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今天晚上不回家在线阅读 - 08:情书的最后时代

08:情书的最后时代

        2010年的夏末,那是一个智能手机刚刚问世的时代,微信还没有普及,一个智能手机对高中生来说,简直是最奢侈的东西。

        在现在的程满月看来,那是情书的最后时代,高中的少年少女们,在青春的懵懂之下,还保持着将纯真的情感诉诸纸笔之间的传递。上课的小纸条,下课后的情书,每周的交换日记,年轻的恋人这中间的等待和期待,让每一次的传递都充满紧张和羞涩。那人群里的互相张望和转身不舍的回眸,是以后的人生中,每个人午夜梦回不舍醒来的青春。

        校服的白衬衫,马尾上的蓝色丝带,在路边买一个煎饼豆浆,17岁的程满月骑着单车,在九月初的初秋微风中,奋力朝学校奔去。

        已经高二的程满月,还从未对任何男生动心过,而自己的好朋友钟丽丽,从初中开始,就暗恋高二一班的高盛同学。

        高盛是学霸,初中高中一直都是奥数选手,话不多,对任何人说话都是一脸冷傲得面无表情,长相不算多帅,但也干净斯文,这个年纪的男生,学习好有人喜欢,篮球打得好有人喜欢,会打架有人喜欢,长得帅更有人喜欢。

        程满月骑着车,碰到了半路走路上学的钟丽丽,钟丽丽家离学校不远,见到程满月,高兴地跳上了程满月的后座。

        “满月,你不知道,我这两个月暑假,每天都盼着开学!”钟丽丽环住程满月的腰,抱怨道。

        “神奇,你竟然盼望开学?昨晚我赶作业到凌晨两点,恨不得再多放两个月的假!啊~一想到以后每天都要早起骑车上学,就觉得前方的日子充满黑暗!”程满月用力向前蹬。

        “只有开学才能见到高盛同学啊,这两个月,我还报了数学补习班,就是为了能碰碰运气能不能碰到高盛同学,结果他在奥数班,跟我这种基础补习班不在一个教室,好失落!。”

        “好阴险,你竟然报了数学补习班不叫我!”

        “因为我知道叫你你也不会去啊,喂,你整个暑假在干嘛?”

        “在写小说啊!”

        “怪不得,我看你一点都没有晒黑。诶,你知道了吗,宋力和袁珍在一起了,就是上学期,你帮宋力给袁珍写了十几封情书,结果真的把袁珍追到了,有人还撞见他俩暑假一起去看电影呢!”

        “真的?!”程满月八卦道。

        程满月是高一二班的语文课代表,作文写得极好,每次作文都被当做范文被老师夸奖。私下里,别的学生要么忙着学习要么忙着谈恋爱,程满月忙着写小说,经常在数学课上被老师逮到罚站,同学们都知道。

        上学期末,有一天前桌的宋力同学回过头来,神秘得小声说:“大才女,你能不能帮我写封情书,我憋了三天实在不会写,你写完,我来照抄,怎么样?”

        程满月来了兴趣,说:“好啊,你想要深情的还是搞笑的还是诗意才华的?”

        “那就……深情的吧!比较符合我的气质。”宋力甩了甩头发。

        “10块一封!先付钱再出稿。”

        “喂,同学也要收钱啊!”

        “我的时间不是时间吗?情书你以为好写吗,我要揣摩你的说话风格用第一人称来写,不然让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你写的,那不就穿帮了。”

        “行!要是有效果,之后你都帮我写。”宋力掏出了10块钱拍在了程满月的数学书上。

        一节课的时间,程满月就将初稿甩给了宋力。

        宋力看完,简直感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程满月,不看我都不知道你写的这是我,你写得也太感人了,这么用情至深的感情,哪个女孩顶得住啊!”

        “行了,快去给人家吧,袁珍那么漂亮,小心晚了就被人截胡了!”

        宋力屁颠屁颠得就往隔壁班跑去。

        下午课间,程满月去洗手间回来,看到袁珍在班门口,假装还宋力书,果不其然,书里夹着一封回信。

        宋力和程满月一起研究,这信没拒绝没接受,凭程满月看了多年言情小说和偶像剧的经验,这是还在犹豫且有戏。

        从那以后,宋力写给袁珍的情书,都是程满月执笔,宋力再工整的抄一遍,令两人的感情逐渐升温。除此之外,宋力还跟他的兄弟们安利程满月的情书大法,好几个男生让程满月代笔写情书。

        女孩的对情书的态度无非有三种:撕掉和拒绝,男生慌乱,继续情书攻击表明心意。态度暧昧没有拒绝,男生琢磨不透,一来二去继续通信。欣然接受,男生高兴还会请程满月吃零食。而大部分男生的遭遇都是前两种,几番下来,程满月也赚了不少钱,还细细的揣摩了不同的人物风格和心理状态,写情书这事简直伸手就来。

        此时,钟丽丽趴在程满月的背上,撒娇得说:“满月,你能不能帮我给高盛写封情书,这一次,我真的要告白了。”

        ………………

        周五放学,程满月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咬着指甲抖着腿,一直在伺机而动。手里是替钟丽丽写的情书,还叠成了一个心形的形状。作为钟丽丽最好的朋友,每天都听她对高盛的夸奖和爱慕,程满月把这封信写得荡气回肠入木三分,钟丽丽看完直呼程满月把她心里想的却表达不出来的全写出来了。

        前方不远处的兵乓球台,学霸高盛每周五雷打不动得来这里打乒乓球,钟丽丽那个怂包,本来还和程满月一起来的,见高盛骑车来了,立刻紧张得躲到了树丛后面,让程满月帮她送情书。

        送情书这种事,程满月还是第一次做,一咬牙,心想,算了,又不是我要告白,我紧张什么!

