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女主不吃苦在线阅读 - 第69章 画地为牢3

第69章 画地为牢3

        “你总算想明白了。你如果早点醒悟,这张漂亮的小脸蛋也不会遭殃。”关紫兰笑得宽慰,“我爸妈买了房子,我要搬回家住了,我本来很担心你会被骗被欺负的,现在我总算安心了。”

        不会被欺负,真正的原因是她不是原来的孟溪。

        那个温柔善良的女孩子,永远也不会像孟溪这样冷酷,所以她总是被利用被伤害。

        孟溪睡前刷了刷朋友圈。

        看到侯露发了朋友圈。这一次她发的内容变了。

        【老公带我去吃火锅,送了我玫瑰花,我们很好谢谢关心。我们的爱情不会因为有心人的挑拨而破碎。夫妻没有隔夜仇,床头吵架床尾和。】

        啧啧,品一品,这是在diss原身多管闲事呢!

        孟溪摸了摸还在隐隐作痛的嘴巴子,心理阴暗地想,希望这一对天长地久,永远都不要分开。

        永远都不要。

        一个抖s,一个抖m,天生一对,锁死,别出来祸害正常人。

        七天后,孟溪接到了侯露的求救电话。

        侯露的声音听起来弱小又无助:“孟溪,孟溪,你救救我,现在只有你可以救我了。我好害怕,我身上好疼,我觉得我自己就快要死了。”

        “哦,是吗?可是我不相信。你每次都说快要被打死了,结果过了两天就又生龙活虎了。”孟溪慢条斯理地回应她,“一个礼拜前,我因为报假警,被警察口头批评教育,这次我帮你报警了……”

        “不要报警,不能报警的,他的档案上不能有污点。”侯露的声音立马变得尖锐了。

        再好听再软萌的声音,一旦变得尖锐了,都不好听。

        孟溪伸了一个懒腰,平淡地开口:“可是他已经是老赖了,我之前还在老赖名单上看到他了,那张照片上,他长得好丑,尖嘴猴腮的,像个小偷。他都烂透了,多一点污点怎么了?”

        “他没有你说得那么坏。孟溪,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侯露一心一意维护李树。

        看看这像是饱受婚姻摧残的样子吗?

        她分明是乐在其中!

        孟溪又一次遗憾自己没有3cm。

        如果她是个男人,她也想要这种埋头哼哧哼哧干活,被打也不跑,吃糠咽菜也不后悔的驴。

        “可是他确实是老赖,他之前偷了邻居的金项链,被警察抓过,大家都说他坏。再说了,他也不年轻了,已经不是个少年了。”孟溪淡淡地说道。

        “他是个好人。”侯露说得斩钉截铁。

        虽然他赌博,欠债,打老婆,吃软饭,偷盗,是个老赖,他是个“好人”。:)

        想她孟溪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还是被侯露的三观震惊到了。

        他这么“好”干脆不要分手,在一起好了。这两人在一起不出来祸害他人,真是造福人类的大好事。

        “那你们一定要幸福。我还有事就挂了。”孟溪一点都不生气,把自己气到了不值得。

        这种脑残,多说两句话都是浪费唾沫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孟溪,别挂电话。求求你别挂电话。我真的好痛,我真的好害怕,我发誓过了今天,我就去和李树离婚。他真的好过分,我今天去买肉,老板给我摸了零头,就五毛钱,他就很生气,觉得我和卖猪肉的老板之间有见不得人的关系。这次,我一定要和他离婚!”侯露哭得可怜兮兮的。

        孟溪剥了个橘子,轻飘飘地回了一句:“是吗?你要离婚了?我不信诶!”

        侯露觉得心塞塞,她哭得更凶了:“孟溪,你一定会来救我的?在这个世界上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

        “真的吗?我不信。我怎么可能会是你最信任的人?这个笑话好冷。”孟溪塞了一瓣橘子到嘴巴里。

        一个礼拜前还在diss她,现在说这个世界上最信任的人就是她,鬼才信。

        “你对我这么冷淡,我好难过,我感觉我自己快死了……”侯露哭声变了一点点。

        “哈哈哈……”孟溪忍不住笑了出来。

        侯露觉得心里可委屈了,她控诉道:“你在笑什么?你觉得很好笑吗?你心里还有我这个朋友吗?我以为……我以为我们能做一辈子的朋友。”

        “好了,我不笑了,这个时候笑出声音,好像是不太好。”孟溪打了个响指,认错态度非常消极,“你遭遇了这么悲惨的事情,我应该要同情你,不该笑的。你也知道的,我这个人平时也不怎么笑的,除非真的忍不住。”

        侯露气狠了:“孟溪,我们以后不再是朋友了,我没有你这样的朋友。”

        孟溪慢条斯理地吃完了最后一瓣橘子。

        电话那头,孟溪没有说话。

        侯露心底浮现出些许希望,她就说嘛,孟溪是不可能割舍这段友谊的。

        “真好,我们在这件事上达成了共识。”孟溪发出一声轻笑,“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真的太倒霉了。我现在脸都还没好呢!你能主动提出和我绝交,真的再好不过了。”

        侯露不是个傻瓜,她当然感觉到了孟溪对她的不满。

        她哭得好大声:“你你你,难道在你的眼里,我就这么不堪吗?”

        孟溪却不耐烦再跟她说话,她对侯露是一点感情都没有,只觉得她是个麻烦,一个必须要尽快解决掉的麻烦。

        “看你犯贱,我都要看吐了,你挺辣眼睛的。提醒你一下,报警电话是110,有事情可以找警察帮忙,以后别再打错了。”孟溪冷漠地给侯露提供正确的求助方法。

        “如果没有迫切的需求的话,别乱打电话,浪费警力,每个人的时间都很宝贵。”

        孟溪挂掉了电话,顺便拉黑了侯露。

        这种人讲不通的,原身和她之间曾经有过无数次的交谈,却没有结果。

        侯露有自己的一套逻辑自洽,她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侯露要烂,就烂吧。

        孟溪撂下几句话,就挂断了电话,那干脆利落的劲儿,让侯露有点傻眼。

        侯露擦了擦眼泪,尝试着给孟溪打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孟溪拉黑了她。

        她更受伤了,她凄然地看着手机。

        刚刚孟溪说跟她做朋友很倒霉,不想和她做朋友了,要和她绝交。

        这个绝交,是指以后再也不来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