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上神种田之后在线阅读 - 0209 上界大能

0209 上界大能

        此次丹药大战,他卢家损失巨大,而那死老头子却抱着那么多灵石死活不愿吐出来,他便将他诓了过去,让他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一点教训。

        这老头闭关多年,冬日兽潮结束后才出关,外面发生了什么自然都不晓得,再加上他刻意隐瞒,自信满满的他根本就不会想到,他此行过去,是去送命。

        反正这人也不是他族中老祖,死了又何妨?

        动摇的又不是他们卢家根基。

        狗皇帝,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果然这人不能闭关太久,不然脑子就会变得不好使。

        “芸儿,这只是开始,你看着吧,爹爹会帮你报仇的......”

        很快,上界便会有人下来帮忙处理掉这个得意的丫头!

        咱们且让她再多活两日,你可千万不要着急。

        卢家主自顾在心里不停嘀咕着,眼神越发幽暗,似是早已经穿越时间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场景,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可在百家村这边,所有人却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打起赌来。

        牛大爷把磨面的磨盘从家中扛到村口来,“梆”的放下,用烧黑的木炭画了一条中间线,左边写个平,右边写个赢,两块灵石拍上去,喝道:

        “来来来,买定离手!接下来咱们村的白丫头是不是赢,就要看你们够不够热情了!”

        “我先押了,我押赢,对白丫头,我有一百个信心!”牛大爷大声喊道,一脸的与有荣焉。

        其他人见此,纷纷效仿,整个村口热闹得很,就差请个锣鼓队过来敲打一番。

        宫孙策与白束一同站在那化神修士的坟墓尖嘴崖上,负手看着下方村民的举动,皱眉低叹道:

        “你们这个村里的人真是越来越古怪了,思维都不可以常理推测,眼下这种情况,不但不担心你是否应付得了,还摆了这么个玩意在那堵输赢,脑子都坏掉了吗?”

        话落,立马收到白束一枚冷眼,“哪里古怪?这是对我的信任。”

        “盲目信任吗?”宫孙策担忧问道:“可需要我请示家主,将上界老祖宗请下来保护你?”

        “原来你们和上界都有联系啊。”她还真没想到呢。

        白束戏谑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好玩了。”

        宫孙策无语,她这兴奋的模样,是不是搞错了关注点?

        难道不是应该因为他们家族对她的重视而感到惊讶吗?

        那可是上界老祖宗,就算是家主出事也未必敢请他们下界来,除非是灭族这种大事,否则平时谁都不敢打扰老祖宗们清修。

        不过若是为了保护他身旁这个少年天才,那倒是可以试一试。

        毕竟现在白宫已经不分家,她白家的事儿就是他们宫家的事儿,帮帮自家的人怎么啦!

        “白姑娘。”宫孙策突然正色,白束疑惑望来,“何事?”

        “咳咳!”他突然又有点不太自在,低咳两声,往前走了两步先离远些,这才看着她,认真的问:

        “你觉得我们家宫羽尘那小子怎么样?”

        “还行啊。”白束答。

        宫孙策暗喜,赶忙收敛溢出来的喜色,继续认真问:“那你要不要考虑考虑,做我们宫家的媳妇儿?”

        “我可以拿我的人格担保,你若是进来,我大嫂现在的位置就是你的位置!”

        哟呵,这话说得够狠!

        可惜,她不感兴趣。

        “你把你家宫羽尘送给我当男宠我还可以考虑一下。”白束说的很认真,宫孙策当即便是一愣。

        到没有生气,只是觉得三观受到了冲击,仅此而已。

        见此,白束耸耸肩,只是笑笑不说话。

        二人就此沉默下来。

        忽然,白云褪去,乌云滚滚袭来,电闪雷鸣,浩大声势伴随着一道威严厉喝从空中传了下来,成功引起了白束的注意力。

        “黄毛小儿,便是你残忍伤了我家子孙?”

        苍劲的男声如雷般滚滚落下,百家村瞬间陷入一片死寂之中,所有人仿佛都被摒除在外,只能看着山崖上发生的一切,根本无法参与进去。

        一把利剑穿刺云霄,倒飞下来,直插山崖。

        剑过之处,空间仿佛都要被撕裂开来,还未至近前,宫孙策身上的衣袍便已尽数爆裂开来。

        幸好白束及时在他身上布了一道结界,这才免于裸奔。

        “雕虫小技!”白束勾唇嗤笑,抬手取出紫魄枪,随意瞄了一下位置,便将其掷了出去。

        长枪一出,云雾皆散,紫龙飞出,一声怒吼,天地为之色变。

        利剑一顿,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抓住,它剧烈颤动,发出一声一声哀鸣,似是遇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儿,身上光华迅速褪去,豁然从空中笔直的落了下来。

        不过就在剑要砸到崖山即将破碎的前一秒,它黯淡下去的身体再次迸发出耀眼的光芒,冲天而起,直击白束面门而来。

        利剑冲来,剑阵突然变幻,一分二、二分三......漫天剑雨刺来,只看得人头皮发麻。

        眼看剑尖便要刺入较能的躯体,紫龙张口一吸,雷电聚力,“嘭”的一声在云中爆裂开来,在混乱的灵气冲击波下,整齐剑阵直接一歪,当即就乱了。

        白束振臂一挥,漫天剑羽轻飘飘落下,汇聚在她脚下,化成一柄灰扑扑的青剑。

        她一脚踩了上去,重重一捻,剑碎!

        “唔唔......”

        云上之人慌忙捂住嘴,这才堵住即将喷涌而出的心头血。

        暗红色的血从指缝中流出,身形一晃,单膝跪地,以手撑着,才勉强稳住摇晃的身形。

        “好、好......好强!”他咬牙低叹,眼中全是讶异。

        怒吼的紫龙褪去,一柄长枪停在他身前,锋利的枪头闪烁着寒光,仅是它身上的龙威,就让他无法抵挡。

        本命法宝被毁,对修士来说无异于去了半条命。

        他现在再无反抗之力。

        但坐以待毙他自是不愿,修炼到如今这般地步,若是就这般殒命,岂不是太亏?

        传送符箓取出,二话不说,直接跑路!

        紫魄枪一楞,而后便是浓浓的失落,意犹未尽。

        可惜主人在召唤,它只能乖乖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