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农女的悠闲生活在线阅读 - 08章 再次跪求

08章 再次跪求

        将宁琼卖给镇上的富商孟家,是大伯娘起的意,她的儿子宁轩上私塾,费用大把大把的出,不多榨一些,她那里来的银子。便故意设计一出,宁琼砸碎她传家宝的戏码,教唆老太太把大丫头卖了。



        这多了十两银子,一是可以支持宁老三继续做生意,她的儿子宁轩也能分到一杯羹。



        再来,二房也少了一个人的口粮,每个月还有一两银子的月例,这对她们来说,简直是一箭三雕的事情。



        老太太也是看到这二房的四个孩子,吃东西厉害,每天看着她们这样吃饭都觉得心惊肉跳的,弄出去一个眼前也好清静些。



        “你原谅二姐好不好,等我挣到钱了,以后一定补偿你们。”



        等你挣到钱,黄花菜都凉了啊,宁珞内心是崩溃的,心里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那二姐手里还有多少银子,我去给想想抓药去。”宁珞心想姐姐她们手里总有抓药的钱吧,毕竟今天买了肉包子了。



        宁微也知道事情紧急,却是羞愧的不行。“对不起,三妹,我身上也没有钱了。要不我去求奶奶吧,咱们给她做牛做马,她自己的亲孙子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求她?求她还不如求我们自己。”



        她没有说今天想想被打的事情,宁微知道后,只怕是内心更加难过。



        宁微却是不信邪,说着就往外面去,并且叮嘱她说:“三妹,你先在家看着我去求老太太去。”



        然而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除了听到了外面宁微跪地请求的声音,沈老太屁都不放一个。倒是那个陈氏没放过这个机会,将宁微好好的说了一顿。



        宁微也不知道还嘴,只知道跪在那里哭,在那里祈求。



        听了半天,宁珞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直接走了出去,一把将宁微拉了起来。“二姐你回去,咱们不求她们,药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宁微被妹妹脸上的神色给吓着了,忙拉着她的手,还以为她又要做什么傻事呢。忙道:“三妹,奶奶毕竟是咱们的长辈,想想也是奶奶的亲孙子,所谓虎毒还不食子,你和我一起跪下求奶奶吧?她一定会答应的。”



        宁珞知道二姐不知道今天白天的事情,她下午还和老太太干了一架,现在让她跪着求她们,等于是给她们落把柄。



        “二姐,你赶紧起来,我有话回去和你说。”



        然而晚了,只见陈氏手里抱着一个暖炉,穿着厚厚的夹袄,一步一迈的从家里走了出来。都没有拿正眼看她们,好像在看一只阿猫阿狗一般,将音调拉的长长的,好像在找自己的优越感。



        “我说三丫头,你今儿个在众人面前打了老太太,就是以下犯上,你这不忠不孝的罪名是落下了,要是告到官府,你可是要吃官司的。我还以为你有多大骨气呢,哈哈哈,也不过如此。”陈氏果真不是白长了那一身膘肉,不琢磨别人,她怎能开心快乐呢。



        “要是你现在跪下了求我,一边打自己大嘴巴子,一边说我错了,我猪狗不如,我就去求求老太太。”



        宁微听了大伯母的话,只觉得天旋地转,忙一把拉着妹妹,跪到地上。“跪着!”



        说完,连忙给陈氏磕头。“大伯母我求你了,我妹妹她不懂事,你就大人大量绕了她吧。”



        宁珞自己站了起来,直接扯开宁微死死拽住自己的手,傲然对陈氏道:“那照大伯母的意思,你们长辈打五岁的小孩,虐待小辈,你们就是光明正大,没有虐待罪了?我知道堂哥在私塾上课,要是你们在家虐待家里孩子,这样的事情传到先生和他的同学耳朵里,不知道会怎样啊?”



        陈氏没想到半天没见,宁珞这个死丫头,竟然变得更加牙尖嘴利了。她的话,恰恰戳到她的痛楚。顿时她无法淡定了,就像是猴子挠了她的屁股般,轰的一下就火了。她张手就想给宁珞一个大耳刮子,哪晓得竟然打到宁微的头上去了,把宁微打的直接趴到了地上。



        “你们这两个小贱人,贱货坯子,和你们娘是一样的货色。你们以为你们娘有多干净啊,还不是自己下作勾引男人,没有成亲的时候肚子弄大了,还不知道你们那个大姐是谁的种呢。”



        “你瞎说,我娘没有,我娘没有。”宁微没想到大伯母一生气,竟然连这样的话都给说出来了,她直气的身体直颤抖了,眼泪更是连成串的掉下来。



        宁珞一把拉起宁微道:“姐,哭什么哭,我们哭让别人笑吗?你起来,记住以后,从今天开始我们再也不会求你们什么,你们也别想再让我叫你们一声。”



        说完,宁珞就拉着宁微要走。



        “慢着,你们两个想到那里去?”宁微见老太太出来了,脸上顿时燃起一抹希望,喜极而泣道:“奶,想想病了,求求你给我些钱给他抓药吧。”



        然而老太太站在那里没动,视线却是将宁珞从上到下瞄了个遍。



        “三丫头,不错啊,半天没见,你这嘴巴皮子是越来越厉害了。你竟然想弄坏我轩哥儿的名声,你是不想活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我只要跟族长说一声,他们就可以请家法,将你浸猪笼。”



        “浸猪笼?你们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不懂事,吓唬我呢,我一没犯错,二没犯法,三没有让家族蒙羞,请问老太太,你们凭什么将我送到族里受惩罚。倒是我,有个不错的想法,要是族长伯伯他们来了,我倒想让他们评评理,不给我们饭吃,不给我们钱看病,你还用洋叉将我手给插伤了,要是让大夫验伤,我倒想看看谁身上的伤更重。”



        “三妹,对不起是我冤枉了你。”宁微此时已经哭得溃不成声了,没想到弟弟妹妹们受到这么大的侮辱,她这个做姐姐的却是一点忙都没有帮上。



        老太太本来想在宁珞面前找下存在感,好让她服软跪下来求自己原谅。不过就算是宁珞跪下来求她,她也不会给她半个子儿。



        “啧啧,看看这小嘴能的,既然你这么能,敢打长辈,又不将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我凭什么管你们的死活。再说了,你们那死鬼爹娘去世,光是找人的花费和办丧事的花费,你们这辈子都还不上。识相的就给我滚回去,别在这哭丧着脸,哭给谁看。”



        老太太像是赶臭虫一般的在驱赶着她们,比一个陌生的路人,还让人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