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白夜猎凶在线阅读 - 第【21】章:极限试探

第【21】章:极限试探

        “你的话太多了,赶快回去歇着吧,没有什么事情,不要出来丢人现眼。”

        那个络腮胡子的男人好像非常生气。

        他一把把女人推进了房门,然后把房门从里面拉上,直接给欧夜吃了一个闭门羹。

        面对突然变脸的男人。

        欧夜并没有表现出来太过震惊,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因为她知道,案件可能马上就有转机了。

        刚才从那个女人的嘴里面说出了一句话,那女人说房车上有一个弹孔。

        就因为这句话,让欧夜看到了转机。

        当时我们在考察房车的时候,看见房车后面的一个非常隐秘的弹孔,我们知道那个弹孔,除了犯罪嫌疑人的话,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的。

        所有调查人员在出门之前,我向他们提供了这个弹孔的消息,也就是说,只有调查人员和犯罪嫌疑人才知道这个弹孔。

        既然这个弹孔的事情从一个女人嘴里面说了出来,那这个女人跟这个房车有没有直接的关联?

        而且那个男人的表现也让人有所怀疑,他好像遮遮掩掩,不愿意配合警方的调查。

        欧夜决定不要打草惊蛇。

        她在树林里面躲藏了起来,等那个男人出门之后,那个女人下楼扔垃圾。

        欧夜再次从树林里出来。

        女人转过身后,看到身后的欧夜,显然有些惊讶:“我以为你早就离开了,没想到你还在这里,你们这些办案子的人,做事还真的很执着。”

        “我想知道,你能不能跟我谈谈有关小李的事情。”

        欧夜不再拐弯抹角,直接跟这个女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女人告诉欧夜,有一个名字叫李天贵的人,住在森林公园后面的一个农场里。

        因为这个李天贵,跟这个女人的老公是朋友,所以李天贵告诉他们,他自己在山顶发现了一辆车。

        这个李天贵还特意告诉他们,那个房车上有一个弹孔,交代他们不要把这个事情告诉别人。

        现在,办案人员有了一个名字:李天贵。

        谁是李天贵?

        “李天贵,最近在森林公园里面当临时工,这个人有过前科。”

        这是一份关于李天贵的资料,在当地警方的搜集完毕后,送到了办案人员的手里面,我把这份资料贴在了一面墙上。

        高伟说:“我们的工作人员四处打听了一下,在这个地方有很多传言,说这个李天贵喜欢年轻的女孩子。”

        喜欢年轻的女孩子。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说实话每一个男人都喜欢年轻的女孩子。

        但是喜欢并不代表占有,更不代表自己要强行去毁灭或者剥夺。

        许易点了点头,盯着梯子墙上的那个资料:“我还听说过,他在几年前袭击了一个青少年,但是后来肇事逃逸了,我们这边查了一下,发现的确有一个孩子两年前死在高速公路上。”

        两年前发生在高速公路上的车祸,司机肇事逃逸,而且还撞死了一个孩子。

        我问:“这个案子最后怎么处理了?”

        “按照一般的车祸处理,没有任何人被抓,当地人只是怀疑,但是没有找到李天贵杀害那个孩子的证据。”

        许易说到这里的时候,满脸的不服气。

        任何一个办案人员,当听到无辜的人失去生命,心里面都是非常痛的。

        而且没有任何人受到惩罚,很显然,这是一起疏忽大意的案子。

        讨论了的那个死去的男孩之后,我没有把话题往李天贵的身上讨论过来。

        我再次看向了那个资料:“李天贵住在森林公园里面吗?”

        “你肯定不会相信……”

        许易走到了地图边上,伸手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点,那是大学城的地图,他指的地方就是大学城最高的山。

        他对我说道:“梁王山森林公园里面,我们找到了王华的尸体,在万西冲我们又发现了犯罪现场,但是在后面的这个山顶,我们又看到了那辆被丢弃的房车,你看一下,这像有一个什么东西?”

        他用红笔在地图上自己指的地方,标注了一个红点,等三个红点标注完之后,我赫然发现地图上的三个地点形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

        然后许易在这个等边三角形的中心位置用一个黑点标注了一个点:“我们要找的这个李天贵,他住的地方就是这个中心点,这是不是很不可思议?”

        李天贵不必驱车二十公里沿着这条路,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

        他熟悉这块土地和地形,他本可以一个人把这一切都销毁,但是他为什么把这些东西都留下来了?

        李天贵成为了我们心中的重大嫌疑犯。

        我们现在必须马上抓住他,因为这个人手里面还有武器,而且随时都可能再次犯下案子。

        许易在地图上标注的那个黑点,就是李天贵的住址。

        由特警组成的突击队员,在很短的时间里面,迅速攻占了那个农场。

        当他们推开一间破旧的木屋的时候,他们看见木屋墙壁上挂着一把猎枪,这就是杀害了一家六口的那把枪。

        这个丧心病狂的临时工还没有把这把枪处理掉,现在挂在这里,成为了指控他杀人的重要证据。

        这就是行凶武器!

