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农女的悠闲生活在线阅读 - 060章 露了一手

060章 露了一手

        其实宁薇的衣服并没有她们说的如此不堪,不过是袖口上加了一块豆腐块大小的补丁罢了,而且衣服被皂角浆洗的十分干净,根本没有她们说的所谓异味。



        宁薇这会听到大家的奚落,顿时觉得十分难堪,真的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想到前面自己受到的委屈,这会又被人奚落看不起,不由伤心的眼泪汪汪的。



        看到姐姐和自己一进门就被人嘲笑,已经看惯这种不屑眼神的宁想想,气的紧紧捏着拳头,大声嚷道道:“坏女人,恶毒女人,小心以后没人要你。”



        宁想想说完这句话后,现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瞬间后现场爆出一阵阵笑声来。



        “哈哈哈,这小孩真逗。”



        那个前面说话的丫鬟却是气的面红脖子粗,一下子跳将起来。



        “这那里来的小野种啊,你竟然敢骂本姑娘,活得不耐烦了。”说完,手便伸了过来,准备打他耳光。



        没想到还没到宁想想的脸上,手腕处便是被人一把抓住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另外一个小丫头,面色黑黑的却是将眼睛瞪圆了,十分凶的样子。



        “哪里来的没规矩的丫头,竟然敢打我弟弟。”宁珞用力一甩,将那个丫鬟甩的差点摔了一跤。



        “好啊,竟然还来了帮手,看我今天不教训你这个小贱货。”



        “小姐,你快来啊,你看有人欺负云儿。”



        “到底发生了何事,何故在此争吵?”说话间,只见一名打扮的十分华丽的妙龄女子走了过来。她身边跟着的嬷嬷,知道事情的经过,便在她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女子长相十分秀气,鹅蛋脸,修月眉,身量颇长,有着几分窈窕淑女的感觉,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出身。宁珞本以为这位小姐要找自己算账来着,正准备着应对之策,却不想,这女人非但没有找她们的麻烦,反倒是先斥责了自己的丫鬟。“云儿,你又给我惹祸了,你前几天还答应我来着,不惹事生非的。”



        只听她声音柔柔弱弱的,软中带着糯,怎么听怎么舒服。



        “小姐,真的不怪奴婢啊,是她们先欺负的我。都说这穷山恶水出刁民,果真如此,我就没有见过这么恶毒的兄妹。那个小崽子先咒我嫁不出去,那个大的呢,竟然二话不说上来就来推我。呜呜,奴婢真的好冤啊!”云儿这会的样子十分委屈,一边用手揉着自己受伤的胳膊肘,一边带着哭腔哭诉着说道。



        “真的如此?那我来问问。”只见女人踏着莲步,款款而来,走到宁薇的面前,脸上带着笑意。并且还伸出手去拉宁薇的手,语气温柔如水一般。“这位小姐,前面是我家丫鬟冲撞了你,嫣然在此跟你说声抱歉。”



        “不,不,没,没关系。”见这位高贵优雅的小姐,拉着自己的手,宁薇顿时是又高兴又窘迫,高兴的是眼前这位漂亮的小姐,竟然会亲自跟自己道歉。更难得的是,别人都嫌弃她穿着破旧,身上还脏兮兮的,这长得犹如天仙般的人儿,竟然会毫不嫌弃自己的拉着自己的手。



        她拉着自己的手,只感觉到她手上的皮肤滑如凝脂,身上更是带着淡淡的香味。相比较而言,宁薇感到了一阵阵的自惭形秽。看看别人,再看看自己,这真是天壤之别啊。



        见宁薇犹如傻了一般,拉着自己子的手忘记松开。



        李嫣然顿时低头一笑,将手松开了。说了一声:“嬷嬷!”便上了一辆十分华丽的马车。



        跟在她身后的嬷嬷则从怀里摸出一个小钱袋,递给宁薇说道:“咱小姐乃是菩萨心肠,今儿个被你们遇到那就是前世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了。这点钱够你买一身干净衣裳了,还不赶紧谢谢我家小姐。”



        “啊,还给我钱?”



