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婿在山村在线阅读 - 第0087章 农村版罗生门

第0087章 农村版罗生门

        方叶感觉凌乱了,屋子里的人都是凌乱无比,不管是谁的证据,都能证明自己是对的。

        僵持不下的时候,警房的人来了,可一了解情况,同样傻眼。

        甚至警房有个老警察还记得当初那场车祸,因为一直悬而未决,肇事者跑了,一直是悬案。

        “嘿,这多牛啊。

        凭空掉下一窝老婆孩子。

        对了,做dna鉴定亲子了吗?

        再像也有可能,可dna做不了假。”

        夏彦辰这个时候给了个主意。

        谁都铁证如山,只能去做dna检测,最后白忠厚也是无奈了。

        李月娥几个直接在村委住下了,第二天一起去做检测。

        人群散了,带着无尽的问号,方叶却没心思,而是趁着晚上找到了夏彦辰。

        夏彦辰看到他来,从枕头下摸出一叠纸丢给方叶,方叶一看,顿时一头黑线:贬职?

        “这借口你觉得我能信?

        你要常驻临河郡了?”

        方叶把文件直接丢到了桌子上。

        夏彦辰击毙四名重要犯罪分子,记一等功。

        但夏彦辰没有及时上报海西州出现的两个道上高手,以及方叶的武传者高手情况,所以,工作失职,记大过,降职为临河郡安全局主事。

        但实际上,夏彦辰要常住白河村,最近上面认为白河村位于两州交界处,上次三河果业差点成了毒窝,上面认为要加强监控。

        “我呸!什么降职,就是找个借口让你名正言顺的在白河村看着我呢。”

        方叶嗤之以鼻。

        夏彦辰嘿嘿一笑:“不欢迎我?

        那我回去,换个人。”

        方叶连忙摇头:“得了,还是你吧。

        你这个老无赖虽然不要脸,比那些扑克脸好看些。”

        “嘿嘿,我打算常驻这了,我出一百万,你说刘秀峰卖不卖这小别墅,住的太舒服了。”

        “平常看看风景养养身体,没事可以上街勾搭下老娘们,这小日子……”夏彦辰开始不着调了。

        方叶懒得理他……第二天一早,夏彦辰居然赖着脸皮跟着去城里做检测,还非得拉着方叶一起。

        方叶嘴里说着着急回去给果树剪枝呢,可也架不住白二楞几个都一脸的八卦,他也不好拒绝——关键这事真吸引人啊,方叶心里的八卦之火也是熊熊燃烧。

        dna检测速度很快,有夏彦辰去打了招呼,不过两小时就出来了。

        可看到dna检测,白忠三感觉自己百口莫辩:亲子关系!看着周围的人,白忠三咬了好几次牙,尤其是看到自己老婆和儿子不善的眼光,最后看看其他人,感觉没人可信,却一把拉了夏彦辰,低声嘀咕了几句。

        方叶很好奇,白忠三这是心里明显有事,可什么事情不跟白忠厚和白忠图说,偏偏和夏彦辰说?

        夏彦辰很惊讶,听完之后一脸的惊异,然后拉着他匆匆去了隔壁的医生办公室。

        方叶瞅了一眼:男科。

        李玉梅几个要跟上去,白忠厚人精明,一眼看出有事,连忙拦住他们:“跑不了。

        等等,一会估计有结果。”

        没一会,方叶被喊过去帮忙跑上跑下的交费,然后带着人去做各种检测。

        到快中午的时候,所有人都被夏彦辰叫上到了楼下一个花园的僻静处。

        然后他一脸惊奇的把一纸鉴定交给了白忠厚,白忠厚一眼看过去,差点一哆嗦,瞪着眼睛看着白忠三。

        白忠三蹲在地上,低头耷拉脑袋,一脸便秘的表情,闷头抽烟不说话。

        白二楞伸着脑袋去看,一眼看过去,顿时倒抽一口冷气,然后惊讶的看看白忠三,连忙扭头看旁边风景。

        李月娥有点不耐烦了:“亲子鉴定都出来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白忠厚不好说,伸手把那张鉴定报告递给了李月娥。

        李月娥纳闷的看看其他人,然后低头看向那张鉴定报告,一眼看过去,很快直了眼:不育!周围人很快都惊了:白忠三不能生?

        那白天宇哪来的?

        这可是惊天八卦!方叶看看旁边的杜海霞和姜玉红,她们俩果然一脸八卦的看向了白天宇。

        白天宇傻眼::“我不是我爸儿子?”

        李玉梅脸色剧变,一把抓住白忠三:“那我孩子哪来的?

        野男人的?”

        “不是不是,听我说完,儿子是我亲生的,但是我确实是出事了。

        十四年前,记得我说我摔到钉耙上的事吧?

        别人只知道我腿上伤了,其实是伤了根,我也不好意思说。

        当时儿子也大了,反正我也不需要再要孩子了,我就当男扎了。”

        白忠三终于耷拉着脑袋丧气的说道。

        可这事更离奇了,十四年前就失去了生育能力的人,多了个十二岁的儿子,这不科学啊。

        警房的人都感觉脑袋要炸了,脑细胞不够用啊。

        ……“今年剪枝咱们和其他人不同,按照我的方法剪枝。”

        方叶集合了几家,头一天剪枝,从王少芬的地开始,然后一直剪过去。

        剪了几棵树,大家都基本掌握了方法,方叶就挨个看看他们剪的如何。

        走到了旁边的李玉梅那边,李玉梅拿着一把剪刀,对着果树枝剪枝,好像每一根果树枝都是她的仇人。

        “杀千刀的,老王八……”听着李玉梅嘟嘟囔囔的骂,方叶有点无语,看看不远处,李月娥拿着剪刀在剪枝,却也哭笑不得。

        这个李月娥也是够泼辣,居然直接就在这里非得住下,就住在村委,一定要个说法。

        也不打也不闹,还来果树园帮着干活。

        李玉梅想要发火都发不出来,因为这事太神奇,人家也没错。

        最后甚至去了海西州州医院,也去了东都医科大学,还调集了当年县医院的病历:白忠三确实是十四年前失去了生育能力,但是白天新也是白忠三亲儿子。

        吓的白天宇都跑去做了亲子鉴定,好在确定是白忠三儿子无疑。

        这绝对是花南县,甚至临河郡,甚至海西州有史以来最大的神奇案件:如今东都的专家都惊动了,但是依然没有任何结果,还是原来那样。

        “婶,这事,我相信忠三叔。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或者问题。”

        方叶想来想去,也只能这么说,这么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