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今天晚上不回家在线阅读 - 30:命运之手

30:命运之手

        这是金俊佑住在程满月家的第一晚。

        他躺在床垫上,头枕着自己的胳膊,看着天花板发呆。

        程满月蹲在夜星河家哭的没落背影,深深得刺痛了他的心。

        他不生程满月的气,也不嫉妒夜星河,他只恨自己,为什么小的时候要逃走……

        明明那样仰望着她,明明那样想报答她,明明想要去跟她说声对不起,却没有勇气朝她走近一步。

        那场大火在他的记忆里燃烧了10年,直到在遇见大学报到遇见程满月那天,炼狱的火终于停止了。

        仿佛命运的牵引,他终究没有逃过她,没有逃过内心深埋的愧疚,终于要去面对自己儿时的心结,似乎才能真正的成长。

        没错,程满月的爸爸在大火中奋不顾身救出来的那个小男孩,就是他……

        8岁那年,那场触命惊心的天然气爆炸事件,据说是管道老化漏气没有及时检修。即使保险公司赔偿了巨款,也没能挽回那个牺牲的消防员的性命。

        梦境中无数次,年幼的他站在大火中恐惧得大哭,那个消防员如天神降临一般破门而入,抱起他往门口外跑。房顶燃烧着火柱掉下来,挡住了大门,那个叔叔在身后的一阵阵爆炸声中带着他冲到窗前,来不及再用绳索,直接将他扔了下去,年幼的他从三楼下落,短短的两秒钟,他看到那个窗口迅速冲出的火舌包住了那个叔叔,那声爆炸的巨响震得他双耳耳鸣,他甚至从头到尾,都不知道面具之下他的容貌。

        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他的瞳孔里只有冲出的火苗,身体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知觉,他摔断了腿,但保住了命。

        他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四个月养腿,医生说小孩子恢复能力强,当他下床以后,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他不记得多少个傍晚,他躲在程满月家附近,看着她放学一个人落寞得走回家。

        那些无数漫长等待的时光,他都在角落一次次排练:要怎样跟她打招呼、要怎样跟她介绍自己是谁、要怎样跟她道歉求得原来、要怎样和她成为朋友。

        巨大的愧疚像海水一般淹没着他,他在无数个夜晚里快要窒息而死。

        从冬天躲到了春天,那个角落,似乎成为了他唯一可以宁静片刻的寂静之地,远远得望着她,看着她一切安好,他就能心里安心一些。

        有一次,他看到一个顽皮的小男孩跟着程满月,总是去拽她马尾的皮筋,还嘲笑她没有爸爸,朝她身上吐了块泡泡糖。

        他恨得咬牙切齿,很不得冲上去打死他,沉重的脚步刚鼓起勇气迈出去,却看见程满月一脚踹在了男孩的肚子上,抡起书包朝男孩砸去,打得男孩毫无还手之力。

        那个男孩吓得跑掉,程满月还捡起一块石头向他扔去。男孩跑远,她捡起地上的书包,拍了拍上面的土,重新背在身上,捡起地上的皮筋,把马尾扎好,接着走回家。

        走着走着,她就哭了。

        他跟在她身后,看着她背着书包低着头用手背擦眼泪,他哭得更难过,满脸的泪水,紧咬着牙,他好想上前牵起她的手,告诉她他会保护她一辈子,可是他根本没有勇气。他不害怕程满月哭着打他因为他而失去父亲,他害怕的是,程满月根本不原谅他。

        父母一次次来这个角落找他,终于爸爸妈妈担心得受不了了,觉得年幼得他心里负担过重,决定换个城市重新开始生活,让他忘掉这一切。

        他们搬家的那一天,原本已被大火烧光的家里行李已经所剩无几,爸爸将哭闹的他抱到车上,锁上车门,一家三口准备开车去北京。

        车子没开多远,正好赶上小学放学,学生鱼贯而出,车子和背着书包的程满月擦肩而过,年幼的他激动得跪在后座上猛拍车窗。

        “停车!爸爸!停车!!!”他哭着大喊。

        “俊佑,别闹了,爸爸在开车很危险!”爸爸呵斥道。

        “是那个姐姐!!!我要跟她说话!!!”

        “我们要走了,时间会埋没这里的一切的,爸爸妈妈已经补偿她家了,他们家人都没有怪你,你不要再闹了,爸爸妈妈已经很为你伤脑筋了!”