        宁薇捧着手里的钱袋子,高兴的不能自已,看着马车上的那位小姐,竟然犹如傻了一般。



        站在一旁看到这一切的宁珞,却是眉头微皱,一把将钱袋子拿了,重新递给了嬷嬷,“这位嬷嬷,所谓无功不受禄,既然误会解释清楚了,那么就没什么事了,还请嬷嬷将这个收回吧。”



        宁珞说完,朝那嬷嬷微微一鞠躬,显得十分有教养礼貌的样子。



        那嬷嬷见了宁珞的言言举止不像是乡下丫头,眼里倒有了几分赏识,不由说道:“没想到,你这个小丫头倒是有些意思。说话这青山镇有多少人挤破头想讨好我们家小姐,你脑子倒是清楚得很。”



        “不敢!”宁珞不卑不亢的回了句。那嬷嬷临走时朝她点了下头,看了下云儿说道:“你这个闯祸的丫头,还不快跟上。”



        云儿临走时,狠狠的看了宁珞一眼,仿佛要将她刻在骨子里一般。



        豪华马车走了,天下布庄重新恢复了平静,然而大家看向这对姐妹的神情也不一样了。



        宁珞和宁薇说了几句话,然而宁薇的神思却完全不在线了。将手放在姐姐眼前晃了晃,宁珞问道:“姐,你咋啦,想什么呢。告诉你,这些有钱人家的小姐,不要将她们想的那么好。”虽然宁珞觉得自己多心了,但她觉得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其他的贵家小姐看到她们一副穷人家的样子,不但避而远之,还面带嫌弃。她们和这位小姐不过是萍水相逢,这样反于常人的处事方式,确实让人费解。



        除非这个小姐真的犹如她表面这般,真的是菩萨心肠,心地善良。反正宁珞心里打定主意了,不管这个小姐打的什么心思,她都得堤防着些。



        宁薇不明白妹妹为何会这样说,但是她说出的话侮辱了自己的最尊敬的人,不由急的连忙为她辩解着说:“三妹我觉得这位小姐真的是天底下最好的人,她不但没有嫌弃我,还和我拉了手,还对我如此客气的道歉呢。我要是哪一天,能穿上她这样的衣服,做个像她那般的人,我这辈子就满足了。”宁薇说话时,还一脸的憧憬之色。



        宁珞只能暗自摇头,心道,她这个姐姐眼皮子也太浅了些,将这个世界想的太过美好了。



        画面转到马车上,没想到前面在人面前一副菩萨心肠的李嫣然,这会却拿着帕子拼命的在擦拭着自己的手,脸上一脸的厌恶和嫌弃。



        “这乡下丫头的手,果然脏,我就和她拉了下手,怎么觉得全身都带着一股子臭味呢。”



        “小姐,等回去后,奴婢服侍你洗澡可好,我听人说,在洗澡水里,放上新采的腊梅花瓣可香了。”这会坐在那位小姐跟前的赫然就是刚才被罚的丫鬟云儿。



        “嗯,总算你这丫鬟有几分眼力界。”说完,又道:“你说则表哥看到我这样对待那个乡下小丫头,会不会对我有别的想法呢?”



        “那是当然了,前面我可是看到表少爷朝你看了好几眼呢。”



        “真的?”李嫣然顿时微微低下头,脸上带着满满的喜悦之色。



        “那是当然了,咱家小姐是什么人啊,身份高贵,母家舅舅是京城鼎鼎有名的太傅,自家父亲是江南掌管一方的太守大人,如今孟家的两位表哥都处于婚配的年纪,我看啊,这次趁着老太爷祝寿的当口,说不定就是给那些夫人们相看未来儿媳呢。”



        “哎呀云儿,你说什么话啊,小姐我暂时还不想出嫁呢。”李嫣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十分高兴。



        云儿早就看穿了小姐的心思,不由笑道:“小姐,你别骗云儿了,你前些日子,日夜绣,夜夜绣,是帮谁绣腰带来着,难不成你是为太守大人绣的?我看一定是为则表哥绣的吧。”



        “死云儿,再胡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马车里顿时传来一阵笑声,笑声过后,李嫣然将手上的镯子取了下来,赏给了云儿。



        云儿顿时受宠若惊,“小姐,你这是要干什么?”这玉镯实非凡品,一看就是上好的美玉,云儿看了下,竟然认出来了。“小姐使不得,这可是夫人去年给小姐的生辰礼物啊,奴婢不敢收。”



        “拿着吧,既然小姐我有心送你,定然是有吩咐的。”



        “是,小姐,奴婢谢谢小姐。”



