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白夜猎凶在线阅读 - 第【147】章:丧心病狂

第【147】章:丧心病狂

        林兵连忙把我扶起,往过道的角落里面走了过去,在梯子上蹲了下来。

        我捂着被别人开枪打中了那只腿,头顶上已经疼出了冷汗:“外面竟然有埋伏,而且他们手里面有枪,看样子是制式武器。”

        “你按住你的伤口,我先把这些人击退。”

        现在情况十分的危机,本来人就少,现在又遭到了埋伏,而且还有一个人中枪了。

        如果不杀出一条血路的话,两个人都会陷入包围里面,而且情况会越来越被动。

        我说:“外面有人埋伏,可能不止一个人,你千万要小心。”

        “我先清除他们,你赶紧呼叫救援。”

        林兵靠着墙壁,缓缓地摸了过去,因为听到枪响,仓库里面那些家伙不敢攻上来,只敢远远的站在那里看。

        现在问题就在外面,要确定外面拿枪的人倒下了,否则的话那才是最大的威胁。

        林兵来到门后,从门缝里探出眼睛,看外面的情况,等他刚刚把眼睛伸到门缝那里的时候,外面又响起了两声枪响,两颗子弹噼里啪啦的打了过来。

        子弹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差点就把他给爆头了。

        林兵蹲下身举枪还击,连开四五枪之后,外面响起了有人倒地的声音:“我击中了一个,但是我不知道花坛后面还有没有人,现在不敢贸然出去。”

        林兵死死盯着外面,我咬着牙关,再用自己的手机联系外面的人。

        现在我也不知道应该联系谁,想来想去,他还是把电话拨打给了张剑:“我现在需要得到你的帮助。”

        “我已经在你的附近了,我们听到了里面的枪声。”

        没想到张剑竟然会这样说。

        我惊呆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没有给对方发定位啊,为什么对方会知道我的位置在哪里?

        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问对方:“你们带了多少人?我感觉我们被包围了,而且我现在已经中枪。”

        “对付那些家伙,去三个职业的就足够了。”

        张剑不以为意的说。

        我道:“叫他们赶快进来,我们现在在养猪场的仓库位置,进来之后直接攻击仓库就行了……”

        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声枪响,一颗子弹飞了过来,直接把手机打落在了地上。

        林兵刚反应过来的时候,仓库里面竟然也响起了枪声。

        原来刚才等在仓库里面那些人,有几个已经拔出了枪,这些家伙身上也有枪的,只是刚才,林兵率先拔枪。

        看到林兵拔了枪,这些有枪的家伙不敢拔枪了,现在对方已经分散了注意力,有恃无恐的他们拔出了自己的手枪。

        随着几声枪响,毫无防备的林兵倒在了血泊之中。

        看到林兵被乱枪打死,我一下子傻了眼。

        还想过去帮助一下自己的朋友,仓库里面那几个拿枪的家伙已经走了过来:“特么的,只有你们有枪是吧?现在让你们尝尝什么叫做子弹的滋味。”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看到林兵已经牺牲,我已经来不及悲伤了,一个养猪场竟然有这么多人有枪,看起来这是一个小型的武装组织啊。

        我的问题刚刚问出来。

        对方带头的一个家伙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把冰冷的枪口顶在我的脑门上。

        那个家伙狠狠的看着我:“你们这些王八蛋,天堂有路你不走,第狱无门偏进来,想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不要着急,很快就会让你们知道的。”

        我还想开口说话的时候,那个人扬起枪头一**拍在脑门上。

        带头的一个家伙站了起来,对身后的人说道:“先去两个人把敢来救他们的人解决掉,然后通知老板。”

        “那这个家伙怎么办?”

        一个随从指着倒在地上的我,问带头的那个。

        带头那个说到:“反正早晚也是死,先绑起来,等老板来处理吧。”

        我很快被从仓库移动到了加工房,加工房里面有很大的一块案板,就像是宰猪的时候剁肉的案板一样。

        我被扒光了衣服,整个人被吊在了案板上方,看起来非常的狼狈。

        虽然现在大腿上的伤口非常的疼,但是这种疼痛对于我来说已经不是什么事了,因为我没有办法左右自己的命运了。

        四面八方响起了枪声,但是枪声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从这个枪声响起的程度来看,赶来救援的几个人已经被这些人击毙了。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四具被扒光了衣服的尸体,被这些人抬了进来,整整齐齐的放在了案板上面。

        这些尸体当中包括刚才刚刚牺牲的林兵。

        当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战友倒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还被人扒光了衣服放在自己面前,那种煎熬简直比死还难受。

        我撕心裂肺的对这些家伙吼了起来:“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我们这里是养猪场,这间房子是加工猪饲料的地方,你觉得我们会干什么?”

