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上神种田之后在线阅读 - 0070 白.上神.孩子王.束

0070 白.上神.孩子王.束

        刘家院子是间两进的院子,又宽又大,砖木结构,围墙上爬满了绿植和一种夜晚会发光的花,看起来非常养眼。

        一群人穿过前院进了二门,便见两个精神奕奕的老人家坐在正厅里,白青山正拿着一碗茶在给二老奉茶。

        屋里除了刘氏母亲汪氏,清一色的大老爷们。

        瞧见女人和孩子们走了进来,立马散开,将路让出来。

        刘氏领着三个孩子拜见姥姥姥爷,又让孩子们挨个同长辈见礼,听听长辈的训诫,这才放白束等人自由。

        爷们在正厅里聊着天,女人们则在正厅后的小厅里说说体己话。

        至于孩子......

        白束站在走廊下,看着院子里这一个“足球队”,听着耳边令人头炸的吵闹声,嘴角没忍住狠狠抽了一下。

        大舅家两个男孩一个女孩,老大比白堂大,但已经入了宗门,不在家中。

        老二没有灵根,是个体修,与白束年岁差不多。

        老三入了宗门,不在家中。

        二舅家孩子就更多了,一共五个孩子,老大是长孙,是一个错过宗门大选的孩子,已经成亲,算是爷们了,所以在正厅里没出来和一群“小朋友”瞎闹。

        老二是长姐,十八岁,没有灵根,是个体修,家里已经在为她准备婚事,今年秋天便要嫁了。

        也算是大人,不跟孩子玩,在小厅里和女人们说话呢。

        再来便是老三,老四两个女孩,比白束小,鬼精灵的性子,妞妞一看到这两个表姐连她亲姐都不要了。

        再有便是大姨妈家的三个孩子,和二姨妈家满两岁的大胖小子全哥。

        这么多孩子,光是名字都记得人头大。

        所幸舅舅家的孩子名字起得顺口,金银铜铁,锅碗瓢盆,她只要按照这个去记就好。

        白堂和大姨妈家的老大,两个年纪相仿的少年看到这么多孩子,早就带着刘小银不知道溜哪儿去了。

        只把白束留在这里看着妞妞,免得这群孩子打起来,没有人维护秩序。

        对此,白束只想说:一刀一个小盆友,烦恼全没有!

        当然,想想只是想想,小孩子这么可爱,她怎么舍得下手呢?

        “二姐!你过来,你快过来!”

        白束正想在走廊底下躲个清静,哪知亲妹偏偏不放过她,与刘小瓢刘小盆一起站在大门口,嚷嚷着让她过去。

        “二姐,你来嘛~,表姐带我们去买好吃的。”妞妞努力喊道。

        这妹妹还算可以,有好事不忘叫上亲姐,那便降贵纡尊去一趟吧。

        白束掸掸衣裳,动身朝门外走来。

        几个小家伙见了,立马姐姐姐姐的围上来,高兴得不得了。

        小孩子就是这样,小的爱跟着大的,但大的却又嫌弃小的,白堂几个早跑了,不然应该也不会选她。

        “去哪儿啊?”白束懒懒问道。

        刘小瓢立马接道:“束儿姐姐,我们去村口买糖葫芦。”

        说着,还把自己的红包掏了出来,一个发一颗灵石,就连白束也有份。

        可以啊这个刘小瓢,红包大户啊!

        白束抛了抛手里的灵石,冲身后这群小包子抬了抬下巴,“那还等什么?走吧!”

        “嗯嗯!”

        一群小包子激动点头,大的牵着小的,糖葫芦串似的跟着白束来到村口卖糖葫芦的人家。

        刘小瓢姐妹已经是这里的熟客,老板一见到她们俩,立马把新做的一盘糖葫芦摆了出来。

        “一颗灵石一根,钱放下,糖拿走咧!”老板笑眯眯的吆喝道。

        最小的全哥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话还说不明,小胖手指着盘子不停“糖糖糖”的喊。

        妞妞果断把他手里的灵石抠出来递给老板,拿一串糖葫芦给他。

        “哇!”小家伙发出满足的惊叹,小手抓着糖葫芦,迫不及待张开大口“嗷呜”便是一口。

        牙齿都没长齐,自然咬不下来,反倒弄了一身口水。

        白束嫌弃的皱了皱眉头,正纠结着要不要管管时,天使宝宝刘小盆立马熟练的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把表弟身上的污渍擦干净。

        显然平常没少帮弟弟金豆擦口水。

        一群孩子买了糖葫芦,便围坐在路边的石头上,开心的吃着。

        被他们的欢喜影响,白束也没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口红彤彤的糖皮。

        嗯,味道还不错,甜滋滋,又不腻,上神也可以吃的。

        凉风吹来,坐成一排的孩子们成了村口一道奇葩的风景。

        突然,村口田里传来打斗的动静,排排坐的小盆友们齐刷刷扭头看去,就看到了自家的哥哥正在田地里,似乎是在打架?

        “啊!是大哥!”妞妞腾的站了起来,指着田里,惊呼道:“二姐,是大哥!”

        说着,瞧见白堂被一个火球烧了衣角,慌忙丢下手里的糖葫芦棍子便往前冲去。

        白束眉头微皱,看见大姨妈家的表哥已经发现了奔去的妞妞,立马转身对身旁这群蠢蠢欲动的小屁孩们叮嘱道:

        “呆在这里,我不回来不许乱跑,听见了吗?”

        不知为什么,刘小瓢姐妹俩就是觉得此刻的束儿表姐比爹娘发火还吓人,赶忙点点头,根本不敢忤逆。

        安排好这群孩子,白束这才动身往田里走去。

        妞妞早已经被姨妈家的表哥陌轩铭和大舅家的刘小银拦在身前,而正在田里与另外一伙儿少年打斗的白堂已经将长枪取出,以一挑二,战得正酣。

        “怎么回事?”白束疑惑问道。

        陌轩铭见她来了,立马把妞妞往她怀里一塞,有些无奈的说:“刚刚我们在山脚比划拳脚,叫这伙人看到了,便要同你哥比试。”

        “你哥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非要人家一起上,那两人觉得你哥看不起人,便这样了。”

        说完,摊摊手,表示自己也很无奈,“我们想拦来着,但现在看来,那两个可能真不是你哥对手。”

        听见这话,白束顿觉无语。

        少年热血,果然容易冲动。

        不过白堂修习枪法已经有些时日,却一直没找到机会实战,这下子好不容易找到两个对手,恐怕轻易不愿停手。

        想到这,白束便没再问,扫了眼对面那几个少年,低声道:

        “既然出不了人命,那我们就回去了。”

        说完,牵着一脸懵逼的妞妞转身便走。

        陌轩铭、刘小银:“......”

        这是亲妹,没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