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河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分身乏术

第六百六十一章 分身乏术

        魔族元神笑的卑鄙嚣张,笑的阴险诡诈,吴中元气冲斗牛,大步上前挥剑欲斩,但抬手之后又改变了主意,收了长剑,改为起脚猛踹,古时候没有很难听的骂人的话,即便有,也没有现代国骂那般解气,吴中元猛踹乱跺的同时怒吼叫骂,翻来覆去就是一句操.你.妈。

        吴中元骂一句,魔族元神回一句。

        吴中元再骂,魔族元神没动静了,因为残缺肉身的脑袋被他踩烂了,一断气,魔族元神便不得寄居附身。

        便是将对方的脑袋踩扁了,吴中元仍不解气,疯了一般的大力踩踏,直到踩的红白俱现方才将那半具残尸踢向远处。

        所有人都会生气,吴中元也不例外,但他很少像此时这般暴跳如雷,这魔族元神的卑鄙下作彻底激怒他了,这狗东西既然说得出就肯定做得到,经历过今天的事情,他再也不敢离开心月狐半步了。

        踢飞残尸,仍不解气,眼见下半身还在不远处,便持拿长剑想要上前砍剁泄愤,但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刚才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直到此时方才想起刚才痛骂魔族元神的时候,魔族元神回骂了一句,说的是‘早晚弄死你’。

        魔族元神在受到了踢踹之后回骂也在情理之中,但问题是他是用现代语言骂的,而魔族元神也是用现代语言回的。

        怎么回事儿?这个魔族元神怎么会说现代的语言?!

        他刚才气急怒骂的时候没有用过这句话,魔族元神自然不是鹦鹉学舌,而且这句话非常的流利,此人自哪里学到的现代语言?

        无比震惊,好生错愕,万分疑惑,异常费解,怎么回事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能够回答这个问题的人已经被他踹死了,魔族元神也早已抽身退走,想不出所以然,得不到答案,只能顶着一头雾水,揣着满心疑惑。

        就在他焦愁苦思之际,穷奇自远处飞了过来,衔起了那半具残尸展翅飞起,飞往海边抛扔。

        苦思无果,吴中元只能回到原处,自猴子的手腕内侧寻到那枚万寿珠,取出之后小心收藏,转而持拿长剑自黑衣老者长眠的青石左侧,横向挖出了一个可供入殓的尺许石孔,将猴子安置其中,封堵安葬。

        猴子的死令吴中元很是痛心,但是他救不活这只猴子,因为异类与人不同,只有人的三魂七魄是完整的,异类断气之后魂魄便会消失,难得还魂。

        安葬了猴子,吴中元回到石室门口,此时已是三更时分,到了心月狐睡觉的时辰,由于房中的东西被魔族众人搬动过,心月狐亦不知道归位,仍然躺在了原处,但床已经被搬开了,她此时是睡在地板上的。

        虽然早就知道心月狐元神受损,但是见她如此浑噩吴中元还是忍不住叹气摇头,以左手延出灵气将其托起,以右手隔空将石床归位,然后将心月狐放到了床上。

        整个过程中心月狐一动不动,并没有任何的反抗。

        再度叹气过后,吴中元将房中的器物尽数归位,然后离开石室,来到山顶独坐发愁。

        令他发愁的自然是如何保护心月狐,而今心月岛已经暴露,魔族随时可能再次侵入,想要保护心月狐只有三个办法,一是留在这里与心月狐形影不离,二是将心月狐带离此处,三是请人帮忙保护心月狐。

        第三个办法首先被排除了,他曾经答应过黑衣老者,绝不向任何人透露心月狐的消息,这还是次要的,主要的是就算他没答应黑衣老者,他也不敢请别人帮忙,一来除了他别人不具备与魔族抗衡的能力,二来心月狐是个男人爱,女人恨的特殊存在,没有任何人值得托付。

        仔细想来第二个办法也不可行,原因很简单,心月狐元神受损,浑浑噩噩,每天都会重复做同样的事情,即便不在心月岛了,她也会做同样的事情,他不确定一旦改变了心月狐几千年来的作息习惯会有什么后果。退一步说就算将心月狐安置到一个安全的所在,且改变她的作息习惯对她也没有造成严重影响,他也不能离开心月岛,因为心月岛是个活岛,下面是个超大号儿的王八,这个王八如果死了,即便东侧礁石机关里的那个甲片变色,他也不知道将心月狐送到何处,说白了就是不但要保护心月狐,还得保护岛下的大王八。

        如此一来就只剩下第一个办法了,这也是唯一可行的办法,留在心月岛,日夜守护心月狐。

        但想要做到这一点也不太现实,他是人族黄帝,天下刚刚一统,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定夺处理,倘若留在心月岛,人族岂不是群龙无首?

        焦急,愁恼,焦躁,忧虑,各种负面情绪齐上心头,这可如何是好?

