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白夜猎凶在线阅读 - 第【58】章:意志对抗

第【58】章:意志对抗

        “你想听我说什么?”

        我沉默了半天,才从口中里面憋出了这么几个字。

        神秘人表情变得凝重,提醒到。

        “我想听你讲你的事情,所有事情。”

        我知道自己的这双重身份,绝对不能轻易的外泄出去,否则将会给自己惹上杀身之祸。

        此时此刻最不想得罪的就是马尧,而且也知道毒蛇神殿绝对不可能冒着自己暴露的风险来救我。

        现在唯一可以仰仗的只有自己。

        “行,我回答不是不可以,但我不会和你说。”

        最终还是选择坚守自己的底线,没有说。

        听到这番话,那一名神秘人愣了一会儿,也没有玩弄手里的匕首了,而是像雕像一样直直的站着,沉默了一会。

        “这么说来你是一心寻死了是吗?但是我告诉你,像你这样的家伙,在这边地方活不过一个月的,那么既然这样……”

        神秘人慢悠悠地走到了我身后。

        下一秒,我就感觉到自己脖颈上贴了一个冰冷的东西,看来是那一名神秘人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有没有听说过人被放血而死的时候,甚至还会保持清醒这种说法?”

        神秘人好像在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怒火一般。

        “我觉得这是一种颇有艺术感的死法,让一个人逐渐的见证自己的死亡,看着鲜血流满自己全身……你想体验一下吗?”

        我从一开始都知道这名神秘人会跟自己动手,但是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快,他得赶紧想个办法。

        “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我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假如是平时的我,很有可能会起到有什么人注意到自己失踪了,然后打电话给警察,让警察来救自己。

        但是现在我却完全没有这么想,毕竟自己已经是守护者了,这就说明了自己一定有自保的能力,而且我虽然看起来受万人敬仰,但实际上一直以来都只有一个人,就算悄无声息的死去,也不会有人注意到,顶多就会换一个守护者。

        必须赶紧证明自己的价值……

        “等等,……”

        通过刚刚的谈话,我已经知道神秘人早就把自己想要的东西抛了出来,而且讲的很直白很清楚,他要的并不是我这段时间的经过。

        他要的是我身后的这两个组织的相关信息,而这一点可以作为我谈判的突破口,也能够成为活命的筹码。

        想到这里终于冷静了下来。

        “我很清楚你要什么,假如你能把你的匕首拿开的话,我们要好好谈谈。”

        不过神秘人却冷冽一笑,把手里的匕首贴得更紧了。

        “我虽然觉得你这个人不怎么样,但是至少你胆子很大,敢威胁老子?你知道我手里这把匕首割过多少人的喉咙?”

        不过这一次轮到我笑出了声。

        只是我的笑声跟神秘人的比起来更加的张狂了一些,毕竟现在很清楚,这名神秘人已经完全被套牢了,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一步步的把神秘人赶进自己的陷阱里面。

        “你在笑什么?”

        这名神秘人似乎有点气急败坏,估计是刚刚我的那一阵大笑打乱了他的节奏,让他有点不知所措,明明我只是一个被绑在椅子上面动弹不得,而且即将被处死的人,但是为什么他有这个胆量跟自己叫板?

        “你要的东西我有。”

        我停了一会儿,又说出了这一番话。

        只不过,这番话的分量可不小。

        看见这名神秘人沉默了,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乘胜追击,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想了解的并不是我,而是我身后这两大势力,你应该调查了很久。”

        现在轮到这名神秘人沉默不语了,而且更加好奇我接下来要说什么,原来紧紧贴在我脖颈上面的匕首也松开了些许。

        “你对我的行踪如此了解,并不是因为你真的想了解我,请容许我大胆猜测一下,是你在跟踪调查这两个组织的时候正好碰见我都在现场,所以你觉得我一定是一个很特别的人物,对不对?”

        神秘人听到这里有些愤怒了,他感觉我是在嘲笑他,而接下来这一句话将决定我的生死,于是他依然沉默不语,只是静静的等着。

        “我还是那一句老话,你要的我都有。”

        听到这里神秘的松了一口气,他知道我果然没有在骗自己,但是接下来他又紧张了起来。

        “那你前面跟我说的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还以为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呢。”

        我摇了摇头。

        “我在做的无非是在证明自己的价值罢了,换句话而言,假如我直接告诉你,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你会放了我吗?”

