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使与恶魔的较量在线阅读 - 第136章 蹊跷的婚礼

第136章 蹊跷的婚礼

        因为倒时差再加上骆云薇心情不好,她根本睡不着。

        索性她也不睡了,起来,开了房门。

        她开了门就看到客厅没人,但是她听到了苏意的声音。

        好似是在书房开视频会议。

        她走到客厅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站在客厅处的落地窗前俯瞰巴黎。

        她不得不说这个公寓的位置极好,在市中心,一俯身就看到巴黎的全貌,估计在晚上会更美。

        “不睡了?”苏意是个警觉性很高的人,骆云薇开了房门走到客厅灯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因为知道是她,而且她的回忆还没有完,她就没有出来。

        现在她的会议开完了,工作算是告一段落了。

        “睡不着。”在B市,这个点应该是凌晨了,但是在巴黎也就下午5点的样子,外面的天还很亮,骆云薇本就心神不宁地,天这样亮,她也着实睡不着。

        “要不然,我们出去买东西吧。我看你也没有行李,?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

        骆云薇看了看自己也是,感觉挺邋遢的,她这身衣服已经穿了两三天了,也是该换了。

        坐在苏意的车上,骆云薇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苏姐,别带我去那些贵的地方买衣服,我的钱不多。”

        虽然她知道她还有10万的存款,可是她现在没有工作,不能坐吃山空。

        其实老太太有交代她好生照顾骆云薇,当然钱方面也是。

        只是她看出来了,骆云薇是一个很独立自主的女孩子,甚至在她身上她有看到些许她年轻时候的样子。

        既然她这样说,苏意还真是很贴心地把她带到了平民化的商场购物。

        衣服也就几百块人民币一件,折算成法币的话也就贵了那么一点点,在骆云薇看来是可以接受的。

        骆云薇本就长了一副衣架子的身材,穿什么都好看。

        她随意选了两身衣服,又去内衣店买了两身贴身衣物。

        后来想了想鞋子也只有一双,最后又去买了双鞋。

        回到车上的时候,骆云薇有种满载而归的感觉。

        只是花了她差不多3000人民币,对于没有钱的人来说这也算大出血了。

        只是她发现自己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她还没有换手机号码。

        “苏姐,我想买张电话卡。”

        “好,我带你去电子商城,到时候换个手机也可以。”

        骆云薇其实没有想到换手机,只是苏意这样一提议,她倒觉得还真有这个必要。她现在这个手机是欧阳睿给他买的,其实之前陈君如给她买的手机也还能用,但欧阳睿说什么都要给她换,说是不管她在哪里只要看到手机就当他在身边陪着她了。

        当时骆云薇真觉得欧阳睿很幼稚,但现在却正如欧阳睿说的那样,看着手机她就立即会想到他。

        来到电子商城,骆云薇对手机也没有特别的要求,她在华为**店买了一款2000多的智能手机,然后随便买了一章电话卡,就和苏意回去了。

        越是和骆云薇相处,苏意就越觉得骆云薇不是一个物质的女孩,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苏意发现,其实和骆云薇住在一起应该还不错。

        两人买了手机已经晚上8点了,苏意带骆云薇去了她常去的一家餐厅吃饭。

        “这顿,就当给你接风洗尘了。来干杯。”

        平时欧阳睿是不会让骆云薇沾酒的,但是今天他不在,而骆云薇刚好心情也不好。

        她一口就喝干了高脚杯里的红酒。

        然后自己倒满。

        “这一杯,谢谢苏姐的照顾。”

        骆云薇又干了。

        只是骆云薇的心情不好,苏意没有特意劝阻,只是在骆云薇喝下第三杯红酒,说话都有些不利索的时候,她才阻止她。

        回到浪漫公寓的时候,骆云薇已经完全醉了。

        苏意把她扶到床上。为她盖上被子。

        轻声说了声:“好好睡吧。”才退出客房。

        她知道今天骆云薇需要喝点酒才能睡得着,否则她定会睁眼到天亮。

        而另一边,欧阳睿和骆云薇的婚礼是在盛世酒店举行的草坪婚礼。

        上午10点客人陆陆续续地来了。

        接待的人是欧阳涵和周璟轩。

        因为欧阳老太太不接受骆云薇,她不会来参见婚礼。

        而王岚知道骆云薇失踪了,她知道今天的婚礼肯定会夭折,欧阳啸不想当场丢脸但又阻止不了欧阳睿的决定,所以他只有不来。

        吴家本就不想和骆云薇扯上任何关系,更是出了声明声称没有私生女。虽然后来网上爆出了DNA鉴定报告,吴家也只是起诉了曝光的人,在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私自取了当事人的唾液做了鉴定,这是侵害了隐私权。

