交替,恨不得将叶天撕吃了。

        围观者全都面色古怪,他们本来想看叶天的笑话,没想到,叶天三言两语,就把林震的脸打得啪啪响。

        “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这时,大堂内响起一道威严的声音,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出现在大堂门口,正是今天的老寿星林文儒。

        林文儒威严的目光一扫全场,道:“老头子我一大把年纪,还会在乎你们送什么礼物?只要你们人到场,我就高兴。”

        说着,他转向林家姐妹和叶天,目光变得温和,在看向叶天时,甚至多了一丝赞赏,招了招手道:“小霜小雪叶天,还有你们,都进来。”

        林文儒说着,回到后花园,这里聚集了十几个老家伙,都是书画界的泰头,有的正在挥毫泼墨,有的正在对着几副字画品头论足。

        来宾们,特别是一些年轻人,对书画不怎么感兴趣,但为了照顾老爷子的心情,也全都装作一副恭敬请教的样子。

        “叶天,听小霜说你字写的不错,写几个看看,就当是送老头子的生日礼物了。”

        众人没想到的是,林文儒第一句话就让叶天写字。

        林霜有些歉意的看了叶天一眼,她有次和老爷子聊天时,当老爷子问起叶天有什么长处时,她左想右想,实在想不出叶天有什么长处,偶然想到叶天经常在家写毛笔字,于是就顺口提了一下。

        她知道,叶天的字只能算得上好看而已,没想到老爷子会让叶天当着这么多名家的面写字,她担心叶天出丑。

        是的,前世的叶天老实木讷,没有什么爱好,平时林霜去公司林雪上学,他一个人在家忙完家务活之后,就喜欢闷头写字。

        “呵呵,叶天这个废物,能写出什么好字?”

        “就是,当着这么多书画大家的面,老爷子一定是想让他出丑。”

        众人顿时来了兴致,无不期待着看叶天的笑话。

        叶天丝毫不理会众人的反应,他看在林学儒对林家姐妹还不错的面子上,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一张书桌前,抓起笔架上的一支正宗太仓狼毫笔,在墨池中一点,笔锋在宣纸上一闪而过。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叶天已写完并将狼毫笔放回到了笔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