        很明显我参透了神秘人的心思,这让神秘人有些意外,他又开始觉得我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路人,他也是一个有点本事的家伙。

        “确实是这样,你说对了。”

        神秘人颇为赞许的说道。

        他自己也很清楚,假如我一直在否认自己知道的事实,并且不停的求饶的话,那么自己将会毫不犹豫的处决,但是现在话说到了这个地步,那就有点意思了。

        “现在你继续讲吧,我听着呢。”

        我却摇了摇头。

        “我刚刚说了,假如你把你的匕首拿开,我们可以好好的聊。”

        听到这番话,神秘人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已经被我套牢了,但是现在一切为时已晚了,毕竟我手里有着至关重要的信息。

        “你现在当然可以杀了我,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像我这样的人,你可能再等十年也碰不到一个,但是你杀不杀,我决定权在于你。”

        终于我放出了绝杀。

        这次谈话的过程当中,两个人仿佛两名剑士进行对剑一般,而我已经打完了一整套流畅的剑法,将这名神秘人逼入死角,而下一秒就是绝杀的时刻。

        神秘人很显然有些愤怒,但是又无可奈何,他现在已经彻底的被套牢了,但他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你不要得寸进尺了!”

        神秘人一声咆哮,把匕首深深的勒进了我的脖颈之中,这让我又吓了一大跳。

        “到底该怎么办?”

        我知道假如现在自己一旦服软就会失去之前所有的优势,虽然依然可以跟这名神秘人谈进行谈判,但是这么做无异于就是把自己的脑袋交给他任他宰割。

        假如这么下去的话,那根本就不是谈判了。

        为了不受制于人,组织只能咬紧牙关拼死一搏。

        “现在不是我在得寸进尺,而是你,我作为一个被你绑在椅子上手无寸铁的人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要我怎样?!”

        我清楚自己的价值,在这时和神秘人叫板。

        我料定了神秘人绝对不会杀自己,而眼前这种办法是我赢得对话优势的唯一办法。

        “现在我要说的事情就只有一点!把你的匕首放下,然后老老实实的坐到位置座位上去,我们开诚布公的谈一谈!要么你现在干脆一刀就把我给杀了,我们来世再见。”

        神秘人放弃了,他缓缓地移开了匕首,又再一次坐到了椅子面前,轻轻的将匕首丢在了桌子上,这个行为也很明显,他还是不忘警告我,虽然现在我丢开了匕首,但是在必要时刻我会再次捡起它。

        “行吧,既然是这样的话你就说吧,我倒想看看你能告诉我点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绪。

        “你想知道什么?关于这两个组织的事情。”

        不过神秘人还是摇了摇头。

        “我现在对你的背景更加好奇。”

        对于这一块我倒是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毕竟我也知道自己不过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我?我不过是我们公司派过来跟马尧洽谈的一名业务员而已。”

        不过听到这里神秘人却摇了摇头,放声大笑。

        “你真的以为这种鬼话能骗得了我?”

        我还是镇定自如。

        “我并不打算骗你,何况骗你我也没有必要用到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很清楚,我对你而言价值并不在这里。”

        神秘人点了点头,认可了我的说法。

        接下来他又问出了下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差点让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上一次在瀑布,你为什么突然出现?”

        “你说什么?”

        我不敢相信原来一直以来在拷问自己的,就是自己一直想见的那一名,孤身一人反抗马尧的孤胆英雄。

        “难道说你要找的人根本就不是我吗?”

        神秘人叹了一口气。

        “我原本是想通过这种办法把毕摩给引出来的,我要见的另有其人,不是你。”

        这一下就可以解释之前的所有疑问了,只不过现在我自己有点恼火,原来是真的以为这名神秘人要找的人就是自己,以为这名神秘人孤立无援,所以开始寻找帮手了,但没想到那一封纸条并不是给我的,而是给毕摩的。

        但是毕摩却变相利用了自己,让自己去踩**,而毕摩却能够稳稳当当的位居幕后,坐享其成。

        “我相信,你也想起来是哪一次了,你去干什么?”

        我咬了咬牙很明显,对毕摩十分的不满。

        “这还用说吗?我当然是去帮毕摩趟浑水的呀,但是我没有想到,她居然就这么把我骗了过去。”

        我话说到这里,狠狠的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那该死的老婆子,没想到居然这么心机。”

        不过对方并没有因为我的行动,而放松警惕。

        “但是我更好奇的是你到底是干什么的?看这样子你似乎并不是为毒蛇神殿卖命的。”

        我摇了摇头。

        “我自然不是帮毒蛇神殿卖命的。”

        “那为什么在哈桑来的时候你却没有露面?我记得,马尧应该是会庇护你的吧。”

        不过现在听到这里我明白了,在事发当天神秘人也在那附近,不然绝对不可能如此清楚的知道整件事情的过程。

        “不,我的命也没有卖给马尧。”

        我这么说让神秘人又有点糊涂了,他一脸疑惑的问我:“这么说来你到底是属于哪一个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