        法院立了案,抓了人。但那个人就是吴家的下人陈磊,而最后的定论是陈磊因为吴家解雇实施地报复性行为,而那份鉴定其实是假的。

        这一系列的结果看似很连贯也让很多吃瓜群众相信了。但真相只有欧阳睿和吴家等少数知情。

        但欧阳睿不关心这些,他知关心骆云薇今天到底会不会出现在他们的婚礼上。

        还有不到两个小时了。

        白宇航和李灵儿陪着欧阳睿在化妆间等着骆云薇,只是时间就这样悄然若逝了,依旧没有骆云薇的身影。

        “云薇真的会来吗?”李灵儿拉着白宇航的手不确定的问道。

        “她会来。”欧阳睿很笃定,他相信只要她爱他,他定会出现。

        “可是......”李灵儿没有欧阳睿的自信,她是知道云薇,一旦她下了决定她是不会回头的,既然选择了离开,她就不会出现,她很想告诉欧阳睿,但眼神一触碰到欧阳睿那落寞的身影,她嘴里的话再怎么还是说不出口。

        时间就这样流逝着。还有半个小时就12点了,宾客也已经来得差不多了。

        依旧不见骆云薇的身影,欧阳睿没有慌张,只是他周身的那股落寞更深。

        欧阳睿站起身,理了理礼服,像是下了很重大的决定一样准备进入礼堂,这时候从门口匆忙进来一个女人,当看到她的时候,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12点钟,婚礼仪式照常举行。

        因为新娘是孤儿,她没有被父亲牵着手走出来,而是直接挽着欧阳睿的手出来,新娘的头上套着头纱,没有人看到她的脸,但从身形上看和骆云薇很像,这一刻根本没人去想新娘到底是不是骆云薇。

        随着婚礼进行曲的播放,新郎和新娘走到了舞台中间。

        主持人宣读了结婚誓词。

        新娘很快就回答了是,但欧阳睿犹豫了片刻后才说出那三个字,而且语气及其生冷毫无感情。

        他们都没有看错,欧阳睿走红毯的整个过程都没有笑脸,那表情哪里像是结婚就像是家里死了人一样。

        到最后,主持人说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但因为欧阳睿那不悦的眼神,没有人敢起哄。而欧阳睿也只是隔着头纱吻了新娘的额头。

        台下一片哗然,不是说欧阳睿很爱骆云薇的吗,这表情,就没有看出半点感情。

        但没人敢议论半句。

        仪式完毕,新娘又回了化妆间,整个过程她的头纱都没有被掀开过。

        一场很压抑的婚礼就这样结束了,甚至在看到欧阳睿的表情后,宾客们也只是草草地吃了两口菜就走了。

        这场婚礼没有新人敬酒,没有父母参与,甚至连往常报道的欧阳睿是宠妻狂魔也不符合,总之在所有人眼里都透露着些许蹊跷。

        但没人敢在这里议论。

        下午1点,所有的宾客都离开了。

        诺大的大厅就只有欧阳睿那桌还有人,而这些人就是白宇航和李灵儿,欧阳涵夫妇还有姚启涛和魏浩然。

        没有新娘,在婚礼仪式完毕后就没有新娘了。

        欧阳睿一口接着一口的喝着闷酒。

        在时针走到12点的那一刻,他知道她是真的离开他了。

        “睿,别喝了。”看着欧阳睿颓废的模样,欧阳涵很心疼。

        欧阳睿不理会,自顾自地继续喝酒,甚至觉得把酒倒在酒杯里太麻烦了。

        他直接拿起酒瓶灌了下去。

        没人劝得住他,这一刻欧阳睿不得不用酒精来麻醉自己,否则他就会疯狂地思念骆云薇。

        就这样欧阳睿喝了两瓶白酒,一头栽在了桌子上。

        “睿。”

        “欧阳睿。”

        所有人担忧的声音想起。

        白宇航和周璟轩赶紧扶着欧阳睿上了车,姚启涛开着车直奔医院。

        没想到欧阳睿喝成了胃出血。

        经过抢救,欧阳睿并无大碍。

        但是看着躺在床上的欧阳睿,脸色苍白,此刻的他哪还有往常王者的气魄,这一刻他就是个病人,只是一个被感情伤了的男人而已。

        欧阳涵心疼地掉了眼泪,周璟轩轻拥她入怀安慰着。

        看着欧阳睿的模样,李灵儿忍不住拍了张照片发给骆云薇。

        她告诉骆云薇,因为她欧阳睿喝酒喝得胃出血了,希望她看到了就回来。

        她知道她的这条短信或许会石沉大海,但是她还是发了过去,或许她有一天是会看见的,然后她就回来了。

        只是这条微信确实石沉大海了,很多年以后都不曾回复她。

        很快,欧阳啸和王岚夫妇赶来了。

        看着欧阳睿的病态,王岚心疼地摸了摸的儿子的脸颊。

        他太倔强了,她已经提醒他了,但他还是要坚持己见,到头来把自己伤得这样深,真的值得吗?

        “你们都回去吧,小睿有我们照顾。”

        除了周璟轩夫妇和欧阳啸夫妇,欧阳睿的朋友都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