        “让我跟她说话。”

        “这里停不了车!!!”

        程满月听到旁边路过的车子拍车窗的声音,她抬起头,看到黑色轿车的后窗,一个男孩大哭得朝她喊着什么。

        “你等我长大回来找你!!!我叫金俊佑!!!你等我!!!”车内,8岁的金俊佑大声哭喊道,眼泪流得满脸都是。

        而程满月并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甚至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在朝自己哭喊,只以为是一个任性的小孩在车里哭闹。

        学校放学孩子们吵闹的声音、街上的车声、车子的隔阂以及渐行渐远,全部埋没了金俊佑的声音。

        这一幕,并没有在小时候的程满月心里留下印象,她只以为,那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过路车辆,更不会想到,那是一个小男孩心底呐喊出的承诺、对她的承诺。

        她也不会知道,有一个小男孩,在她家附近,躲在角落望着她的漫长时光,更不会知道,雪花落在他睫毛上的孤独和沉重。

        新城市的空气味道和清水那个小镇完全不一样,金俊佑去了新的学校,周围繁华的都市环境找不到一点清水小镇的影子,妈妈带他一次次看心理医生,直到他接触到表演……

        他为什么想成为演员?因为演员可以是任何人,可以假装任何人,可以成为任何人,可以逃避真实的那个金俊佑。

        如果成为了一个好的演员,就可以在程满月面前假装淡定、假装是另外一个人,就可以鼓起勇气,站在她面前。

        初中高中,太多女孩子喜欢他了,他努力表演好幽默风趣的白马王子,和那些女孩子练习着讨女生开心的技巧,揣摩着她们的心理和共性,希望有一天,自己回去找程满月时,可以在她面前游刃有余。

        18岁的时候自己到处跑艺考考试,终于考进了梦想中的艺术院校。

        而这十年里,爸爸的生意越做越大,他根本不理解儿子的内心,只以为那是小孩子的偏执和脆弱,长大他就会忘掉的,他希望金俊佑去学商科,好未来继承家业。

        独自拖着行李箱,踏上去学校开学报到的地铁,在某一站,看到那个被地铁门夹住的女孩,他只不过是本能得拉了她一把,却没想到,那是命运是相遇。

        是冥冥中,朝她伸出的手。

        “学姐,你叫什么名字?留个微信呀!”

        “程满月。”

        轰的一声巨响,他脑子一懵,耳鸣的声音再次响起,仿佛那天爆炸的那一声。

        如今,22岁的金俊佑和程满月住在一个屋檐下,在黑暗之中,他用手背捂住眼睛,眼角的眼泪不住得往下流。

        做了她四年的乖学弟,默默得守护着她,心甘情愿得为她做着任何事。

        本以为她一定会从无疾而终的初恋里走出来,一定会有一天对他日久生情依赖他,没想到,她毕业答辩完那天,大叫着给他打电话,说她遇到了初恋男友夜星河,狗血的是,她妈妈再婚的对象,是夜星河的父亲。

        那天,他彻底慌了……

        他缺失她人生的这十年,她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也经历了刻骨铭心的初恋。

        是他的胆小懦弱,让他们的青春彼此错过。这四年里,他无数次后悔,若那时躲在角落的自己,鼓起勇气上前和她说话,向她道歉求得原谅,她们的青春会不会有故事。

        他知道不会,他比程满月小三岁,即使他们成为朋友,在程满月的青春里,她只会拿他当弟弟,和现在一样。

        两人混在一起的大学时光,金俊佑从来没有见过程满月哭过,她一直那样的英姿飒爽风风火火,那眼里对爱情的向往,是真正尝到过被爱过自信,是对爱情的相信。

        他有时甚至感谢夜星河,让她的青春变得梦幻而完整,即使程满月形容他是个失踪渣男,但是为数不多得提起他,眼里总是闪动着光芒。

        程满月喜欢简琛,他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简琛不和女同学谈恋爱,他没有把简琛视作威胁,而今天当他收到程满月成为他助理的微信,他突然什么都吃不下了……

        金俊佑坐起身,站在床边,望着华美的城市夜景,这里完全没有清水那个小镇的夜晚安宁,可是如今,程满月就在他身边,他的心更加无法安宁了……

        像一个在笼子里被迫关了太久的小兽,猛烈撞击着牢笼想要冲出去……

        他抱着一个枕头,走向程满月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