        这云儿虽然平日里在府里十分蛮横,做事情却很有一套,也算是李嫣然的心腹丫鬟。李嫣然顿了顿才道:“云儿,既然你知道小姐的心思,那么我让你派人盯着则表哥的一举一动,一旦他那边有什么情况,你都命人来报于我。”



        “是小姐,云儿愿为小姐效力,肝脑涂地。”云儿这才高高兴兴的将镯子收了起来,心想,这镯子少说也有上百两了,小姐真是大方。



        马车里,小姐和丫鬟的一举一动,被而走在马车外的两名丫鬟听到,其中一名丫鬟暗自咬了下嘴唇,她旁边的丫鬟却是嘟起了嘴。嘴里嘀咕了句,“小玉姐姐,咱小姐对云儿也太好了,那镯子可是咱们夫人去年送给我们家小姐的生辰礼物。”



        “木儿,休得胡言,咱们小姐做的事情,岂是我们这些下人能议论的。”



        “是!”被小玉姐姐呵斥了,木儿不敢乱说了。



        --



        “姐,我们进去看看布料吧,你不是说想买新衣服了吗?”



        宁珞拉着宁薇的手,准备走进店里,宁薇这会却犹豫不决了,不由挣了挣,拉着妹妹的手说:“三妹,我们要不还是到其他布店去看吧,这里的东西太贵重了,我们买不起。”



        “姐,咱们还没看,怎么知道买不起啊,你别忘记了,咱们手里可是有银子的。”



        “噗,叫化样的人,还有银子呢,有银子能穿成这样。”只见旁边又有人出来说风凉话了。这个女人长的也不错,只是那妆容太过艳丽,倒显得有几分老态了。



        宁家姐妹听到又有人在说她们,于是将视线转向来人。而这一幕,恰好被在楼上陪母亲挑选衣料的孟天则看到了。



        晌午孟天则回到家里,便被母亲拉出来逛街了,孟天则虽然脾气不好,不过他却十分孝顺。本来他是不会注意到外面的情况,却是被宁珞拿番不卑不亢的话给吸引了过去,等看清来人才知道是她。



        他本来有些无聊,正站在窗边看风景,无奈楼下那名女子的声音太过刺耳,他便又看了过去。



        “这位婶婶,你光凭我们的穿着就知道我们没有银子,那是不是说,你有家财万贯就得全部挂在身上等着人来偷啊。”



        “噗!哈哈哈!这话说的太好了。”旁边的人一听宁珞的话顿时乐了。因为她说的确实有道理啊,她们的衣服不过是旧了一点而已,虽然看着有些寒酸,但看这说话的底气,谁知道她到底有没有钱。



        “就是啊,狗眼看人低,活该!”宁珞的话立刻引来其他人的附和。毕竟这里来买东西的不全是都是有钱人家的,这天下布庄除了店铺大,东西新式外,还有特殊的销售方式,就是竟然还有折价区。虽然这折价区的价格也不是一般的人,都能买得起的,要是真的会买,也能用很便宜的价格,买到好东西。



        “哎呀,这丫头怎么又来了,赶紧将人赶出去。”



        掌柜的正要吩咐小伙计赶人,却被一个眼神给镇住了,然后悄摸的溜了下去,就当自己不存在。



        而这边前面说话的女人,却是气的面目绯红,几乎要跳将起来。



        “臭丫头,你眼睛长天上去拉,竟然叫我婶婶,我有那么老吗,本小姐我今年才十六岁。”



        “啊,才十六岁啊,我还以为你有三十六呢。” 宁珞嘴里故作惊讶,然后开始在这女人身上到处挑刺。



        “姐姐原本有花一般的容颜,可是却用劣质脂粉将你原本姣好的皮肤遮盖了,又穿上这种只有六十岁老太太才会穿的衣服,看着华丽实则累赘有加。你不如将这外面的罩裙去掉,下面再配上靴子披风,岂不更好。”



        “你说你明明才十六岁,硬是将自己的年纪弄得上去了二十岁,你说我不叫你婶婶,叫你什么。”宁珞说话时,一边将那女人外面的衣服扯了下来,这里折一折,那里再拉一下,然后再将她裙子上面稍微拉起一些用旁边的带子扎成一朵大花球的样子。



        这还没完,又拿出帕子在她脸上胡乱的擦了几下,那女人想要挣扎被却宁珞死死的拉着,而她身边的丫鬟们看到宁珞如此大胆,竟然都被吓傻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