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上神种田之后在线阅读 - 0218 颜控小胖墩

0218 颜控小胖墩

        “她去历练与我何干?换一个。”白束无情低喝,对徒弟这总喜欢盯着人小姑娘的癖好不感兴趣。

        碧池微怔,莫名有些同情躺枪的风萧瑟。

        她可没忘记,是她家大人专门吩咐风少爷去盯着卢家小姐的。

        “咳咳!”低咳两声,碧池重新想了想,这才又道:“大人,陆老板又给您送了一位美男,与之前那七仙男完全不同,好像还是从异域来的,您有兴趣去看看吗?”

        “没有。”白束拒绝得很直接。

        她又不是真的好男色,她只是好美色,并不限于美男。

        “让他们下次别给我送这些乱七八糟的了,这么多人,养着也费粮食。”白束嫌弃道。

        碧池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

        主仆俩正说着,碧莲走了进来,弯腰凑到白束耳边,轻声说:“主子,前院来客人了,老爷夫人叫您过去呢。”

        “是谁啊?”白束疑惑问道。

        碧莲想了想自己刚刚探到的信息,不太确定的说:“是从清源镇来的一位妇人,叫夫人姑姑,应该是大人您舅家的女儿。”

        女儿、舅家,还是妇人,那除了嫁人的刘小铁外就没别人了。

        “她怎么来天泽了?”白束疑惑低喃。

        碧莲摇头,“我也不知,只是听说是有什么喜事,过来送礼的。”

        白束点点头,加快脚步,很快便来到前院。

        自从她搬走后,铺子后面的院子就空了许多,加上有时候家里来亲戚白青山夫妻俩招呼不过来,便买了两个丫鬟搁在院里。

        白束一进门,一个模样清秀的小丫鬟立马笑着迎了上来,先见好,而后领着主仆俩往正厅走去。

        一边走一边说:“二小姐,来的是舅舅家的表小姐,带着孩子来呢,长得虎头虎脑的,可爱极了,夫人抱着都不愿撒手,很是欢喜,给了好多赏呢。”

        然而,她话说完,身旁却没有人附和。

        许久,这才等得一句肯定的询问。

        “你以前在大户人家当差?”白束问。

        小丫鬟一楞,而后连忙夸小姐好眼力,彩虹屁拍得很熟练。

        碧莲看出了大人不喜她这种语言风格,但没想到,她家大人不但没有提醒这丫鬟,反倒让她以后跟在刘氏面前多教她一些这些大家族里的规矩。

        “我们一家从乡下来,不懂这城里的规矩,以后这宴会什么的少不了,你多跟我娘讲讲这些东西,让她多学习学习。”

        这话说得,小丫鬟连道不敢当。

        正厅已到,白束摆摆手制止了小丫鬟的推拒,笑着走了进去。

        刚进屋,就听见孩童“咯咯咯”的欢笑声,抬眼看去,刘氏正坐在椅子上,膝盖上抱着个三岁的小男娃,长得白白胖胖,就像是年画里的福娃,被刘氏手里灵活伸展的藤蔓逗得直笑。

        有一年轻女子做妇人打扮,正站在刘氏身旁,憨笑着看这两人玩闹,时不时伸手在孩童身后护一下,生怕他太高兴,笑倒到地上去。

        三人玩得不亦乐乎,白束都快走到身旁,她们这才注意到她。

        “束儿表妹!”年轻妇人当先惊呼出声,“好久不见,你漂亮得我都不敢认了!”

        这好听的话谁不爱听?

        白束好笑道:“表姐你也变了好多,几年不见,你都是做母亲的人了。”

        在同辈面前提起这个,刘小铁怪不好意思的,红着脸连连摆手让白束别取笑自己。

        “姨姨~”

        奶声奶气的呼唤,成功吸引白束的注意,她闻声看去,就见刘氏膝盖上的小家伙正扭头看着她,两只肉呼呼的小手不停往她这边伸。

        刘小铁见此,哈哈笑道:“这臭小子就喜欢漂亮姑娘,定是见你太好看了才要你抱。”

        “是吗?”没想到这小子也是个颜控啊。

        同道中人!

        白束伸手将这小胖墩接过来,他立马乐得“咯咯”笑,张开手臂抱住她的脖颈,小嘴一撅,“吧唧”就香了她脸蛋一大口。

        湿哒哒的口水流出来,白束还没怎样,刘氏先笑倒了。

        “哈哈哈,这小子真是有趣得很,一点都不认生。”刘氏指着僵掉的白束,一拍大腿,乐道:“瞧她姨那一脸的呆愣,太可乐了!”

        “嘻嘻嘻~,姨姨香香!”小人拍手叫好,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白束又无奈又好笑,单手抱着这小家伙,空着的手一把抓住他的后脑勺,嘟着嘴狠狠还了他一大口。

        得,这小子不但不怕,反倒乐得直笑,那厚厚的双下巴,看起来就像是个弥勒佛。

        白束一边抬手擦掉脸上的口水,一边好笑问道:“表姐,这小子叫什么名儿?”

        刘小铁看着孩子,眼里全是慈爱,她答道:“大名郑博文,小名叫乐乐,生来就爱笑,我只见他哭过两次。”

        “刚从肚子里出来那会儿,怎么着也不哭,把稳婆吓得够呛,重重打了他屁股一巴掌,这才哭出来。”

        “之后就是有一次皮得滚下床,磕到脑袋,疼得很了,哼唧了两声。”

        这做了娘就是不一样,说起儿子的事儿来,刘小铁简直能说上三天三夜。

        白束赶忙喊停,笑问道:“表姐怎么突然想起来天泽看我们了?”

        “来吃喜酒,明日我公公妹妹家的儿子大婚,我婆婆和我一起过来。”刘小铁解释道。

        白束看向刘氏,刘氏知道她想问什么,特意压低了声音说:“郑夫人已经先过去了,小铁这不是惦记着我这个姑妈嘛,特意带着孩子过来咱们这住一宿,明日我再叫人送她过去。”

        这可就有点奇怪,白束看了刘小铁一眼,见她不想提,便没问。

        不过她不用猜就知道,定然是婆媳两个路上有口角,刘小铁不乐意同她婆婆一块儿过去。

        这个丫头,生了孩子以后一点都不憨了。

        也可能是这几年舅舅家发展超过了郑家,她在婆家越来越有底气的缘故。

        “那好啊,可以去我院里住,我那边宽敞,这小胖墩可以撒欢了跑。”白束掂着手里这小家伙,热情邀请道。

        见她这么喜欢孩子,刘氏与刘小铁迅速对视了一眼,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