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上神种田之后在线阅读 - 0288 极北之地

0288 极北之地

        肩膀上的皮外伤还罢,她这脑袋似乎伤得不轻,车子一晃,她脑子也跟着嗡嗡一震。

        还有,她要把这里的情况弄清楚,至少得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才好进行下一步。

        “束束你没事吧?”白松担忧问道。

        他也冷得脸都紫了,本就只穿一件衣裳,这北地太阳有,就是特么的一点都不暖和!

        白束点头,“我有事。”

        “好好好,前面应该有座神庙,我们先停一停。”白松一边说着一边扭头看白束,见她眼神逐渐呆滞,越发揪心,生怕她又傻了,顾不上寒风,以最快的速度朝神庙赶去。

        得亏他不知道现在北城已破,要是知道了,定然不敢在此多停留半分钟。

        这前后脚没间隔多久,但云家的队伍早已经不见踪影。

        而白松口中的神庙,其实就是个石头房子,很小,但好歹有墙挡风。

        二人下车进庙,离了风,顿时暖和不少。

        庙里有尊石像,辨不出男女,石像下方有一石台,石台上有几根燃尽的香烛,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好在石台旁边有不少干草,白松赶忙整理好,扶着白束躺了下去。

        “呼~”平躺就是舒服,白束长长叹了一口浊气,烦躁的心情逐渐平稳。

        神庙后是片灌木丛,翻过灌木丛那片小山坡,还有个小水洼可以取水。

        白松叮嘱白束:“束束你先在这休息一会儿,哥哥去捡点干柴来给你暖暖,乖啊,不要乱跑,听见吗?”

        完全是哄孩子的语气,白束不耐摆摆手,示意他快去。

        神庙里有用来插香的罐子,此刻白松也顾不了这么多了,跪地拜了两拜,把香灰一倒,抱着空罐子便去打水。

        他忙忙碌碌的时间,神庙内正好剩下白束一人,她立即便闪身进了空间。

        没有翻找的心思,直接先躺医疗舱里治脑袋。

        还别说,真能用!

        那个过程白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反正就是很舒服,浑身都暖洋洋的,有种组织细胞正在再生的感觉,麻麻痒痒的,但却不难忍受。

        估摸着过去了十多分钟的样子,白束便从医疗舱内坐了起来。

        头也不疼了,肩膀上的伤口只剩下疤痕,结的痂早已经掉落在医疗舱内,被自动清理干净。

        没想到这医疗舱这么好用,看来当初选择舰船是对的。

        离开医疗舱,白束开始在舰船内搜寻一切有用的东西。

        防护服不知多少套,睡眠舱内睡袋若干,生活日用品若干,热武器若干,食堂没被炸毁,里面锅碗瓢盆全部都有,不止如此,还有不少食物。

        当初容纳舰船这片区域的时间正好是静止的,食堂里的营养液和食物虽然失去了保鲜柜的保护,但也没有变质。

        白束取了一把武器拿在手里试了试,找了半天才找到启动按键,寻摸半天,特么的需要认定指纹,现在舰船程序已经全部损毁,她就算是会输入指纹认定也没用!

        因为指纹认定的工具需要连接总控制系统。

        看来地球人还是很聪明啊,死也不给敌人留下任何武器!

        武器废了!

        白束倒也没丢下,而是寻了两把坚硬的棍状武器,以及厨房菜刀若干,专门放在医疗舱,方便需要时取用。

        虽然不能发挥他们的真正实力,但拿来当武器使使也是不错的。

        要知道她现在和那便宜哥哥可是两手空空,啥也没有。

        这便宜哥哥体质不错,好好练练,定能成为她的一大助力。

        舰船仓库内有许多东西,很多都是白束没见过的,她全部摸了一遍,发现只要能用得上的,比如能发光的,比如能生火的,又比如能露宿的折叠帐篷之类,全部搬到医疗舱放着。

        得亏在空间里她就是老大,这些东西只需用意念搬动即可,不然她现在这副肉身恐怕已经累趴下了。

        如此一耽搁,便过去了半小时,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白束这才从空间内出来。

        白松背上扛着柴火,手里小心翼翼抱着一罐子水,一进神庙,差点惊得把好不容易接来的一罐子水给砸了。

        好险,他知道这水得来不易,抱得紧紧的,这才没落下去。

        “束束!”他快步走到草堆前,迅速放下罐子和柴火,震惊的看着她光洁的额头,“你、你.......”

        “没错,我好了。”白束替他把后面的话说完,又坐起身认真道:“我们先坐着谈谈吧,我有好多疑问要问你。”

        “好。”白松愣愣在她身前蹲下,“束束你问,哥哥知道你现在刚刚清醒,什么也不知道,但咱们不急,咱慢慢说。”

        白束颔首,拍拍身旁的草堆让他坐下,这才把自己的疑问一股脑全部问了出来。

        她是谁?

        她在哪儿?

        她叫什么?

        她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那个云家大公子和那大将军又是谁?黒焰铁骑又是什么?邬芒又是那个地方的?

        这是哪片大陆,名字叫什么?

        问题多得险些让白松招架不住。

        但看着妹妹那求知的双眸,他咽了口口水,便耐心一样一样为她解答。

        每说一样,她的眼睛便亮一些,只看着这双越来越清明的眼,他便打心底觉得高兴。

        他说,束束你姓白,叫白束束,你是妹妹,我是哥哥,我叫白松,松伯的松。

        我们的爹娘早早便去世了,你我相依为命,在大将军府的庄子上做工,咱们一家都是奴隶。

        我们所在的城叫北城,是曌国西边最大的城池,邬芒是盘踞在曌国西侧,是我们的敌人。

        而我们这片大陆外人称它极北之地,我们自称它为斗气大陆。

        这里的人从小修炼斗气,只为成为最强武者。

        咱们的大将军便是七阶强者,斗气可化双翼,坐镇北城,实力强大。

        白束听得连连点头,原来她是到北陆来了,这里的人把武者体内释放出来的能量叫做斗气。

        “那这里没有灵修吗?”白束试探问道。

        白松睁大了眼,终于有空问出自己的疑惑,“束束,你怎么知道灵修的?”他刚刚可不曾说过。

        “这......”白束眨巴眨巴大眼,是时候给接下来她要拿出来的那些东西编个来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