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降娇妻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广告

第四百七十一章 广告

        自从上次赶走了丁文山和顾婉彤之后,这几天周小昭都没有怎么受到来自两人的挑衅,不过还是能经常听到两人的消息。

        丁文山接管了周小昭之前的旗舰店之后,又重新将旗舰店装修了一下,顾婉彤也在不遗余力地帮助丁文山,除了星空广场高调宣布桐仁药酒旗舰店开业之外。

        距离开业前一个礼拜,桐仁药酒每天都会在星空广场专门设立一个台子,为的就是吸引人流,尽最大的可能将桐仁药酒星空旗舰店这个牌子打出去。

        薛启茂的压力倒是很大,之前从星空广场搬出来的时候,周小昭还收拾出了好几车的东西,他也想帮着周小昭快点找一个更适合的旗舰店,虽然他也知道,整个静海,没有一家地标综合体比起星空广场更具备影响力了。

        但星空广场,乃是星海集团和空明集团联合开发的,没有郑家和顾家的允许,没人可以把店铺开进去。

        顾家那边肯定是不可能了,至于郑家,静海第一豪门,就算是薛启茂,都没有接触郑家人的资格。

        不过周小昭倒是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还嘱咐薛启茂也不要太过担心,并且还把放在薛启茂仓库里的那些东西,全部给搬走了,薛启茂曾经询问周小昭,这些东西搬去了哪里,不过周小昭只是笑而不语,薛启茂也就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两家都稳定下来之后,暂时也少了很多的风波,桐仁药酒集团对新研发出来的产品非常在意,这段时间除了大面积的广告宣传之外,还联系了很多业内的同行和专家,包括红叶药酒和凤凰药酒的高层,都接到了桐仁药酒发来的邀请函,关于他们的新品品鉴会。

        除此之外,现在最火热的,当属一个店铺广告。

        这个广告非常简单,就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是星空广场一家正在装修的店铺,没有招牌,整个店铺目前也是全封闭的状态,配着的还有一行字:六月十五日!星空之下,期待您的光临!

        如果是一般人看到这个广告,都会一脸懵逼,毕竟这个广告可以称之为简单至极,甚至没有任何的含义而言。

        但实际上,整个静海几乎九成九的人都看到了这个广告,并且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心。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星空之下。

        星空之下,是星空广场面积最大的一个店面,足足是其他店铺面积的四五倍,最关键的是,这家店铺从来没有对外租卖过,因为这家店铺,只属于静海郑家,连顾家都没有权利,决定这个店铺的去留。

        也正是因为星空广场这个名字,所以这家店铺才被称之为星空之下。

        早在星空广场商招第一天,就有不少的店铺老板,甚至是奢侈品牌的代理商,向郑家开出了极为丰厚的租约条款,为的就是能租到星空之下。

        只是郑家那位家主却是从不肯出手,没想到这一次,星空之下居然被租出去了,而且即将要迎来新店。

        最关键的是,从静海的各个地方,包括机场、高铁站的广告牌,市中心各处商场的电子广告屏,甚至连静海地标建筑会展中心的电子屏,最近都在滚动播放着这则简单的广告,这一点也足以证明,这家店的老板,不仅仅实力雄厚,人脉关系更是强悍无比。

        要知道,这么大面积的广告铺设,绝非简简单单的有钱可以做到,而能做到的,也只有静海乃至江南传媒业第一大豪门夏家可以做到!

        一时之间,不少人对这家还不知道名字的神秘店铺产生了好奇,或者说是对这个店铺背后的老板产生了好奇,毕竟最近也没传出什么大牌要入驻星空广场的消息,而这个店铺背后的老板一出手,就是联动了静海排名第一的郑家,和传媒第一大亨夏家。

        这手笔,绝对不小。

        在酒坊里,薛启茂也在谈论着这件事,并且十分艳羡地说道,“当初我也想把我的家具旗舰店开在星空之下的,不过当时不知道多少国际大牌争抢这个店面的位置,我是连出手的资格都没有啊,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大人物,居然能说动郑老将这个店铺交出来。”

        “是啊,还有夏家。。桐仁集团刚刚成立的时候,我们哪怕跟夏家商量一个上午时段火车站的几个广告牌,夏家都开出了极高的价格,现在夏家几乎把旗下所有的电子屏全都动用了,就为了宣传这么一个店铺,足以想想这家店铺的老板实力有多么不俗!”

        严禄和薛启茂最近关系倒是不错,一来二人年龄相差不大,二来严禄当年在静海商圈也是响当当的人物,薛启茂对严禄也十分敬畏。

        “唉,如果在星空之下开业的是我们寻青药酒的话,那么不说其他的,光是第一天,我相信销售额就能吊打桐仁药酒所有产品的销量了,可惜啊。。”

        严禄说到开心的时候,甚至开始幻想起来,不过他也知道,这一点并不现实。

        别说是他和薛启茂了,就算是丁桐仁复生,都不可能让郑家和夏家卖出这么大的面子!

        “咳咳。”

        就在两人还在谈论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阵轻咳,众人寻声望去,目光开始不自然了。

        丁文山,这个小子怎么还敢过来?难不成这皮,又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