        一个穿着围裙的家伙在擦着手上的血。

        看着那个家伙,我整个人有些毛骨悚然,感觉这个家伙就像是一个屠夫一样,面对着案板上放着的这些尸体,脸上竟然毫无任何表情。

        我说:“请你不要开玩笑,你们已经犯了很大的错误,如果再一错再错的话,你们将走上一条不归路。”

        “老子是一个大人,不喜欢听你在这里唧唧歪歪。”

        那个家伙突然拿着一把大砍刀,一刀剁下了一只手臂。

        鲜血飞溅。

        我被这个家伙残忍的手段差点吓晕了:“你就是个畜牲,你是一个魔鬼,你能不能住手啊你?”

        那个家伙把这只手臂剁下来之后,突然按了一下墙壁上的一个开关,开关按过之后,旁边的一个粉碎机很快转动了起来。

        这个家伙把这只手臂扔进了粉碎机里面,在粉碎机刺耳的响动声中,那只手臂一瞬间就被搅成了一堆颗粒,血肉模糊的堆在了地上。

        看着地板上那堆颗粒,不知道说什么为好。

        看这个人轻车熟路的样子,好像经常做这种事情。

        但是把尸体加工成颗粒,这种丧尽天良的做法,可能在电影里面都不敢这么拍,现在是眼睁睁的出现在了面前。

        把手臂压碎之后,那个家伙又剁下了一个脑袋,用一只手提着那个脑袋,走到了我面前。

        把血淋淋的脑袋递到了我面前:“听说你们要找这个养猪场的老板,现在这个老板就站在你们的面前,你有什么话就跟我说吧。”

        我盯着这颗人头,缓了缓自己的情绪,反正现在看起来已经在劫难逃了,不如把所有的真相了解了。

        哪怕是死,也算是死得其所吧。

        问:“你认识一个叫做小芳的女孩子吗?”

        “那个不识抬举的贱货吗?昨天晚上被我的几个兄弟弄死了。”

        这个所谓的养猪场的老板,轻描淡写的把那颗人头再次扔进了粉碎机里面。

        转眼之间,那个地板上又多了一堆红白相间的人体组织,看起来既刺激又恶心。

        我问:“你们为什么这么做?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样做是自己坟墓吗?”

        “现在的猪肉涨价了,我们必须要让我们的猪吃得很好,可能永远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吃的猪肉是吃人肉长大的。”

        那个家伙就像是在念经一样,自言自语的在那里说。

        我感到齿寒:“你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些尸体会被你们用来喂猪吗?”

        “看起来你并不是一个蠢货,你为什么要一心求死呢?”

        粉碎机在飞速的旋转着,这个家伙一块一块的把尸体剁碎了,然后扔进了粉碎机里面去,没过多大一会儿,四具尸体已经被这个家伙处理干净了。

        看着这个家伙在用这种办法处理尸体,我简直咬牙切齿:“你们为什么会这么丧心病狂,要用这种手段处理尸体?”

        “想要让一个人无声无息的消失掉,那只能把它粉碎掉,然后让这些猪吃了彻彻底底的消化。”

        那个家伙用一条洁白的毛巾擦着自己身上的鲜血。

        他一边擦血一边抬起头来,盯着面前吊着的我:“你可能永远也猜不到吧,在这间屋子里面,我已经用这种办法处理掉了二十多具尸体。”

        二十多具尸体,也就是说,他们杀掉了二十多个人。

        我突然问:“那些被你们杀害的人中,有没有两个像我们这样的办案人员?”

        “当然有,那对狗男女在奥迪车里面偷情,我用他们自己的枪把他们自己给杀死了,然后他们以像这种方式进入了猪的肚子。”

        这个家伙非常大方的坦承了自己的罪恶。

        我松了一口气,小张的未婚妻果然是被这个家伙杀的,显然这是一个杀人集团,他们以养猪为名,却做着罪恶滔天的事情。

        我问:“你们为什么要杀那么多无辜的人?用他们的尸体喂猪,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不需要理由的,就像今天这个样子,我把你调在这个地方,慢慢的把你折磨到死,你觉得我需要什么理由吗?”

        那个人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过身按了另外一个按钮。

        随着按钮启动,吊着我的绳子也慢慢的向粉碎机那边移动了过去。

        看着我被移到粉碎机口上,那个人对我说:“只有死了的人才知道这一切,你想要了解真相的话,下地狱里面去问他们吧。”

        说完,他剪断了绳索,我应声坠落。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间整个房间都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下去。

        天地间一片黑暗。

        那个家伙看到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马上就愤怒了。

        只听到他咆哮了一声,在黑暗中摸着就向头顶绑着的我抓了过去,就在他的手抓到我的脚的时候。

        我在空中飞起一脚,直接踢在了他的脸上。

        虽然自己大腿上中了一枪,但是在这种关键时刻,我已经顾不得自己腿上的伤痛了。

        咬着牙关,在那个家伙的嘴上踢了一脚,这一脚用的力气非常大,直接把那个家伙踢了一个踉跄。

        扑通一声摔在了机器的旁边。

        那个家伙倒地之后,大骂了一声,骂骂咧咧的要站起来。

        突然间房间里面的灯再次亮了起来,房间里面马上多了三五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