        与他同样焦躁的还有穷奇,穷奇乃上古第一凶兽,虽然服从他的驱使,但穷奇生性凶戾,气性极大,不能将它与大傻相提并论,倘若让它一直留在心月岛,它会气急发狂。

        眼见穷奇低吼咆哮,焦躁不安,吴中元只能放它自由,目送它展翅升空,回返漠北。

        人一定要对自己以及自己所面临的处境有着清醒的认识,长达半个时辰的思虑和斟酌之后,吴中元得出了一个令他无比纠结的结论,他被心月狐绊住了,想要保护她周全,只能一直留在岛上。

        在这半个时辰之中他想到了穷奇,想到了鲛人一族,想到了南海龙族,想到了万山红,想到了所有可能代替他照顾心月狐的人,但最终逐一排除了,没有任何人能够代替他保护心月狐,要么修为太低,要么不值得信任,实则问题的关键还是出在心月狐自身,他不敢让任何看到心月狐,这这一条儿就排除了所有人。

        带回陆地也不行,大王八没办法处理,大王八是他习惯性的说话,实则岛下是只巨龟,但不管是王八还是龟,都是不受他控制的,他不可能连大王八一起带走,而且他不确定大王八的具体状况,万一往复折腾,把大王八累死了怎么办?这家伙已经沉睡了五千年,油尽灯枯也不是没有可能。

        想要让大王八移动,只能将它的内丹放回它的体内,只要得了内丹,大王八就会苏醒并去往某处,大王八要去的那个地方就是礁石机关里那片盔甲甲片的主人等待心月狐的地方,说白了就是碰头的地点,可是此时接头人还没来,万一把大王八放走,去到地头儿肯定无人接应,如果只是在接头地点等上一段时间那还好说,万一接头的地点无法进行长时间的等待怎么办?万一接头地点不是固定的某处地点怎么办?

        如果能提前过去等着,黑衣老者也没必要每隔一段时间查看一下甲片是否变色了,搞不好接头地点真不是固定的,而是盔甲主人临时选定的,变数,全是变数,到处都是变数,连试都不敢试。

        灵气屏障?也不行,以他目前的灵气修为虽然勉强可以笼罩整个心月岛,但灵气屏障太大会导致防护效果减弱,只能起到预警作用,根本无法有效的阻拦对手,这一点在上次登岛时他已经想过,也正因灵气屏障无法有效防护心月岛,他才会将母猴子收为扈从。

        八卦乾阳?也不行,这东西不能在水下使用。而安插在岛屿上也不行,岛屿是在巨龟的背上的,卦符不接地气。

        苦思良久,别无他法,想要保护好心月狐,不辜负黑衣老者临终托付,只能留守心月岛。

        既然离不开心月岛,就得评估自己不在,老瞎子等人能不能维持国家的正常运转。

        如果是日常政务,老瞎子和六部官吏应该可以妥善处理,有祝千卫在,四方大营的筹建应该也不会耽搁,但棘手的问题是不久之前他刚刚搞了个烫手的山芋回去,也就是混元鼎,有他在,垂涎混元鼎的人便不敢放肆,如果他长时间的不露面,很可能有人尝试抢夺。

        这种可能性不但有,还很大,要知道人族除了他,其他众人最高不过太玄修为,几个太虚修为的人联手就有抢走混元鼎的可能,而混元鼎是可以熔炼天格九阶丹药的,只要霸占混元鼎一段时间,熔炼出了足以与他抗衡的丹药,便不怕他会事后进行报复。

        除了混元鼎,还有另外一个巨大的隐患,那就是魔族,先前那个魔族元神很可能就是魔王墨戚,此人率众登岛无疑做好了两手准备,如果他未能及时赶到,便抢占心月狐的肉身,心月狐可是上灵修为,对于人族而言是无敌的存在,连他都不是心月狐的对手。

        如果他及时赶到,魔族便执行备用计划,利用心月狐把他拖在这里,令他无暇分身,首尾不得兼顾,然后趁机对人族进行攻击和破坏。

        不过目前来看,短时间内魔族应该没有对人族发起正面进攻的能力,判断依据是先前围坐在心月狐和弱智少年四周的那四个魔族人,这四个人是想将魔族元神转移到心月狐的身上,此事对魔族而言关系重大,魔族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完成,但是最终它们也没能成功,原因有两个,一是他来的很快,二是心月狐的元神虽然有损,却很是稳定。

        先前那四个魔族人有三个是太虚修为,还有一个是太玄修为,这么重要的事情,魔族肯定是有骡子不使马,三匹骡子加上一匹马,说明什么?说明魔族没有四匹骡子。

        那个疑似魔王的元神只能附身于白痴,说明什么?说明它非常虚弱。

        只要魔族没有三虚修为的高手,便无法对人族发起正面进攻,最多只能暗中作祟,眼下最有可能为人族招灾的就是混元鼎。

        不过有王欣然在,即便有外敌侵入,己方应该也有能力抵抗防御,而他还有三爷,关键时刻也可以遥控指挥。

        没别的办法了,缜密的安排一下,留在岛上吧……