        “高盛!”程满月压制住自己的声音,朝正在停放自行车的高盛喊了一声。

        高盛疑惑得看了看程满月,他俩没有说过话,确定是在叫他,便不紧不慢得朝她走来。

        “什么事?”高盛面无表情道。

        “喏,这个给你!”程满月毫不在意得将情书递给高盛。

        高盛看着被叠成心形的粉色纸张,一愣,随即脸色竟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仿佛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

        “呵,不必了吧。”

        “啊?”程满月没想到高盛是这个反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的心里只有学习。谈恋爱这种事情,我没兴趣,再说,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高盛毫不客气得回绝道。

        “等等,你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喽。”高盛一副不可一世的表情。

        “你该不会以为这封信是我给你写的吧!这是钟丽丽让我给你的,自大狂!”

        “哦?是吗?钟丽丽?那个长的有点黑的女生吗?”

        “什么?你会不会说话?”程满月看高盛这态度,还这样说自己的朋友,气不打一处来。

        “那你帮我转告她,我跟她不可能,信我就不看了,浪费时间!”高盛转身要走,被程满月一个健步拦下。

        程满月气壮山河得吼道:“这位同学,没有人教过你,对女孩子的基本礼貌吗?就算你要拒绝,起码要尊重别人的心意,至少接过别人写给你的信去看完吧!你这种一副‘我就知道天下女生都爱我’的得意表情是怎么回事?就算你要拒绝女生,最起码也有有风度有礼貌得谢谢别人的心意。学习好就了不起吗?情商高智商为零,开口一句人话都不会说,说钟丽丽黑,你照照镜子看看你额头上的痘坑好吗!”

        程满月一连串得伶牙俐齿,把高盛说得根本插不上话。

        高盛露出一副研究的表情看着程满月,说了句:“有意思。”

        “有意思你个头!拿去,我只负责送,怎样回应你自己去处理,我警告你,不许对钟丽丽这种态度,如果你让她哭,你就死定了!还有,我告诉你,你也根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老娘还轮不到你来拒绝!”程满月霸气侧漏得将情书甩在了高盛身上,转身去找藏在树丛里的钟丽丽,才发现她不见了!

        “都怪你!!!”程满月吼道,“肯定是钟丽丽听到了,所以伤心得跑掉了!”

        “关我什么事。”

        “你还敢说!还不赶快给我去找她!!!”

        “我怎么知道她在哪啊!”

        这时,有个提着塑料袋的,穿着白色t恤的高挑男生走过来,说:“我刚才看到一个女生哭着往那边跑了。”

        程满月威胁得对高盛说:“还不赶快去找她!!!”

        “哎,好麻烦,行行行!真是倒霉!”高盛不耐烦得朝男孩指的方向跑去。

        程满月气坏了,气鼓鼓得坐在长椅上,打开书包想拿水喝,却发现水壶的水喝完了。

        “喏,请你喝。”男孩走过来,手里拿了一听可乐,看着程满月的眼睛满眼笑意。

        “你是谁?”程满月抬头看他,发现这个男孩长得太好看了,五官精致、眼神清澈,浑身上下一种清新的气质,简直就是小说里玉树临风的代名词。

        “一个路人,不小心听到了你们的对话,那个男生有点蠢,你不用为这种人生气。”对方温和得说。

        “就是嘛,我还没见过这么自大的男生。”程满月刚才吼得大声,嗓子有点干,便说:“这个……真的给我喝?”男生穿着便服,看起来跟程满月年纪差不多大,不知道是哪个学校,好像在附近闲逛一般。

        “嗯,放心,没有下毒。”男生地给她。

        “谢啦!”程满月不客气得接过,叩开易拉罐,咕咚咕咚得喝起来。

        男生看着程满月,被她的爽朗弄笑了。

        “你是……清水一中的?”男生指指程满月校服上的校徽。

        “是啊,你呢,也是高中生吧。”

        “我今天刚搬来这里,还在找学校。”

        “哦。”

        “你叫什么名字?”

        “程满月。”

        “满月……”男生突然一笑。

        “怎么了?”程满月奇怪得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我们……”

        就在这时,程满月看到远方钟丽丽和高盛在拉扯,似乎是钟丽丽在哀求着高盛什么。

        程满月气不打一处来,刚要起身,便被旁边的男生拦下。

        “这个时候,你还是不要去插手了。”

        “怎么说?”程满月疑惑得看着男生,说:“可是钟丽丽看起来很难过啊,她本来就是个小女生。”

        “刚才,当着你面,那个男生毫不客气得拒绝了,你现在过去,目睹了朋友的卑微,她会更尴尬更不舒服的。这时候,你就让他们两个人解决吧,就算告白惨遭拒绝,为爱情痛哭,那也是青春的一部分。”

        程满月恍然大悟得看着这个男生,他竟然比她这个写小说的人还更能设身处地体会对方的心情。

        “你怎么这么懂,情场高手?”

        “不算吧,只不过在以前的学校,我也收到过很多情书,渐渐学会应付女生的这种状况了。”

        程满月翻了个白眼,说:“现在男生都这么臭屁吗?”

        男生笑笑没有说话。

        高盛骑车走了,钟丽丽揉着眼睛,似乎忘了程满月还在乒乓球台那边,她失魂落魄得独自走着,程满月不放心,想跑过去安慰她。

        “这个时候,你还是不要去了,让她静一静,如果不放心,不如就跟在她身后护送她回家吧。”

        程满月疑惑又略带欣赏得看了看男生,说:“你真的好懂,你叫什么名字。”

        男生一笑,眼睛迷离又充满魅力:“夜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