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追星逐月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还君明珠

第一百一十二章 还君明珠

        沈追星捡起银簪放回陈天定手中,见陈天定失魂落魄的样子,便故意露出不以为然的样子劝道:“陈大哥,你是一帮之主,黑道枭雄,也是身经百战了,可曾在未战之前就想过投降认输的事呢?”

        陈天定抬起头露出诧异的眼神看着沈追星。沈追星见成功地引起了陈天定的注意,便继续道:“现在你要把你和刘家小姐之间的事情,当成一场江湖门派之间的争斗去考虑。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在这里伤心难受,那你知道刘家小姐心里怎么想的,她心中有你吗?那日江上一瞥,你把她铭刻在心里,可是或许你对她来说只是那天吹拂过她面颊的一道江风呢?”

        陈天定此时的面部表情已经有伤心难过变成了尴尬:“你是说我其实是自作多情?”

        沈追星指着陈天定的脸笑道:“你真该拿玲珑儿的镜子好好照照你现在这个样子,一脸的迷茫和不自信。”

        一听这话,陈天定顿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道:“这就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现在你是统帅,听你的。唉!只是空有寻幽探访之心,可不知她在何处?京城怎么大,到哪里找呢?”

        沈追星忙道:“我知道啊,当初分手后你是知道我和她家一起来的京师的呀!”一拍脑门,恍然大悟:“我说你在月前就约我陪你来京师,原来你是早有预谋的!我猜你随身的包袱你一定事先藏好了两套夜行服?!”

        陈天定一本正经道:“错!是三套。两套男款,一套女款。”

        “当心玲珑儿嫌弃尺寸不对、做工不好,拒穿!”

        陈天定一扫颓丧心态和沈追星来到客厅,此时玲珑儿已经出了自己房间,正在厅中煮茶,沈追星忙将陈天定的“情史”向玲珑儿做了简短汇报,玲珑儿一听便来了精神道:“兵贵神速,今晚出击!”

        亥时,繁华的京师一片寂静,除了打更巡逻的亲卫,宽阔的大街上再无人影。此时,如果你能从上空俯瞰京师,你定会看到三道黑影在鳞次栉比的屋顶上快速飞驰。三人皆身穿黑色夜行服,当先一人自然是熟门熟路的沈追星,后面跟着的是玲珑儿和陈天定。由于沈追星连日将内力注入玲珑儿体内,其内力大增,轻身功夫已不在陈天定之下。

        不多时,三人来到刘府屋面上。沈追星指了指前方依然亮灯的小楼,道:“那就是刘家骐的闺阁了,这么晚还没入睡当是满怀心事了。”

        玲珑儿道:“当然是思恋我们的陈老大咯。”

        “也有可能是因为过两天嫁人而兴奋地睡不着。”沈追星不合时宜的泼了一盆冷水,随即被身后的玲珑儿狠狠掐了一把,这才老实地闭上了乌鸦嘴。

        沈追星低声介绍楼层的人员情况:楼下是俩个老妈子,楼上闺阁外间是丫头小莲,里面才是刘家骐。

        可以直接上楼,但要见刘家骐,必须经过小莲所在外屋。

        沈追星主动请缨去说服小莲给陈天定通报,如果刘家骐答应见他,则大事可期,否则,不见也罢,回去洗洗睡啦。当然也可以拍晕小莲再见刘家骐,只是此举有唐突佳人之嫌。万一人家刘小姐没那意思,陈天定肯定会找个地缝钻进去。事到如今,陈天定又患得患失起来。

        沈追星轻车熟路地上楼钻进秀房,进了小莲所在的外室。小莲正在低头整理床铺,忽听耳中传来低低的熟习的声音:“小莲,别出声,是我沈追星。”小莲身子一震,慢慢转过头来,果然是沈追星那熟习的脸庞,只是人又高大俊朗了许多,已经不是过去小孩的模样。

        沈追星见到小莲心中也是充满欢喜,以前寄居刘府时他二人最是要好,此刻见小莲也是长高了些,身材丰满了许多。

        沈追星说明了来意,当然主要是来看小莲,顺带问问陈天定能否见刘家骐。小莲似乎对陈天定有着很深的印象,便喜滋滋的进去向小姐通报。

        对面屋顶上的陈天定正忐忑不安,忽见眼前人影一晃,沈追星笑嘻嘻地出现在眼前:“去吧,别忘了谢谢小莲姐!”

        半个时辰过去了,陈天定还没出来,沈追星有点不放心地对玲珑儿道:“陈老大这么久还不出来,他们会不会??????那??????什么呢?”

        “你以为别人都像你似的,我真没看出来你还挺受欢迎的,一到京师,不是认识这个丫头就是那个小姐的,人缘挺好。怎么上次来没见你提起呢?”

