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没人会帮你在线阅读 - 第369章 吃饭了吗

第369章 吃饭了吗

        言言一开机,先收到一条未接电话的短信通知。

        她闭上眼睛,做两次深呼吸,然后走出房间。

        李冬梅看着照片,见女儿不过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和杜森说着什么。

        李冬梅分析着拍摄的角度,对女儿说道:“现在信息传递的特别快,你在大街上走,都有可能被哪个玩快手,或是抖音的人给你拍下来,发到网上去,所以以后要加点小心,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

        言言眨了眨眼睛,“你说得怎么这么恐怖。”

        李冬梅顺便看了看微信上的聊天记录,“本来就是这样。我们出纳小何,昨天让我看了一个新华岗两辆车追尾的视频,那上面就有你孙姨上班路过。”

        言言忙问道:“视频是小何拍的吗?”

        “不是,是快手上她关注的一个人发的,她是看到你孙姨在那经过,才特意给我看的。”

        言肃在一旁说道:“咱们小区门口的那家二手车行,你们留意过吗?那个老板天天下午会录视频卖车。你从他门前走的时候加点小心,别让他把你录进去了。”

        言言惊恐地睁大眼睛:“天啊,我看着过他的直播,真说不好哪天我在那站着,被他捎带着录了进去,那被别人看到可就是太丢人了。”

        李冬梅点头:“是啊,认识刘一帆的人可不少。”

        言言拿过自己的手机,开始认真分析刘一帆发来的照片。

        言言犹豫着说:“这个不会是那个二手车行的老板拍的吧?”

        李冬梅问道:“刘一帆说是谁拍的吗?”

        “他说是我们老板的表妹。”

        李冬梅想了想:“刘一帆应该没有必要骗你,他也没有不相信你,只是想提醒你注意一下,那你以后就注意一下吧。”

        言言又嘟起嘴:“嗯。”

        李冬梅看了一眼女儿:“今天你们吵架,好像是你的错。”

        “谁说我们吵架了。”

        李冬梅慢条斯理地说:“没吵架就好。我还担心你们因为这点小事儿闹出什么不愉快来。”

        言肃说道:“我闺女通情达理,怎么会跟刘一帆吵架呢。快吃饭吧,面条都要凉了。”

        李冬梅笑了笑:“没错!我闺女这么聪明的人,怎么能看不出来,这是有人故意挑拨你和刘一帆的关系,想看你们的笑话呢。”

        言言听妈妈说完,仿佛一块石头压在胸口。

        她几口吃完碗里的面条,“我画图去了。”

        言肃诧异:“怎么吃这么快?”

        “快吗?!”言言说着,拿起餐桌上的手机回了房间。

        李冬梅无奈地扶额,“小时候骗人糖吃的机灵劲儿不知道都哪去了,将来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言肃看着妻子,不解地问:“怎么了?”

        李冬梅看了一眼丈夫,“没事儿,你不用管言言。”

        言言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开始思量怎么往回找这面子。

        她思量来,思量去,决定还是先问刘一帆一句,“吃饭了吗?”

        这句俗是俗了点,可也算一块敲门砖,言言要试一下刘一帆生气到什么程度。

        刘一帆正跟爸爸坐在餐桌旁,畅谈着他的交友心得。

        手机响了一声,他赶紧拿起来看了一眼,然后一脸得瑟地跟爸爸说道:“这丫头,就不能惯着,我不理她,她就来找我了。”

        刘权笑了笑,“赶紧回一句吧。”

        “不回!”刘一帆说着不回,却拍了一张餐桌上残羹剩菜的照片发给了言言。

        言言见四菜一汤都吃了一半了,知道刘一帆的心情一点儿没受影响,便把手机扔在一边,开始思索朗润园二十号的婚房主卧如何设计。

        刘一帆给言言发完照片,等了一会儿没等来下文,便拿起手机,又发了一条,“干什么呢?”

        言言回复道:“想主卧方案呢。”

        刘一帆心头的火又升了起来,“我被你气得吃不下饭,你还有心情想方案?”

        “吃不下饭,盘子里剩一半,那要是能吃得下的时候,是不是桌子都不剩啊?”

        “你是故意在气我是吗?”

        言言叹了口气,心说刘一帆怎么总这么不成熟。

        她给刘一帆回道:“你跟叔叔在一起吧?快点吃饭,回去再说。”

        刘一帆也不想让爸爸看到自己和言言有矛盾。

        他放手机,对父亲说道:“爸,你再吃点挂炉烧鸭。”

        刘权见儿子的表情变来变去的,不知道这对欢喜冤家的又一轮争吵是刚刚开始,还是已经结束。

        他点上一根烟,“儿子,你知道我轻易不跟你妈吵架的原因吗?”

        刘一帆笑了笑:“我妈不讲理,你吵不过她。”

        “你知道就好。既然争辩不出结果,就没有必要再去争辩,伤了感情。”

        刘一帆皱了皱眉:“女人都这样吗?”

        “凭我活了这四十九年的经验,女人在外面都是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可回了家都是蛮不讲理、唠唠叨叨的。”

        刘一帆点了点头,“凭我这二十三年的经验,女孩看着一个比一个温柔可爱,可一交往,一个比一个刁蛮任性。”

        刘权看了一眼儿子,“言言也这样?”

        “嗯!不过她有一个优点,知错能改。你看,刚才她不是跟我发脾气了吗?这会合计过味儿来了,她会主动承认错误。”

        刘权腹议,看你刚才的表情,可不像是言言承认错误的意思啊。

        刘一帆见爸爸的眼神有些将信将疑,便笑了笑说道:“我告诉她,我吃饭呢。她马上就让我陪你吃饭,回去再说。”

        刘权轻轻点了点头,“你要是喜欢她,就让着她点儿。别整天吵来吵去的,时间久了,伤了彼此的心,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刘一帆凝视着爸爸:“爸,你当年跟李冬梅是因为吵架分手的吗?”

        刘权一瞪眼睛:“小兔崽子,你可别乱说,我什么时候跟李冬梅处过?”

        刘一帆笑了笑:“你不想说就算了。”

        刘权抽了一口烟,慢悠悠地说道:“我们从来没吵过架,我一直是被她那个三好学生,帮助的差生,怎么敢跟她吵架。”

        刘一帆看着爸爸,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