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就是这样汉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又有好主意

第一百五十八章 ??又有好主意

        卢小吉马上蹿了进去,“我去看拿破仑的位子空不空,”

        但对余小美这样的菇凉来说,到了这样的地方,首先要做的,自然是拍照留念——后来叫打卡。

        “你不要这么规规矩矩的站着,这样一看就是游客,你正常朝里走……不要有太多表情,就像是这家馆子你经常来……最好是有些嫌弃的样子,不想来的啊,但每次硬被拉来……哎,这个不错,”

        周大摄影师安排着余小美拍照的时候,发现自己想明白了一个问题,图片社交后来为什么那么火?因为图片社交,恰好挠到了菇凉们的痒痒肉上,她们,可不是因为有了社交媒体,才喜欢上拍照的,她们从来、一直,永远都喜欢拍照。

        作为一个天才的摄影师,嗯,这方面得帮她们做点事。

        马克看着周晨好脾气的给同伴拍照,心里也痒痒的,我好不好凑上去让他拍一张?

        等他红了把那张照片一卖,说不好,卖来的钱够在这儿吃上一个月的。

        余小美也进去后,周晨终于有机会给这家店拍了个全景,“zur    letzten    instanz”是什么意思,他完全不明白,他只明白最后那个数字的意思,“1621,”这就是这家店开张的年份。

        1621年开张的一家小馆子,在原址传承了近四百年,要说真是不容易。

        1621年,我们算起来应该还是明朝的时候,国内那个时候吃饭的地方现在依然还在,而且也还用来吃饭的,怕只有一些古寺里的斋堂了。

        马克看着周晨拿着相机在门前沉思,心说不愧是摄影师,这个样子,一定是在构思什么吧,当下不好打断,更不好意思让周晨也替他一张……哦,我是想错了吗?

        只见周周鼻子吸了吸,便大步朝里面走去,忙跟了上去,“拿破仑的位子很受欢迎,没有预定,一般坐不上……”

        我又不是高卢雄鸡,为什么一定要坐那个位子?难道坐那个位子吃起来更香?

        “咦,怎么了?”他看着有些不爽的余小美和卢小吉。

        “不理我们,”余小美说。

        周晨看了一眼,确实,不管是吧台后的那个服务员,还是那些端着餐盘的经过的服务员,确实都把他们当空气,而那些正在悠闲用餐的人,看起来对这样的事也是熟视无睹。

        我就担心这样事的,果然,这就碰上了,他才回头,还没开口,马克自觉的走过去,叽哩哇啦的用德语说了几句,吧台后的那张像古早年间百货大楼售货员的脸,马上和煦了起来。

        “周,后面花园里的位子可以吗?”马克问。

        这个时候坐外面,当然是可以的,至少比这屋里舒服。

        卢小吉还看着吧台前的那张桌子,那张桌子上,放着拿破仑的小像。

        想来拿破仑在1806年花18天打败普鲁士,从勃兰登堡门进入当时属于普鲁士首都的柏林后,偶尔会坐在这张桌子上喝喝小酒吃吃猪肘的。

        周晨推着他,“走吧,哪里有外面通透,”

        话说,后来小胡子花36天打下巴黎,经过凯旋门后,是不是也想找一家做蜗牛或者鹅肝的百年老馆子?

        无论如何,那应该是这家德国最古老的餐厅,能把侵略者拿破仑用过餐的桌子现在还保留着,并当作一个噱头的原因之一吧。

        后院自然也不大,合腰抱的大树下,摆着五六张桌子,旁边就是条铺着砖石的路,好在行人不多。

        卢小吉打量了下周围,遗憾的发现旁边的几桌都是中老年人,并没有让人心动的风景,“哪怕等一等,也应该在拿破仑当年最喜欢的桌子上吃才好啊,”

        “你要不要去圣赫勒拿岛,听说那里还完整的保留着拿破仑生前的宫殿,”周晨说。

        “你狠!”卢小吉悻悻的坐下来。

        然后“啪”一声,菜单被重重的丢在桌子上,跟过来的服务员也不说话,只拿着本子和笔准备记。

        周晨看了卢小吉一眼,想不到在国外,也能体会到国内六七十年代国营餐馆的味道。

        “我建议,余小姐可以来一份煎肝,”马克建议道。

        至于周晨和卢小吉,那当然是猪肘没商量。

        等服务员一走,马克低声致歉,“抱歉,这家餐厅的服务,历来就是如此,并没有针对谁,”