        沈追星笑道:“你怎么那么肯定陈天定和刘家骐不会??????抱头痛哭呢?至于我们上次来京师,不是要帮蓝老大吗?”提到蓝月,沈追星心里琢磨这天牢肯定是没法闯,如果换到别的地方到可以试试,只是朱元璋为什么没有立即加害于他呢?这背后又有什么原因呢?

        正想着,只见远处秀楼灯火熄灭,沈追星一怔,对玲珑儿道:“那是什么情况?陈老大不会??????”正说呢,人影一闪,陈天定出现在眼前。

        沈追星、玲珑儿忙看他脸色,却是“也无风雨也无晴”,完全看不出来。此时已过子夜时分,三人忙施展轻功返回。

        入院,关门,上栓,来到客厅。玲珑儿奉上香茗,陈天定仍然一言不发,只是呆坐。沈追星不再等待,推了推陈天定道:“快醒醒,到家了,看在我们陪你去的份上,告诉我们结果,也好死了这条心啊!是不是被人拒绝啦?”

        陈天定点点头,又摇摇头。

        沈追星、玲珑儿面面相觑。

        良久,陈天定叹道:“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说人话!又点头又摇头的。”

        陈天定解释道:“我点头是因为她和我一样心里有我,她的心接受我。我摇头是因为她拒绝跟我走,那会害死他父兄。”

        “你知道她要嫁的人是谁吗?朱柏的儿子朱允焰。朱元璋已经将朱柏册封为湘王,封地正是荆州,而刘家乃荆州大族世家,双方一拍结合,当属政治联姻。”

        沈追星眉头一皱:“湘王?封地在荆州?你有没有想过上次铁锋带人袭击你的幕后主使可能是朱柏呢?”

        “有可能,但这和刘家有什么干系呢?”

        沈追星笑了:“人说五色令人目盲,我看刘家骐的美色也令你目盲了。朱柏现在手里拥有可以调动的羽林军,可以相机行事。一旦被封湘王其军权会大幅缩小,因此他要在正是回到封地前利用手中羽林军拿下封地附近黑道,作为自己的秘密力量。没有人会把一个王爷和黑道联系到一起。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图谋什么?”

        在沈追星的启发下陈天定恢复了理智:“因为朱元璋今年已经六十五岁,随时可能驾崩。现在的储君朱允炆虽然为人宽厚,仁义过人,但他优柔寡断,心不够狠,手不够辣,非是那些流过血、打过仗的王爷的对手,因此届时必然天下大乱,朱柏或许会起兵造反。”

        沈追星点头道:“看来你醒过来了,一旦造反失败,刘家先不说,你的心上人刘家小姐一定会人头落地。所以,你带她走,却是救了她。”

        听了沈追星的长篇大论,陈天定还没发表什么感想,玲珑儿感慨道:“有时我真心怀疑你平时那些傻样子是装出来的,否则怎能从一点小处看到那么深远?”

        “可是现在这样我们还有什么能做的呢?”陈天定完美得演绎了当局者迷的样子。

        沈追星正色道:“想是一回事,说是一回事,可是做就是另一回事了!这就要看你对她的爱有多深有多真!”

        “我愿意为她去死!”陈天定正色道。

        “那她呢?”

        陈天定肯定地回答:“她的心事和我一样,也愿意做任何事,哪怕去死!”

        “好!那就让她去死!”沈追星轻描淡写地说道。

        几天后,一个晴朗的日子。长江,京师附近。“宜伦公主”的豪华楼船上,“宜伦公主”朱允真正享受着清凉的江风和沿途美丽的风景,受邀作伴的还有公主新近交往的有“荆湘第一美人”之称的刘家骐。

        此外,船上还有一个重要人物,此人便是朱柏的次子朱允焰。

        好色如命的朱允焰虽然和刘家骐已有婚约,可是从未有机会见上一面。前日听表妹朱允真偶尔谈论起新教的闺中密友刘家骐如何美艳无双,便一直心痒难熬,央求朱允真安排机会让他暗中看上一眼,因此今日之会是朱允焰苦苦相求才安排的。但是朱允真要朱允焰必须答应只能在暗中偷看,不能表露身份,否则怕刘家骐生气,以后做不成朋友。

        朱允焰一口答应,因为他也知道这个风俗,据说婚前男女相见,一方会克死令一方。

        第一眼看见刘家骐,朱允焰就完全被刘家骐的美貌吸引,除了美艳无比的容貌外,刘家骐身上有那种武林儿女才有的独特气质,潇洒不群。这让从未见过这种独特气质美的朱允焰抓耳挠腮,心痒难熬,午宴时还拼命克制,三杯黄酒下肚,见朱允真有事离开片刻便不老实起来,对刘家骐动手动脚。

        刘家骐拼命躲避,可这越发勾起朱允焰的兽性,强行搂抱,刘家骐慌忙躲避时不慎落入江中!刘家骐的贴身小婢由于救主心切也跟着跳入大江。

        等闻讯赶来的朱允真命令贴身侍卫杨如山、韩战下水捞人时,早无影无踪了。

        惹下大祸的朱允焰后悔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