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上神种田之后在线阅读 - 0217 变强没意义

0217 变强没意义

        两者之间?你指什么?”句芷疑惑追问。

        他有一种预感,她好像又要走在他前头了。

        对于他们这样级别的修士来说,达到他们现在这样的境界似乎已经是到了顶点。

        唯一能够增加一点实力的东西,只有效果微乎其微的所谓信仰之力。

        但这东西的威力也就那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东西罢了。

        也是没奈何的办法,不然神殿内那些上神应该不会无聊到这样的地步。

        不知为何,句芷忽然有些理解神殿内那群上神们的想法,甚至有点同情他们。

        不过想一想自己魔界那群长老“奢靡”的生活,魔族似乎比神族也好不到哪里去。

        说到底,他们其实都是一样的。

        白束没有回答句芷的问题,这是她的秘密,她绝对不会随便告诉第二个人。

        她只是摇摇头,模棱两可的叹道:“我们都遇到了瓶颈,不管是神族还是魔族,到了你我这般境界,再往上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成为第一名,这种感觉还真不怎么好。

        “不是天道吗?”句芷挑眉戏谑问道。

        这是最普遍的一个说法。

        白束挥手变出一套茶具摆在溪边,抬手冲句芷做了个请的手势,“一起喝杯茶吗?”

        句芷挑眉,心知恐怕有诈,但还是没抵得住心里的好奇,飞身掠过小溪,坐在了白束对面。

        “碧莲,泡茶。”白束吩咐。

        碧莲颔,立即上前取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极品灵茶,跪坐在二人中间,开始煮茶。

        山水仿佛已经与二人融为一体,往来路过的村民根本就察觉不到身旁正有两个大佬在喝茶。

        有人甚至从二人身体里直接穿过,也没有任何感觉。

        白束和句芷所在的是另外一个空间,外人无法打扰。

        茶很快沏好,碧莲给二人一人倒了一杯。

        此情此景,她忽然想起自家上神下界前那一日,魔君在茶水里下毒的事儿。

        对了,她家大人会不会也在茶里下毒呢?

        看句芷那红光满面的模样,显然是没有的。

        碧莲有点失落,句芷看在眼里,暗自恨得牙痒,却又因为丫鬟的美丽容貌,硬生生把怒意憋了回去。

        “好茶。”他赞道,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

        白束扯嘴微笑,开始给某魔灌鸡汤。

        什么变强没意义,打架没意思,享受当下才是真之类的。

        起先句芷一点都没有受其蛊惑,但很快,他就被带歪了,不禁开始思考自己修炼这么多年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只是单纯的变强吗?

        是又好像不是。

        他开始沉思,直到白束取出日记本,一边装模作样询问深渊地点,一边企图要回自己的神体时,他这才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这茶喝起来特么的烫嘴。

        “白束,想要回神体?你做梦去吧,不多折磨你几万年,怎消本座心头之恨?!”

        句芷拍桌而起,大笑着猖狂离去。

        “哎!再喝一杯啊,走这么急做什么?”白束假意挽留,见人不回头,面上笑容瞬间便消失了。

        拍拍自己笑僵的脸,白束端起身前茶水一口饮尽,起身离去,背影惆怅。

        这个句芷下界一段时间,居然学精明了,怪哉怪哉......

        村里的事情暂告一个段落,想念家人得紧,没待几日,白束便回了天泽城。

        刚进家门,屁股都没坐热,早已经等不及的柴玉锦等人立马追了过来,问她到底什么时候才有空见他们。

        “今晚,就今晚,樊楼见。”白束笑道。

        如此直爽的回答,反倒令柴玉锦不适应。

        他进门前可是准备了好多说辞的,这什么都没用上对方就同意了,他有点不习惯。

        “白姑娘,回村一趟,您人也朴实了许多啊。”临走前,柴玉锦如此感叹道。

        白束回以假笑,“呵呵呵~”

        约好地点,傍晚十分,白束便带着两个丫头,还有一个秘密大箱子,受邀来到樊楼。

        这一次,人少了许多。

        比如卢家,又比如6老板,他们都没来。

        屋内只有柴玉锦、胡挽周、6邪,以及天泽城主风息衍。

        仔细一看,好嘛,全是官家的人,看来她不再天泽这几月,柴玉锦已经把其他几家都搞定了。

        大家对她手里的灵气瓶子很感兴趣,为了一睹真容,实诚如风息衍,也忍不住拿出侄儿打起感情牌。

        白束也不拖沓,直言道:“数量有限,若是用于城防,可以,管够,但若是有其他打算,我在一日,这种事就不能生。”

        她语气听起来很温和,但说的话却带着不容人忤逆的霸道。

        屋内几人对视一眼,除了柴玉锦有些犹豫之外,余下风息衍等人都表示自己遵守规矩,绝不用这东西挑起战争。

        修士忌讳因果,无端挑起事端,渡劫容易与到心魔,他们猜白束恐怕是不喜欢这个东西,所以都表示理解。

        只是柴玉锦的心思就要复杂许多,但眼下也只能暂时先答应下来。

        待他日后研究出其中秘密,那便不用再受到她的牵制。

        这般一想,大家达成协议,当场签订合约。

        这比生意属于白束自己一个人,也就是说,这是她自己单干的第一个生意,这种成就感,让白束高兴了好些时候。

        以至于当白静忽然提出要和牛小俊一起出去历练时,本想把妹妹圈在身旁几年的她居然脑子一热,就答应了。

        等人离家,热的脑子冷静下来,这才暗自后悔。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她虽是神,也做不到让时间倒流的本事,只能说服自己,孩子长大了,翅膀硬了,是时候自己去飞了。

        反正她和句芷已经达成不文成的规定,个人恩怨不伤及无辜,小妹性命无忧,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大人,万一在路上,牛小俊那小子要是对咱们家二小姐......”

        “闭嘴!”

        碧池话未说完,就让白束打断了。

        她冷冷斜了她一眼,“说点好听的话。”

        “好咧!”碧池很上道,立马改了话题,笑道:“风少爷刚传来口信,说卢州月出门历练去了。”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