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就是这样汉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孤立

第二十六章 孤立

        小超市旁,江洋刘金龙等一边吃着雪糕,一边看着进出的同学,尤其是那些女同学,不时低声交流几句,或者吃吃轻笑几声,相当猥琐,很有些不良少年的亚子。

        这些货吧,至少在刚开始的这几天,自己并没有胆量做这样的事,现在是身边聚着的同伴,给了他们勇气。

        邓瑞阳也混在其中,他当然不是为了免费的雪糕,看着除了张麒云含笑不语外,其它的都表现得像个专家一样品评过往女生的那几位,心说你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毛孩子,“我觉得,”他突然大声说。

        “哦,哈佛邓有何高见?”江洋笑着问。

        “哈佛邓”,是宿舍目前一致同意——他们好像并没有征求周晨意见的第一个外号。

        加上当事人邓瑞阳对这个外号,并不是太排斥,半推半就的受了,所以现在已经正式被大家在谈话中启用。

        “在大家还不熟悉的时候,周晨看似是在用一些公开的言行来表达对某个女生的爱慕,其实就像在对那个女孩子宣示主权,禁止其它同学靠近的行为,非常的恶劣,非常的野蛮。”

        张麒云依旧低眉含笑不语,王瀚文看着手里的雪糕感叹,“还是绿豆的最经典,”

        刘金龙问江洋,“这小超市的生意,看了羡慕吧,”

        “食堂的生意我也羡慕,”江洋说,“我跟你说,现在有两个位子,一个是医院的院长,一个是学校的校长,哪怕是乡镇医院的院长和乡镇学校的校长,那日子都特么惬意得很,”

        他看着同伴强调,“超出你想象的惬意,”

        “所以说,像三中这样学校的领导,”他压低了声音,挑了一下眉,你懂得。

        他对着小超市努了一下嘴,你懂得……

        “哎呀,”王瀚文抬手看了看表,“得赶快回宿舍换衣服,不然来不及了,”

        他率先朝宿舍跑,其它人纷纷跟上,没有一个人对邓瑞阳的话做出任何回应。

        在我们面前公开说这样的话,你也真是愚蠢到家了。

        虽然周晨有些傲,但你不但傲,还非常装,而周晨是从校领导到班主任都喜欢的重点尖子生,说起来多少有傲的资本,你又有什么可骄傲的资本?

        就凭你那两个特么的表现得比市里出去的,那些已经成为我们国家或者美国院士的大佬还要拽,比市里最大的老板还要拽的爸妈吗?

        现在叫你“哈佛邓”你心里暗喜,等过些天要是你成绩在班里都靠后,看你还有什么脸叫这个绰号。

        你说这些话,是想我们站在你这一边?做什么美梦呢。

        尽管周晨那小子,确实下手太快,但人家胆量也不一般啊。

        这方面,该佩服的要佩服,该学习的要学习。

        他们一路怪叫着重回寝室,看到周晨已经穿好了全套的作训服,正在往脸上涂抹什么,刘金龙马上叫道:“老周,你果然是干什么都快,”

        “这是什么?”江洋抢过周晨手里的瓶子,“防晒霜?我去,你一个大男人,居然涂这个玩意儿?”

        张麒云就有些踌躇,我的要不要拿出来呢?

        刘金龙已经从江洋手中抢了过去,“这个好,哥们这张脸啊,可不好再黑了,”

        对这些小孩子说的这些话做的这些事,周晨也懒得说什么。

        他之所以涂防晒霜,是因为近期应该是特殊时期,他这张脸啊,真得稍稍呵护一下。

        江洋又品评起了周晨身上的作训服,“老周你做事就是周全,你这套衣服真精神,早知这样,我们也买两套好了,免得穿这个不知道有多少人穿过,就连洗都没洗干净的旧衣服,”

        他这通牢骚,很得大家的认可,大家纷纷附和,“就是就是,”

        他继续发挥道:“对学校的这些领导,也真的无话可说,旧衣服就旧衣服,为什么不能洗干净点……”

        王瀚文一把推开他,“这个防晒霜大家都涂点的好,我们可都没有古天乐的帅气,”

        “我这也有,”张麒云弱弱的说。

        邓瑞阳冷眼看着大家又围着周晨转,皱眉把发下来的作训服套在身上,哼,优秀的人,难免会不合群,就像我这样。

        …………

        站在严严烈日下,看着一个接一个的领导,在挂着横幅,飘舞着彩旗的主席台上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不停擦汗的周晨又一次觉得,很多事,都和在食堂用餐一样,是想起来很美很值得期待,实则真不那么值得尝试。

        为什么在我记忆中,高中入学的军训,是那么的美好和值得怀念呢?

        真是奇了怪了,这样无聊无趣有辛苦的事,哪里美好哪里值得怀念?

        他又一次怀疑起自己来,并又一次觉得,原来我们不仅会骗人,我们其实连自己都骗连自己都不放过啊。

        所以,问题来了,我的记忆,究竟靠不靠谱?

        终于,在高一年级主任的讲话后,周晨他们的“罚站”,总算告一段落,新的煎熬马上开始,来自市边防支队的教官,从头开始教他们这些生瓜蛋子,如果在坐立行走等方面,表现得像一个军人。

        那些第一次接触这些的同学,多少还有些新奇,了解这些的周晨,当然是百无聊奈所以更加觉得辛苦,更加埋怨自己,我真是猪油蒙了心,才会来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吧。

        做起动作来游刃有余的他,当然会经常关注肖嶶,这姑娘,又让他刮目相看。

        原来她还真不是自己想象中娇滴滴的模样,练起来是那么的认真专注,有时候连头上的汗都懒得擦。

        他不由得多想了一些,这姑娘竟然这么厉害这么要强,那以后要是和她在一起,会不会一直被她鞭策,就过不上自己想象的逍遥轻松的好日子?

        切,不可能的,以后当然得她听我的。

        休息的时候,江洋浑身冒着热气挤到周晨身边,“我说老周,你就别一个劲的把目光只聚焦在某一个人身上,好歹从全局的角度看几眼好吗?”

        “我是说,”他指着女生那边,“你难道不觉得,肖嶶有些被女同学孤立了吗?”

        周晨一看,我去,还真是。

        这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