        因为李天贵的住所距离我们认定的谋杀现场有三公里,作为一名调查人员,我们的心脏砰砰直跳,大脑飞速运转,肾上腺素在飙升。

        当我们推开这个房门,没有看见李天贵,我们觉得我们必须要找到这个混蛋。

        很快我们收到了消息,说这个人将要搬家,他要离开大学城,搬到其他地方去。

        有可能他在其他地方找到了其他的工作,他继续去那个地方当他的临时工,但是我们的想法只有一个,我们不会让他就这样离开大学城。

        我知道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在我看来这错不了。

        就在他即将离开大学城的时候,他被荷枪实弹的警察团团包围,插翅难飞。

        他为什么没有走掉,那是因为他有一个年迈的母亲,他准备带着他自己的母亲一起走,但是,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李天贵?”

        在审讯室里面,坐着一个非常安静的青年,虽然这个青年穿着打扮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光鲜亮丽,但是怎么说,怎么看也像是一个乖孩子。

        没有人会把这个青年,想象成一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

        这就是一个农村青年,手上还有很多的老茧,看得出来,他每天都要干很多的活,要努力赚钱养活自己和自己的母亲。

        我走到了他的面前,把杯子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很客气的伸出了手:“非常感谢你能来,你可以叫我小天,可能我的年纪比你还小。”

        “不,你是警察。”

        这个名字叫李天贵的青年,非常谦恭的跟我握手。

        我问他:“我们只是想聊一聊,可以吗?”

        “没问题,我有的是时间。”

        可能在李天贵看来,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有罪,所以他的表现看起来非常的坦然。

        我对他说:“如果你想要找一名律师,可以随时提出来,如果你不想回答我的问题,你可以不回答,你可以随时起身离开,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一边从档案柜里面拿出了一本资料,一边用非常温和的口气跟他讲,就像是两个朋友在正常聊天一样。

        离天贵非常冷静的回答:“明白。”

        看得出来,这是一个话不多的年轻人,像这种比较内向的人,想要打开他们的心门,还得费一番功夫。

        我把资料本拍在了桌子上:“如果有律师在场,他会告诉你如果你有罪,就不要回答我的问题,但是我相信你是清白的,对吧?”

        他很镇定的点了点头,甚至连眼神都没有一点闪躲,所以说,这个人肯定是一个内心非常强大的人。

        一个人如果一直保持着警惕心理,任何一点的风吹草动,都会让他们坚壁清野。

        我想,是时候攻破他的心理防备了。

        “所以,你和我谈谈吧!”

        我拉了一个凳子,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这种心理战,肯定是非常耗费时间的,我可不想站着跟这么一个人交谈。

        我喝了一口水,然后盯着他的眼睛,他也盯着我的眼睛,没有任何的闪躲。

        这种四目相对是一种心理上的较量,我觉得面前这个人,从眼神里面可以看得出来,心智是非常坚定的。

        但是我知道我们抓对人了,直觉告诉我,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我指着桌子上的那个烟盒,问面前这个嫌疑犯:“抽一根吗?”

        “好的。”

        他并无任何恐惧的表情,非常轻松淡定的回答了一句,然后我抽出了烟,点燃之后递给了他。

        我的重点是,让他变得友好平静,冷静自若。

        让他坐下,像朋友一样和他一起抽支烟,用平稳的口气跟他交流,让他把身上所有的防备心都放下来。

        如果能够做到跟一个犯罪嫌疑人成为朋友,那可能也是刑侦界的一朵奇葩了。

        “小李,我这个人记性不好,你应该不介意我做个笔录吧?”

        我在做笔录之前,首先要征得他的同意,这是给他最大的尊重。

        他吸了一口烟,好像非常惬意的放松了压力,然后对我说道:“这是你的工作,你没有必要征求我的同意,你想怎么就怎么吧。”

        我翻开了笔记本,抽开了笔盖:“你家人还在世吗?”

        这是我故意随意问出的这么一句。

        他也很随意回答:“我妈妈,她年纪已经很大了,我现在在照顾她。”

        “你真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孩子。”

        我很真诚的笑着跟他说道,但是他还是有点担心的抠了抠自己的脸:“我妈妈应该不知道我在这里,是不是?”

        “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妈妈不知道你在这里,至少目前为止她还不知道。”

        看得出来,这个李天贵非常在意他的母亲,更在意自己母亲对自己的看法,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突破口。

        但是我不能急于表现出来。

        我开始用另外一种方式向他试探:“你喜欢钓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