        他们对德国人明显要热情些,但这个没必要跟马克这个德国人吐槽。

        “我就在外面车上,有事叫我,”

        “谢谢你马克。”

        “这里的服务……你的安排是对的,”余小美看着马克的背影说。

        “原本我想着,在欧洲期间,花钱雇一个壮汉跟着,”周晨说。

        就二十年后,哪怕这边已经知我大天朝百姓的豪气,不也经常给白眼?

        花点钱找个本地的虎皮,会舒心很多,尤其是考虑到他们三个,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和两个未成年的男孩的组合的情况下。

        “感谢徕卡,帮我省掉了这笔开支。”

        “国内对外宾就很热情,”卢小吉说。

        “只是热情的同时,一般会多收他们点小钱钱,”周晨摇头,“何况,好多人对外宾无条件的过于热情,”

        “多收点钱无所谓,我希望他们服务态度能好一些,”卢小吉有些嫌弃的挪动着屁股下的硬木椅子,这些桌椅,和好些地方街边的长凳是同一个style,原木的,中间还留着缝隙的那种。

        怎么说呢,要说这价格,确实还公道,一份肘子,12欧,比国内那些百年老店,真要厚道得多。

        肘子很快上桌,虽然服务员上菜的动作不轻,但盘中的肘子,看起来确实诱人,这应该是周晨吃过和见过的西餐中,最厚道的一道菜。

        这家伙,这一份,等闲的人还真吃不下,就是他这样正宗的饭桶,估计这一只也足够。

        脂肪较厚实的猪后肘先腌渍后,再用文火慢炖,吃起来口味绵软鲜嫩,完全不油腻,两个小伙一口入肚,齐齐呻吟了一声,余小美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们,“能不能注意一下,路上还有人经过的,”

        两个男孩子,遇上了好吃的东西,哪还在乎吃相?余小美看着看着,也有些忍不住,原本文雅的吃着煎肝的她,速度也明显快了起来,“就是不应该跟你们在一起吃饭,最好都不看你们吃饭,”

        “就看着我们吃饭,也胃口大开是吧,”卢小吉笑。

        周晨也笑,和这个时代错位的又一件事,就是在自己不能吃还经常失眠的时候,好多人靠直播吃饭睡觉,就轻松的大把捞钱,可惜啊,现在也没条件做吃播。

        余小美后来就干脆不看他们,拿着啤酒杯走到旁边打电话,卢小吉对此又有话说,“好像我们会偷酒喝一样,”

        周晨摇头,你这么说,非常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好不好。

        “要不要再来一份?”他问。

        “再来?”余小美坐了回来,“我叫朋友查过,这家店,拿破仑确实来过,听说贝多芬也来过,卓别林跑到瑞典后,也经常来,”

        卢小吉马上说,“那再来一只,我们俩分,”

        这么多名人都喜欢的嘛。

        “我还没说完,”余小美说,“知道他们的服务为什么这么差吗?当然有歧视外国人的因素,但真说起来,这也算是一种传承,”

        她笑着靠在椅子上,“知道这家餐馆开张的时候,主要针对的是哪些人吗?”

        “那时柏林城的城墙,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光顾这家餐馆刚开起来餐厅的,主要是判了死刑的犯人,”

        “那些死囚在这里吃完最后一餐,然后出城,奔赴刑场,所以,明白了?”

        这个,确实有些倒胃口,但卢小吉依然还是又叫了一只,真正的吃货,那会被几百年前的事影响胃口?

        “为了让我们少吃,让你自己少吃,你真是煞费苦心,”周晨笑,看着余小美嫌弃的翻了一个白眼,他若有所思的问,“话说,看着我们吃饭,你真的也忍不住胃口大开?”

        余小美又奉送一记白眼,“你说呢?”

        “呵呵,”周晨突然笑起来,他突然又想到了一个主意。

        虽然现在没办法做吃播,但我可以干点其它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